<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法淵寺與明代番經廠雜考

來源:
更多

[摘要] 本文由內容相關聯的兩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考證法淵寺問題,以信實可靠之漢藏文文獻證實所謂明代法淵寺實際建于清乾隆年間.而在明代,法淵寺及其毗鄰嵩祝寺和智珠寺實為番漢經廠之所在.由此得出結論,明宣德年間第二次入朝的格魯派高僧釋迦也失駐錫之地不可能是法淵寺,從而糾正國內外有關學者在這一問題上的謬見.第二部分深入探究番經廠的歷史沿革及其職司功能問題.

[關鍵詞] 法淵寺;明代;番經廠
[中圖分類號] B946.6+B947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2-557(X)(2006)02-0138-06

  一、關于法淵寺

  因近幾年做大慈法王研究課題,涉及到大慈王在北京駐錫之地事,偶然遇到法淵寺及番經廠問題,覺得也有必要搞搞清楚.今北京東城沙灘(五四大街)北有嵩祝寺街,原為嵩祝寺舊址,寺東為法淵寺,西為智珠寺.三寺究竟建于何時,已難考究.黃顥先生<<在北京的藏族文物>>一書中言:"該寺(嵩祝寺)建于清康熙時.明崇德九年(1434)宗喀巴弟子大慈法王釋迦也失,應明之請來京,即賜駐是寺之東鄰法淵寺.清時,嵩祝寺居中,東鄰明之法淵寺,西鄰明之智珠寺,三寺建筑相連.據史料載,此三寺均為喇嘛寺,其中以嵩祝寺規模最大,聲譽最隆.今日嵩祝寺尚存后殿兩層藏經樓一處,其大部寺址已為今日東風電視機廠廠址(1993年).但仍保存原寺殿宇.法淵寺變存數殿.智珠寺尚存重檐亭式殿宇及后殿、東配殿各一處,亦為東風廠所用."

  一般都認為釋迦也失來北京后駐錫于法淵寺,最早提出這一見解的是日本佐藤長先生所著的<<明代西藏八大教王考>>(1962年),其根據是橋本所譯妙舟<<蒙古佛教史>>中將藏文"ha yan si"對譯為"法淵寺".筆者新近考證認為這一對音應為"華嚴寺",即五臺山"顯通寺",此寺原名"花園寺",所以認為佐藤長氏的說法有誤.僅憑尚搞不清是否準確的對音就認定釋迦也失住在北京法淵寺的結論實在缺少依據.但幾十年來,人們對此未再深究,每言及大慈法王于宣德九年入朝,就會提到法淵寺,幾成定論.

  據<<清涼山志>>記載,大顯通寺位于五臺山臺懷鎮北側,為五臺山五大禪林之一,始創于東漢永平年間(58-75年),初名"大孚靈鷲峰相似,故在此建寺并名,為五臺山佛剎開山之祖.至北魏孝文帝時再建,"環匝鷲峰,置十二院.前有雜花園,故亦名花園寺".唐太宗年間又重新修建過,武則天因新譯<<華嚴經>>中有五臺山名,改寺名為大華嚴寺.明成祖時又敕命重修,因噶瑪巴大寶法王得銀協巴于此地舉辦大法會,"感通神應",因錫名"大顯通寺".及至永樂三年時,設僧綱司于大顯通寺,"率合山僧祝厘,本州月給僧糧".從這些記載,可知大顯通寺在五臺山的地位及其重要性.

  自永樂至宣德年間,大慈法王曾先生三次來五臺山,據<<清涼山志>>及<<新續高僧傳>>,均是駐錫于大顯通寺.考大顯通寺的歷史,知其曾名為"花園寺",和"華嚴寺",所以筆者認為令研究者困惑已久的藏文史傳中的"ha-yan-si",應為"花園寺"或"華嚴寺"之對音,而且<<大慈法王傳>>中也記載釋迦也失在漢地五臺山興建了六座大寺院,并在"美朵多熱"(me-tog-ldum-ra,意為"花園")附近建立了名為"ha yan si"的寺院.長期以來,藏史研究者因不清楚"花園寺"在何地,因而一般譯之為"法音寺",進而推測為北京之法淵寺.筆者認為,由藏漢史料相互巧妙印證,可以斷定釋迦也失駐錫五臺山之寺院即是"花園寺"即"華嚴寺",也就是永樂年間的大顯通寺.關于"ha-yan-si"的懸念可以告一段落了.

  搞清楚了藏文史傳中"ha-yan-si"的下落,再回過頭來研究一下北京法淵寺的問題.仔細閱讀相關資料,發現有些學者所說的"明代法淵寺"并無什么確切根據,其中最有利的證詞就是"明代大慈法王在北京駐錫之寺",既然是明代藏族高僧駐錫之地,那自然是明代就存在的寺院了,而且至少在明宣德初年就已存在了.而由于筆者前文的考訂,基本上否定了這一說法,所謂明代法淵寺的說法就更難令人信服了.

  關于法淵寺的記載,最有說服力的應是乾隆三十九年編撰的<<欽定日下舊聞考>>中的記載,此書之所以可信,一是當時人記當時見聞之事,二是所記內容就是記錄者所居住的京城之事,應該不至有誤.該書系乾隆皇帝弘歷命竇光鼐、朱筠等根據康熙二十五年朱彝尊所撰編輯的<<日下舊聞>>加以增補、考證而成,最后由于敏中、英廉任總裁,所以書前有"欽定"字樣.該書至乾隆五十年至五十二年刻版出書,是過去最大最全面記載有關北京歷史、地理、城坊、宮殿名勝等的資料選輯.

  

  仔細研讀<<日下舊聞考>>相關記載,可以發現,朱彝尊所撰<<日下舊聞>>在皇城條云:"自北安門里街東曰黃瓦東門,門之東街南曰尚衣監街,北曰司設監,再東曰酒醋面局,曰內織染局,有外廠在朝陽門外,又有藍靛廠在都城西,皆本局之外暑也.曰皮房紙房,曰針工局,曰巾帽局,其后臨河有梓潼廟,曰火藥局,即兵仗局之軍器庫也.……北安門內街東曰安樂堂,內官有疾者徙此 .……再東稍南曰內府供用庫".這里所言的內府供用庫之地正是包括了前文所述嵩祝法淵智珠三寺之舊址之地.其下朱彝尊原注釋文字說明,此地正是明之番漢經廠之所在.在朱氏原注釋之后,有"臣等謹按"幾字,表明其下內容為乾隆時于敏中等人所加:"明番經廠、漢經廠今為嵩祝、法淵、智珠三寺.考嵩祝寺東廊下有銅云板一,鑄漢經廠字.又法淵寺有張居正撰番經廠碑記云,番經廠與漢經廠并列,是可據也".其后又進一步補充說明三寺的具體位置,建筑特色等:嵩祝寺寺址在三眼井之東,寺大殿及后樓有乾隆親筆提寫的匾額"妙明宗鏡"、"慧燈普照",兩側楹聯也是乾隆御筆親書:碧砌瑤階春色麗,琪花春草日華鮮;夜梵聞三界;朝香徹九天.法淵寺在嵩祝寺東,寺有銅鼎一,高六尺有咫.      
  
  另有清人著<<宸恒識略>>中亦有類似記載"嵩祝寺在三眼井之東,有御書額,為章嘉呼圖克圖焚修之所.法淵寺在嵩祝寺東,有銅鼐一,高六尺有咫,有御制碑文.智珠寺在嵩祝寺西,有御書書額.考按:嵩祝寺東廓下有銅鍾一,鑄番經廠字;西廊下有銅云板一鑄漢經廠字;法淵寺有明張居正撰番經廠碑.據此,則三寺為明番漢經廠."

  從上述記載可知,明代番經廠舊址在乾隆年間已經改建成嵩祝寺、法淵寺和智珠寺.直到明穆宗隆慶末年還曾重修番經廠,萬歷時首輔張居正還特地刻碑,而據嵩禎時期的宦官劉若愚<<酌中志>>一書仍有番經廠記載,仍無三寺之說,因而可以斷定法淵等三寺均屬清代寺院,至于改建年代則不得而知.

 <<、關于明代番經廠的兩個問題

  1、<<張居正番經廠記>>

  關于明代番經廠的歷史及其沿革情況,文獻記載十分有限,有些問題也弄不清楚,向來研究者廖寥.但許多人也知道有番經廠這回事,而且一般從字面上看,認定它是一個刊刻印刷藏文佛教經書的所在.關于明代番經廠的設置情況在<<明實錄>>、<<明史>>、<<明會要>>等正史文獻中未見記載,今了解番經廠事主要依據清于敏中<<欽定日舊聞考>>、明劉若愚<<酌中志>>等明清筆記文獻類記載.

  天于番經廠的設置情況,最直接的資料應是明萬歷元年(1573)的<<張居正番經廠記>>.現移錄于下:

 >>醋暈謁疾,即今喇嘛教,達摩目的旁支曲竇者也.成祖文皇帝貽書西天大寶法王廷致法尊尚師等,取其經繕寫經傳.雖貝文梵字不與華同,而其義在戒貪惡殺,宏忍廣濟,則所謂海潮一音,醍醐同味者也.廠在禁內東偏,與漢經并列,歲久亦漸圮矣.穆宗莊皇帝嘗出帑金,命司禮監修葺.今上登大寶,復以慈圣皇太后之命,命終其事.經始隆慶壬申,至八月告成事,垂諸久遠焉.萬歷元年四月八日,建極殿大學士張居正撰.

  從碑文內容分析,番經廠應設置于永樂年間,而其職司功能也應與刊刻藏文佛經有關.明代曾先后刊印兩個版本的藏文大藏經——永樂版大藏經和萬歷版大藏經.明成祖即位后,于永樂元年(1403)即遣使赴烏思藏迎請噶瑪巴五世活佛得銀協巴,永樂四年噶瑪巴至南京朝覲,明成祖給予最高級的禮遇,封他為"大寶法王".噶瑪巴大寶法王于永樂六年(1408)辭歸烏思藏后,明成祖又派遣宦官專程去烏思藏取來藏文大藏經<<甘珠爾>>藍本,并于永樂九年(1411)在南京雕版全部<<甘珠爾>>,并換序文,印刷后送往藏區.這是歷史上第一部雕版印刷的<<甘珠爾>>大藏經,此前藏文大藏經以抄寫本形式流傳.這部珍貴的<<甘珠爾>>系根據蔡巴<<甘珠爾>>制成銅版印行,"敬蟛坑彌焐盎蛟浦橛∷,共計105函.原版無存,"鞠植賾誒潞筒即錮.萬歷版藏文大藏經系萬歷年間重刻永樂版<<甘珠爾>>,并增刻<<丹珠爾>>42函,原版無存,現僅存少量".

  關于永樂版大藏經刊刻情況似無疑問,明成祖派員赴烏思藏求取蔡巴<<甘珠爾>>并雕版刻印時,明朝新都北京還未建成,為刊刻藏文佛經所特意建立的機構——番經廠也應設在南京,永樂版大藏經整個刻印過程均在南京完成.

 <<蚶媲榭鱸蛞叢右恍.首先要考察一下重新刊刻藏文大藏經的緣起:明永宣兩朝對藏傳佛教及其高僧優禮有加,其后英宗、景泰、天順、憲宗成化、孝宗弘治各朝沿襲永宣優禮藏僧政策,各個時期都有變革措施,但總的精神主旨沒有多大變化.到武宗正德年間,優禮藏傳佛教及其高僧的情況在朝野上下達到了最高潮,武宗本人癡迷藏傳佛教,甚至演出了許多荒唐鬧劇,從而引起許多朝廷大臣的不滿與非議.武宗去世后,因無嗣,皇位最終選擇近支興獻王世子朱厚熜即后來的明世宗嘉靖皇帝.這位嘉靖皇帝篤信道教,在他當政的45年中,京城中凡與藏傳佛教有關的事物或廢或汰,存者寥寥.只有了解這一層歷史背景,才能體會到張居正碑記中的"廠在禁內偏東……歲久亦漸圮矣"舉重若輕的含義.

  仔細研討張居正碑記,得知明穆宗隆壬申年即隆慶六年(1572)開始修輯番經廠,到當年的八月便告完成,速度很快.事實上明穆宗隆慶皇帝在位僅六年,就在壬申年的六月間去世,僅10歲的皇太子朱翊鈞即位,由皇太后輔政,其實由首輔大學士張居政執掌朝綱.就在朝廷皇權更嬗、宮廷多事之時,急急忙忙修葺已經廢圮多年的番經廠,日理萬機的首輔大臣又親撰碑記,又是為什么呢?

  考察這一時期的相關歷史文獻,可以得知重修番經廠之事確屬當時朝廷所面臨的最重大的事情.明代嘉靖中期以后,蒙古俺答汗(1508-1582,又稱阿勒坦汗)浸強,其勢力及對中原經濟文化的仰慕,曾多次向明朝表示朝貢歸順之意,但都因世宗嘉靖皇帝為首的朝廷采取籠統的排蒙政策而予以拒絕,甚至于導致嘉靖二十九年(1550)"戊戌之變"的發生,及俺答軍事逼貢的后果.到穆宗隆慶朝時,這種情況開始緩解.隆慶四年初,朝廷分別任命方逢時和王崇古為大同巡撫和總督,這兩位開朗頗有才干的地方大員對蒙古采取了友好的態度,從而為雙方達成和解奠定了基礎.

  隆慶六年(1572)年正月,俺答汗向明朝"請金字番經及及遣剌麻番僧傳習經咒",總督尚書王崇古將此事稟奏朝廷,并趁機向朝廷表明自己的意見:"虜欲事佛戒殺,是即悔過好善之萌.我因明通弊,亦用夏變夷之策,宜順夷情以維貢市".禮部雖認為王崇古的意見正確,但當時穆宗已是重病在身,宮廷內外圍繞中樞大權的爭奪十分激烈,俺答汗請金子番經和喇嘛番僧的請求,也只好拖延下來.持六月穆宗駕崩之后,萬歷登基,張居正輔政,朝廷大事趨于穩定,王崇古便又急不可待地上書言俺答求番經之事:

  隆慶六年十月庚申,總督王崇古奏:

  順義王俺答納款之初,即求印信互市.之后累求經、僧,節蒙朝廷允給,即足夸示諸夷,尤可大破夷習.虜王即知得印為榮必將傳示各部落珍重守盟,永修職貢;虜眾既知奉佛敬僧,后將痛戒殺戮,自求福果,不敢復事兇殘.是朝廷給印、賜經之典,真可感孚虜情,諸轉移化導之機,尢足永保貢市.議者乃謂印器不可輕假,佛教原非正道,豈知通變制夷之宜.查祖宗朝敕建弘化闡教寺于洮河,寫給金字藏經,封以法王、佛子,差法闡教等王分制四域,無非因俗立教,用夏變夷之典.今虜王乞請韃靼字番經,以便頌習,供應查給,照天朝一統之化,其敕麻西番等僧開導虜眾,易暴為良,功不在斬獲下.宜各授僧錄司官,仍給禪衣、僧帽、坐具等物,以忻虜眾.庶諸虜感恩尊敬,貢盟愈堅,邊圉永寧.

  王崇古的奏章言辭中肯,通情達理.奏章中引徵永樂、宣德朝朝廷封授法王、刻印金字番經、在洮河地方賜建番寺等典制,用以阻塞某些朝臣的不同意見,認為答應俺答汗的請示是利國利他的大好事,既樹立朝廷恩威,又可化導夷人;既可保持貢市之利,又可維護邊境地區之穩定.對于這樣的請求,朝廷沒有理由拒絕.禮部完全同意王崇古的意見,問題只有一個:"惟無經典可給".

  明朝很不容易招撫據有甘青、河套廣大地區的土默特蒙古,封俺答汗為順義王.由于受環境影響,征戰一生的俺答汗老后一心向佛,屢次向朝廷請示賜予番經.這里還應有另外一層含義,即是循永樂朝曾刻印金字番經賜予三大法王之舊制.但時過境遷,此時令朝廷焦急的是拿不出番經賜送俺答汗,而不得滿足俺答汗的請示,朝廷上下幾十年間為穩定甘青及河套地區所作的努力也許會功虧一簣.因此,首輔張居正知道事情重大,才十萬火急地安排司禮監迅速修葺番經廠.在不到一年的時間,朝廷就完成了刊>>氖慮,至萬歷元年三月已亥,"頒送番經于虜酋順義王.從王崇古奏也".

 "瓷銜耐醭綣拋嗾輪醒園炒鶿肽索讒白址,筆者認為是奏章本身有誤.萬歷元的所賜俺答汗的番經理應還是藏文佛經,俺答汗請番經的同時,還請藏傳佛教僧人(番僧)去給他們"傳習經咒".

  相關內容,在<<酌中志>>中也有記載,略有出入,移錄于茲,以備稽考:

  初萬歷元年四月,順義王俺答奏選得金字番經,并喇嘛僧為傳頌經典.禮部通行順天府造金字經三部,黑字經五部,選得番僧兼日早回,毋得淹滯.神廟報可.至十一月,禮部如督臣王崇古之請,給俺答佛像番經,賞去傳經番僧二人禪衣、坐具并靴襪,授在(京)番僧九入官,仍給禪衣、坐具、帽靴,及各給其番官四人彩緞.

  就在朝廷頒賜俺答番經后不久,于萬歷四年(1576)俺答汗延請三世達賴索南嘉措入青海傳教,修建仰華寺,此后蒙藏關系及甘青地方史揭開新的篇章.

  2、明中后期番經廠的職司功能的演變

  明中后期番經廠的職司功能的演變

  關于這方面的內容,記載最為詳盡的是劉若愚的<<酌中志>>,該書二十三卷,附錄一卷.劉若愚原名劉時敏,生于萬歷十二年(1584),大概卒于崇禎十四年(1642)以后.其祖父及父兄都曾擔任軍職,他于16歲時因感異夢而于萬歷二十九年入宮,在當時的司禮監太監陳矩名下,后來升遷為司禮寫字奏御,再升遷為監丞.天啟初年,魏忠賢專擅朝政,其心腹宦官李永貞擔任司禮監秉筆,因為劉時敏讀書好學,兼通經史,擅寫文章,于是被委派在內直房經管文書.魏、李二人經常密謀,對劉亦不信任,劉雖心存異志,但不敢怒也不敢言,于是改名"若愚",暗寓"苦心"之意.崇禎二年,因涉牽魏忠賢案,被處斬監候,在幽囚悲憤中撰寫<<酌中志>>,記述在宮中數十年的見聞,該書自崇禎二年至十四年陸續寫成,此后,劉若愚終于得到釋免.<<酌中志>>是一部頗具特色的雜史,所寫宮中之事都是作者新身經歷或耳聞目睹之事,因而比較翔實可信.

  據<<酌中志>>記載,番經廠隸屬于司禮監,由內官掌管.在明代內府十二監中,最重要的就是司禮監,其掌印太監是皇帝最寵信的大太監,因其"秉筆掌東廠.掌印秩尊,視元輔;掌東廠權重,視總憲兼次輔".在司禮監眾多的職司中,又有掌管"經廠"的內容:經廠掌司四員或六員,在經廠居住,只管一應經書"婕壩〕墑榧,佛藏、道藏、番藏、皆佐理之.

 >>ё雜覽幟曇浣⒁岳,雖曾承擔過刊印藏文佛經之使命,但畢竟刊>>鴰共皇鞘志P緣娜撾,特別是到了明中后期,它的根本職司似乎與刊>>鵓儆泄叵,而更多的則是服務于朝廷舉辦藏傳佛教法事.總結起來,大致有以下一些內容:

  1)掌管相關宮殿內香火燭案之事.有明一代,除個別時期外,宮廷中從皇帝后妃到宮女太監等,大多崇信藏傳佛教,許多大殿內都辟有專門房間供奉藏傳佛教佛像(西番佛像).這些佛龕造像需有專門的人員每天設置香火燭案及習頌西方梵經咒.因在宮廷中,由真正的喇嘛番僧來管理多有不便,于是便由番經廠的內官來擔當此任.據<<酌中志>>載,明代供奉有西番佛像的大殿主要有英華殿、隆德殿以及欽安殿等.

  2)明代宮中凡做佛道法事,籠統稱之為"做好事".除番經廠外,還設有漢經廠和道經廠.每廠都有固定人員,平日各自學習相關宗教知識、念頌經咒、熟習儀軌之事,衣著穿戴也分別按各自宗教活動要求去做.其人員來源則是每招宮人入宮,總會特別撥給三經廠,每廠各撥10人左右,保證宮廷宗教活動的需要."做好事"有固定的日期,也有遇到特別情況臨時安排的.固定日期是:每年元旦(正月初一)、萬壽圣節(皇帝誕辰)、逢癸亥之日等."做好事"的時間長短也不一樣,一般分一永日(一晝夜)、三晝夜和七晝夜等.每到"做好事"時,在番漢經廠內懸設幡,在番經廠宮門外還特別立一個監齋神:該神制作如同傀儡,身披真正的盔甲器械,與真人大小,黑面豎發,像門神一般,威靈可怖.其后,番經廠的內監們皆戴番僧帽,身穿紅袍,配上黃領子黃腰帶,類似喇嘛番僧的裝束,做藏傳佛教法事一晝夜或三晝夜圓滿結束.

  在萬歷年間,每逢八月中旬神宗皇帝的萬壽圣節,番經廠內官不僅在英華殿"做好事",還要到更寬敞一些的隆德殿內"跳步吒",其儀式大略為:有執經誦念梵唄者十余人;有一人裝扮如韋馱模樣,合掌執杵,面北而立;有御馬監等衙門的內官十多人手牽活牛黑狗圍繞在四周;有學番經、跳步吒的內官幾十人,每個人頭戴方頂笠帽,身穿五色大袖袍,身披纓珞;一人在前,吹大法螺;一人在后,手執大鑼;其余則左手持有柄圓鼓,右手拿著彎槌,一齊擊打之,時急時緩,各有節奏.同時,按五色方位,視五方五色傘蓋下誦經者進退為舞,大約要跳三四個時辰才結束.這些活動無疑是當時藏傳佛教跳神儀式在明宮廷中的表演.

  宮廷中每凡舉辦法事,都是宮廷中的大事,一般視潔辦活動的規模大小,皇帝要特批賞錢,三經廠參加者都可領到數目不籌的賞錢.另外所涉及的內府衙門也很多,諸如司禮監、御用監、內官監、針工局、兵仗局、惜薪司、司設監及尚膳御衙署.

  3)明代宮廷由于番漢經廠經常舉行佛事活動,許多宮女及內官大多崇信佛教,<<明史·宦官傳>>中就說:"中官最好因果,好佛者眾".習佛念佛,過一咱出家人一樣的清凈修行的生活,也是許多老年宮女及內官太監的選擇,因而番漢經廠也常是一些崇佛內官宮女們的養老之處.如明武宗時,"西宮大答應宮人,有愿祝發為尼者,上作剃度師,親為說法,置番經廠中".

 "此"答應"即是明代宮女的另外一種稱謂,清代因之.武宗自己癡迷藏傳佛教,也鼓勵后宮賦閑無聊的宮女們學習信奉藏傳佛教.比較起來,宮女們在幽深的紫禁城中過著極度空虛的生活,在番經廠每日習誦番唄經咒也可有些精神托寄,明武宗此舉也還是比較開朗.

[本文責任編輯  黃維忠]

[作者簡介] 陳楠,哲學博士,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  100081)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