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桑煙如夢

來源:
更多

  內容簡介

 <<十世紀三十年代初期,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雪域高原陷入黑暗,以攝政覺政活佛為代表的僧俗關民傾心維護祖國的團結和統一,帶領雪域人民繼承達賴喇嘛晚年的旨意,推動雪域重新納入祖國統一的運行軌道,使黑暗的雪域迎來一線光明.在這>>捶至選⒎炊懶⒌畝氛,由于抗日戰爭的爆發以及國民政府的無能,導致這<<氛賈沾τ誒庾刺,以丹嘎·旺秋為代表的分裂勢力,在英帝國主義特務瑪當等人的參與下,以卑鄙的手段迫使覺振活佛交出攝政大權,并毒死覺振活佛.

  這部小說,真實地再現了三十年代初期拉薩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展現了鄭堆以及玉珍等青年男女的情感世界.

  小說由黑云籠罩 桑煙飄渺、曙光初照 桑煙飛騰、日月無光 桑煙彌漫、殘陽如血 桑煙如夢四部分組成,約三十萬字.

  呀啦索,煨桑啊,

  桑煙慢慢升起,

  三寶敬在心中.

  呀拉索,煨桑啊,

  桑煙隨風飄散,

  我的佛祖啊……

  嗡嘛呢叭咪哞

  第一部 黑云籠罩 桑煙飄渺

 .

  雪域高原是一片神靈無所在在、無處不有的地方,雄偉壯觀的唐古拉山被喻為戰神,騎白馬,戴白盔,揮白戟.連綿幾百里的山脈都是戰神的隨從,它們有大有小,有高有矮,有的裸露著紅褐色的山巖,有的白雪皚皚,無論模樣如何,都忠心不二地匍匐在戰神腳下,跟隨著戰神呼風喚雨.洛則山是個小隨從,名氣小,力氣也小,戰神發動白色風暴,攪得周天寒徹,它做出的迎合舉動總是很輕很慢,滿山青松翠柏毫無肅殺之氣,搖"詘,倒象個姑娘舞著長袖在跳鍋莊.聰慧的吉祥天女看中了洛則的溫柔,點化了一座尼姑院.溪水潺潺、樹木蔥郁的洛則山溝,成了姑娘們集聚的福地.拉薩人在民歌里唱道:

  米欽熱寺的尼姑在懸崖上修行,

  嘎麗寺的尼姑在深山里放牧,

  朗古寺的尼姑的佛堂里喝酒,

  唯有洛則寺的尼姑

  既修行佛法,又過著世俗生活.

 <<十世紀三十年代的雪域高原,尼姑院是個令人注目的地方.<<氳牟即錮芪,既有僧官學校,也有俗官學校,還有藏醫學校,都不招收女孩.女孩只能進尼姑字學習藏文,學習簡單的歷算,學會念經禮佛.除此之外,這里還有一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秘密:姑娘們在尼姑院里修行一、兩年,順便向世人展示一下自己的容貌和自家的財富,自然條件優越的洛則尼姑院,幾乎集中了拉薩城里所有富裕人家的小姐.她們的親人擔心生性嬌貴的小姐進了尼姑院受苦,就在洛則山坡上大興土木,房子建得一座比一座高大結實,生活在這些高屋大房里的姑娘使女成群,一個比一個會吃會玩會裝扮自己,就象諺語所說,為佛法受苦受累者少,為情人夜渡沙河者多.民歌里說她們"既修行佛法,又過著世俗生活"一點都不夸張.

  和那些高屋大房相比,靠近山腳下的幾排普通僧舍,就顯得低矮破舊,土坯剝落的房子,連個窗戶都沒有,里面黑黢黢的,總是很安靜.神情呆滯的尼姑們穿著破爛的袈裟縮在角落里,不知道是在冥想還是在念經.尼姑院沒有寺產,沒有商號,一切開支都靠施主布施.這些住在普通僧舍的窮苦尼姑們,經??恳煌肭宀枰煌胝盏靡娙擞暗聂佤魏虬l日子.

  丹噶·邊巴多吉非常了解這些普通尼姑的生活,他十分納悶,這么清苦的生活,怎么會把玉珍滋潤得那么嬌嫩?他最喜歡捏弄朗卓小姐胳膊上的肉,光滑柔軟,捏在手里比揉糌粑還愜意.他朝思暮想朗卓小姐胸前的兩坨肉,糾纏半年了,風月場上的老手總是不能如愿.他有點猜不透眼前這個姑娘.

  剛才,他主動上門去找她,還說給她帶來了禮物,縮在角落里的小女人、老女人立刻都活泛起來,個個挺直了腰背,轉動著眼睛看他,唯有朗卓小姐充耳不聞,甚至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他生氣地回到姑姑康卓的房間,氣還沒喘勻,她卻跟了過來,嘴上說是來找吉尊康卓的,那副神情顯然是來找他的.邊巴多吉自以為看懂了朗卓小姐的心思,沖動地過去捉她,卻被她笑著閃開了.

  "這次來,又找的什么借口?"玉珍一腳門里一腳門外地站著,兩只水汪汪、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地撩撥著邊巴多吉的心.

  "下個月12號,我哥哥的兒子過邦歲……"

  "下個月12號,下個月12號……"不等邊巴多吉說完,玉珍就笑彎了腰,"笑死人啦!你真能找借口,就為這點事,都來洛則兩趟了.第一趟打招呼,第二趟發貼子,這次是什么名義.坷胂賂鱸攏保埠,還有半個多月,能不能換個說法……"

  玉珍銀鈴般的笑聲,撞擊著邊巴多吉的每根神經,他實在按捺不住了,兩只腳剛剛挪動一下,玉珍立刻敏捷地跳到門外,笑嘻嘻地看著他,那副表情似乎在說,你來呀,你來呀.

 "甙投嗉桓易返皆鶴永,嚴厲的康卓姑姑不好惹,他不想為了今天的舉動,斷了今后來洛則的路,他沮喪地說:"跑什么嘛,我又不吃你,求求你進來,看看我給你買的禮物行不行?"

  玉珍存有戒心地把身子探進房子,瞧瞧矮桌上攤放的一堆東西問:"那些,就是你送給我的禮物嗎?"

  "是啊.六品官才戴玻璃珠,我送你的這串玻璃珠項鏈不值錢嗎?"顯示完五光十色的玻璃珠項鏈,邊巴多吉拿起一個手鐲晃晃,"這可是純金的喲!"

  玉珍怔怔地看著那個手鐲,學著邊巴多吉的口吻說:"這可是純金的喲!"

  看到玉珍的手鐲與自己手里的一模一樣,邊巴多吉訕訕地說:"別不領情,我買這個,花了大價錢,專門到八廊街去買的."

  "謝了.我沒說錯的話,是在八廓街地攤上買的吧?"玉珍收起笑容氣鼓鼓地反問.弟弟因為販賣這批假東西已經遭殃了,口口聲聲說愛自己的人竟然也買些假玩意來哄騙自己.

  看到玉珍的神色變了,邊巴多吉禁不"蛋堤酒,這事真是應了一句老話,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自己消息夠靈通了,前幾天才聽人說,玉珍的弟弟拉巴整了些假首飾擺到覺振商號的柜臺上,讓百年老店損失了一大筆錢不說,還丟盡了臉面,氣得覺振公館的大堪布暴跳如雷,把拉巴和他叔叔一起趕出了覺振公館.他沒想到,這事兒這么快就傳到洛則了.

  他觀察著玉珍的臉色,陪著小心說:"別生氣.覺振做得太過分了!拉巴是干了傻事,覺振也不該把他和你叔叔一起趕出去……"

  "住口!誰跟你說的,我叔叔被趕出了覺振?全是一派胡言!我叔叔給覺振仁波且(仁波且:意為大寶.藏傳佛教對活佛和大喇嘛的尊稱)當了十多年副經師,他累了,年齡大了,該休息了,是他主動提出來的……"玉珍說不下去了,眼圈紅紅的.朗卓家族唯一的支柱就是土多堅參叔叔,官居五品札薩,為覺振活佛擔任副經師,這個頭銜曾經給朗卓家族帶來莫大的榮耀,現在全被弟弟毀了,她一想到這事,就傷心得不得了.

  "好玉珍,都是我不好,我沒想到這事會惹得你這么難過."

  人真是古怪,剛強起來,寧折不彎;脆弱起來,一句很普通的安慰話,就能摧垮道道防線.玉珍被邊巴多吉這句話感動得流出了眼淚,善于察言觀色的邊巴多吉趁機摟住她,安慰她,她不僅不反抗,反而伏到邊巴多吉的肩膀上哭起來.

  小時候,玉珍常聽老輩子講,她的祖先是個很有本事的苯教法師,有過很多土地和奴隸,那時候,半條八廓街都歸朗卓家所有,一提起八廓街的朗卓巷、朗卓大院,人人都要流露出羨慕的神色.蓮花生大師到雪域傳授佛教,朗卓家的祖先不服,提出要和大師斗法,結果大戰了四百八十個回合,最終被蓮花生大師施法變成了一只貓頭鷹.從那以后,他對什么事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天一亮就躲到角落里睡大覺,田園家產漸漸荒蕪了.到了玉珍的父輩,家里只剩下朗卓大院里的兩間破房.土多堅參叔叔當上了覺政活佛的副經師,整個家族的生活才有了一些起色,開了一間轉不開身的店鋪維持溫飽生活.家里人把她送進洛則尼姑院修行,就是希望仰仗叔叔的聲望,為玉珍找個好人家嫁出去.叔叔倒了,似乎把玉珍的一切希望都毀了.

 "甙投嗉旎畹羋ё盼氯熱崛砩⒎⒆派倥⒌厴硤,不停地安慰著傷心不已地姑娘.他試探著去撫摸玉珍的后背,又去撫摩玉珍的臉,他見玉珍沒有拒絕,立刻心花怒放地摟得更緊.糾纏半年了,牌桌上所有的贏利都貢獻給了懷里的姑娘,才有了拉拉手、捏捏胳膊的機會,今天是怎么啦?邊巴多吉自信地想,什么事,只要我堅持,就沒有翻不過的山.他一邊說著甜言蜜語安慰著姑娘,一邊吻去姑娘睫毛上的淚珠.一瞬間,玉珍被這種關愛融化了,真想永遠被丹嘎公子摟在懷里親吻著.邊巴多吉的呼吸越來越沉重,人也變得越來越不安分.當邊巴多吉那個硬邦邦的東西抵住玉珍的大腿時,她猛地清醒了,玉珍在心里叫道,神佛明鑒,快來救救我,快來救救我吧!

  全拉薩的人都知道丹嘎莊園的小公子有三大愛好,騎馬、打牌、玩女人.仗著阿爸在噶廈做高官,本人又長得風流倜儻,被他玩過的女人能把大昭寺廣場站滿.家里為他娶了一位出身名門望族,有錢有勢,年輕漂亮的夫人,還是栓不住他的心.

  玉珍明白,只要讓邊巴多吉得手,他就會象對待所有玩過的女人一樣,象丟一件破袍子、破靴子似的把她拋棄.玉珍呆在洛則等的絕不是丹嘎小公子,她可不想把這張美麗的臉,柔嫩的身子,稀里糊涂地送給邊巴多吉.玉珍真的急了,開始拳打腳踢,邊巴多吉也越來越瘋狂.

  "邊巴啦,求求你,別這樣,別這樣.三寶明鑒,阿嘖嘖,快別這樣!我要喊人啦,我真的要大聲喊人啦......"

  "你喊吧,我今天非要得到你,得不到你,我立刻去死."

  兩個人拼命搏斗著,誰都沒發現康卓走了進來.洛則尼姑院的大堪布,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發生地事,心里罵道,這頭小野馬,真是精力旺盛.老太婆很明白侄兒往洛則跑的真實目的,卻從來不說破,她喜歡丹嘎家的人來看望她.丹嘎家遭難的那幾年,她在洛則受盡了欺負,如今能揚眉吐氣地當上大堪布,靠的就是邊巴多吉的父親、她的七哥丹嘎·旺秋,侄兒玩幾個小尼姑算得了什么.但是,康卓不喜歡侄兒和朗卓小姐糾纏到一起,她擔心這個頗有心計的姑娘,會讓侄兒付出很大代價.

  "放開她!"

  聽到姑姑沙啞的聲音,邊巴多吉閉上眼睛,屏住氣,平息一下熊熊燃燒的欲火,才垂頭喪氣地松開手,玉珍顧不得整理被撕爛了的袈裟,埋著頭跑了出去.

  康卓眼里似乎什么都沒發生過,房間里也不曾有過一個叫玉珍的姑娘,她平靜地對侄兒說:"回去的路上別騎得太快,棗紅馬的后腿傷得挺重.回家以后,讓朗生(朗生:沒有人身自由的家奴)們好好伺候我的小蒙古馬,明年開春再把它送回來."

 "甙投嗉謊酃霉媚欽漚┦愕牧,嘴唇動了一下,卻什么都沒說,他知道說了也沒用.在來洛則的路上,他有意讓棗紅馬受了傷,想借口在洛則多住幾天,現在看來計劃落空了,他得騎姑姑那匹小蒙古馬回去.

  玉珍一口氣跑回僧舍,全然不顧房間里那幾個尼姑異樣的神色,躺到單薄的卡墊上一邊悄悄地流淚,一邊想著心事,她耳邊再次響起阿媽叮囑:"孩子,進了洛則,你要和強堆小姐好好相處,你們幾個從小到大關系那么好,千萬要把握"."想起這話,玉珍的眼淚流得更多,流得更快.高貴的強堆家族和平民出身的玉珍本來不容易聯系到一起,有的時候某種機緣,會讓人做各種各樣的夢.

  強堆莊園的老主人病了,高貴的強堆家請得動高貴的覺政活佛,給老主人念經祈禱,降神驅邪.莊園里供養的占卜師說,活佛尚未成年,法力有限,驅邪的時候,得有兩個與活佛年齡相仿的童男、童女協助,才能獲得大圓滿.覺政公館的大堪布指派活佛的副經師土多堅參把侄女、侄兒帶到強堆莊園去.

  那十多天,是玉珍一生當中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光.住著寬敞的樓房,穿著綢緞衣裳,拌了奶渣、酥油、白糖的白糌粑隨便吃,香噴噴的酥油茶隨便喝,酥酥脆脆的干羊肉隨便嚼,還有一大幫仆人伺候著,活得跟神仙一樣.從那以后,玉珍天天盼著那種日子能在生活中重現,她一遍遍地在心里發誓,自己今后也要擁有那樣漂亮的大房子,也要擁有那么漂亮的衣服,也要擁有那么多仆人,也要擁有那么多好吃的東西.隨著年齡的增長,她明白了當年的發誓是多么幼稚可笑!憑著朗卓家的現狀,她的愿望下輩子也實現不了,如果她能嫁入強堆家,就另當別論了.這不僅僅是玉珍的愿望,也是全家人的想法.他們發現那個被強堆家稱為混世魔王的鄭堆似乎對玉珍很有好感,到處說玉珍是他妹妹.有了好吃的好玩的,總要一式兩份,一份給妹妹央宗,一份給玉珍,包括這次從<<然乩,玉珍和央宗都有了一個會唱歌的八音盒,有口無心的央宗甚至說他哥哥喜歡玉珍不喜歡她.

  聽說強堆家的大小姐央宗姑娘進了洛則尼姑院修行,朗卓家趕緊把玉珍送過去,玉珍明白家人的用意,極力巴結著強堆小姐.她想,只要強堆家沒說過不準娶我,只要鄭堆沒有還俗成家,我就要想盡一切辦法嫁到強堆家去.她抹去臉上的淚水,翻出給央宗編織的羊毛襪子,飛快地織著.央宗已經答應她,這個藏歷新年要帶她到強堆莊園去玩幾天,她得盡力討好這個胖姑娘,不要讓她臨時變卦.

  央宗是個怪人,白天睡覺,晚上活動.她相信自己有和神靈鬼怪通靈的天賦,經常在午夜的某個時刻洗漱干凈,穿戴整齊,呆在小經堂里煨桑、占卜、念經、禱告,和三界、五界的神靈對話.她經常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神靈鬼怪,也特別害怕厲鬼作祟,一旦某一天她占卜到對己不利的事,就要閉關念經,不見任何人.玉珍知道她的生活習慣,要趕在占卜之前去見這位小姐.當洛則山坡上閃起忽明忽暗的燈光時,玉珍捧著那雙精心編織的羊毛襪子來到強堆小姐身邊.

  高貴的強堆小姐剛剛起來,正睡眼惺忪地靠在卡墊上喝茶,身邊圍了三、四個使女.對玉珍獻上的襪子,她似乎沒什么興趣,看了兩眼就丟到一邊去了.這個胖姑娘,除了對神靈鬼怪感興趣,就是對吃喝感興趣,一天要喝下去幾個陶壺的酥油茶,看到她碗里酥油茶凝固著一層厚厚的油脂,玉珍感到油膩得反胃,禁不住皺起眉頭,這個細小的動作,竟然沒有逃脫強堆小姐那雙似睡非睡的眼睛,她有意的奚落說:"呔,窮人的胃就是不行,要讓你喝一碗,你還得吐呢."

  玉珍正想解釋,強堆小姐話鋒一轉,笑瞇瞇地問起丹嘎公子的事:"我聽人家說,那個風流公子對你簡直著了迷,是真的嗎?"

  "啊莫啦,請別這樣說,我是個又窮又笨的傻丫頭,他怎么會對我著迷?"

  強堆小姐吃吃地笑起來:"你真有本事,讓那么多男人圍著你轉,你卻不讓他們碰你一根手指頭.我知道你的心事,不過啊,你弟弟那件事,是把覺政的人都得罪了,得罪了他們,就等于傷害了我們家.你心里想的那件事能不能成,就看你的造化了.來吧,撒把青稞讓我看看,你想的那件事,還有沒有希望."

  "用不著占卜,我心里想的那件事,還不是靠你一句話."

  玉珍這樣奉承強堆小姐,讓她聽了很受用,就接過去說:"你真聰明!不是我吹牛,在我家,不敢說我做主的事都能成功,至少我反對的事辦起來就不那么順利."

  玉珍十分信服地點著頭,她知道強堆小姐說的是真的.強堆老爺有十二個孩子,就央宗這么一個女兒,從小到大寵的不得了,一直都是要星星不敢給摘月亮,在家里當然說一不二,這也是玉珍極力巴結這個胖姑娘的重要原因.她一直都忘不了初次見面時的情景.

  叔叔帶著她和弟弟走進了強堆莊園,一個衣著華麗、香氣撲鼻的女人象是見了鬼似的,噘噘地叫著,跺著腳叫來了管家,讓他拿幾套少爺和小姐的衣服給這兩個小乞丐換下.管家照辦了,玉珍還沒來得及把那身華貴的袍子看仔細,一個年歲跟她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扯住她又是打又是罵.那個曾經高聲大嗓、指手劃腳的女人,低聲下氣地哄著小姑娘說."這件袍子你早就說不穿了,你不是已經把它扔到樓下喂狗了罵?"

  "我愿意喂狗,我就要給狗狗穿,不給她穿."小姑娘蠻橫地叫嚷,看到管家和趕過來的幾個男人不按照她的要求,立刻把袍子從玉珍身上脫下來,把狗狗牽過來準備套那件袍子,她躺到地上打著滾,嚎叫起來.

  "誰招惹我的寶貝?誰招惹我的寶貝?"隨著一疊聲的叫嚷,奔來一位六十多歲的老頭,小姑娘叫著"阿爸",一頭扎進父親懷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一只小手指著周圍的人,不停地劃著圈子,結果,包括玉珍在內,所有在場的人都挨了鞭子.后來,玉珍才知道,那個小姑娘是強堆老爺的心尖寶貝央宗,在場的人除了管家,都是央宗的哥哥,那個高貴的女人是央宗的大嫂.

  一個使女小心翼翼地端來一碗湯給強堆小姐,她喝了兩口,撇撇嘴,嫌沒味,順手把湯賞給了玉珍.

  瞧著玉珍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肉湯,央宗很開心地告訴玉珍:"等過藏歷年的時候,我帶你到我家去喝一種湯,保你喝過之后,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個湯的鮮味."說著,她從懷里摸出來一張羊皮紙,展開后指給玉珍看,"做這道湯需要八種原料,十二種調味品,底料要有魚翅、海參、魷魚、金鉤、口蘑、粉條、牛肉丸子,還要有成都特制的酸青菜,這么多東西放到一起,再加上雞湯燉上半天,味道鮮美極了.我二哥他們下個月回來,等他帶回來成都的泡青菜......"

  話還沒說完,央宗突然神色緊張地對玉珍說,"你快點走吧,我看見我的出生神在怪我了,昨天我答應過他,要在北斗星升起之前供奉他,光顧著和你說話,差點忘了.快,快,派個人出去看看,北斗星升起來沒有?快做準備,我要立刻煨桑供神."

  香柏枝拿來了,央宗開始凈手煨桑,玉珍默默退下.

  從懂事起,玉珍就會煨桑,普通人家里都有一個小盆專門用來煨桑.大昭寺廣場上有座白塔,長年累月地供人們煨桑.干爽、清香的柏枝點燃后,有條件的人家還要撒上一些特制的香料,以便燃燒的煙氣更輕盈,味道更好聞,這是給神靈做的一種供養.住在兜率宮的神和佛菩薩不食人間煙火,只喜歡煨桑的香氣,桑煙裊裊升起,諸神歡喜,人與神之間就能達到相通相知,神才能保佑凡人事事如愿,平安幸福.

  玉珍抬起頭望著夜空,蔚藍的天幕上群星閃爍.她尋找央宗說的北斗七星,不知道天上的神仙是不是像傳說中那樣,已經聞到了煨桑的香氣.她想,凡世間,人與人相通相知都那么難,還說什么人與神相通相知?玉珍為自己產生這么個叛逆的念頭,嚇得念了幾天懺悔經.

1,2,3,4,5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