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童心的回蕩——給好友的一封信

來源:
更多

  崔靜姐:

  你好!

  新的一年很快就要到了,賀年片象雪花一樣四處傳遞著問候和祝福,把朋友間深深的情意送到心坎上,慰藉因工作忙碌或生活煩躁而焦碌的心清.一個人在很多的時候,如果沒有朋友將無法想像能跨越許許多多的挫折.我不開朗的性格決定了不可能擁有很多朋友,但僅有的幾個卻和我相當要好,每當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總有朋友伸出溫暖的手,幫我度過難關,走出陰暗的心情.

  我最要好的朋友叫巴桑潘多,我們倆的名字很相似,然而性格差異很大,她是一個開朗大方,健康壯實的女孩.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我們有幸分到一個班上,并一前一后離得很近,上課下課總要啼啼咕咕一番,她家離我姑姑家很近,從她家的房頂可以看到我姑姑家的儲藏室.在學校組織的文藝演出中,我們又分到一個花束隊,臨近"六一"兒童節的時候,我們天天在操場上頂著太陽排練.那時我家離學校很遠,排練時間又長,中午我就跟著她到姑姑家吃飯,從學校到她們家要經過一段很長的土路,她的家在日喀則最熱鬧的居民區,從馬路插入小胡同之后,就要象走八卦陣那樣從這頭進,那頭出,然后又從一頭進曲里拐彎一陣子,又會找到一個出口,居民區的房子摩肩接踵,這家的門緊抵著那家的窗,只留一道窄窄的通道,那一帶是老居民區,很多建筑都帶有傳奇的色彩,記錄著一個個家族的興衰,那些古老的房子里住著被政府安排進去的居民,有時一個大門進去便有七、八戶人家用一個個小小的被荊棘圍成的院子隔開.兩個樓之間甚至可以探頭說話,走在兩樓之間的狹道上,還得時時提防上面的住戶倒下污水來,稀里嘩啦灑一身.

  記得巴桑潘多家的門楣上有一塊很顯眼的光榮軍人之家的牌匾,她的婆婆和外公養育了四個后來成長為軍官的兒子,連兩個女婿也是軍人出身,每當"八一"建軍節時,她們家可要熱鬧一番.因為她的外婆和外公都是農民,家里養有牛和羊,有時我倆在她家二樓的陽臺上看書寫字,樓下的牛羊閑適地吃草戲耍,很有點鄉村農場的感覺.

  我姑姑住的那棟小樓內樓上樓下加起來住著八、九戶人家,據說很早以前那是一戶富有僧人的房宅,民改后分給了沒有>>康木用.那棟樓很氣派,從那些雕花的欄桿和陽光燦爛的大玻璃窗戶,可以想象出當時的豪華,走進大門,一左一右住著兩戶人家,然后又是一扇大門,經過一段陰森森的長廊,在最暗的拐彎處有一個木制梯子,木制的樓梯板上包著的鐵皮被上上下下的人們踩得磨光發亮,樓梯的扶手上結滿厚厚的油污.依樓梯而上可以看見一戶向陽的一面幾乎全是大玻璃窗的房子,那便是我姑姑的家,隔壁還有二戶,其中有一戶住著一個精神不太正常的阿姨,那時的我們極怕在樓梯上碰到她,她發病的樣子挺嚇人的.

  我經常和我的朋友同路到姑姑家,中午吃過飯,她就會從她家的房頂大聲喊我,我們又一同上學,就這樣我們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我們一起學習一起玩耍.之后在我的一再請求下,父親就把我放在了姑姑家,于是我們形影不離.我們常常在一條狹窄的胡同里玩耍,玩捉迷藏,玩抓人的游戲,記得那些游戲規則很簡單,一人追一人跑,跑者只要一腳踩在一塊石頭上,追者就不能抓,反之就可以抓獲,抓住后,雙方立即交換角色,變追者為跑者又重復游戲,雖然簡單不費腦筋,卻在那時玩得上氣不接下氣其樂無窮.一到黃昏時分,整個胡同都是孩子們快樂的叫喊聲和踢踢踏踏的跑動聲,還有重重的腳步揚起的漫天飛塵,那時的胡同里找不到一塊塑料布,在風中有塑料袋隨風起舞那是后來的事了.

  在各個胡同的交匯口,有一處平整的壩子,那里算是我們那時候最熱鬧、最繁華的地方,有很多做小買賣的>>廢惺實匕諤,出售著各種很誘人,很有特色的小食品,那些小食品都是我們藏族愛吃的,自己加工出來的,有煮碗豆,煮人參果,還有一種敖過的紅糖冷卻后加工的糖塊,一種日喀則地方獨有的豆汁加工的"朋必",不太好看,但特別好吃,所有這些零食都可以用毛毛錢買到,每當晚飯過后,壩子上的人會越來越多,踢罐子的,玩投錢幣的,聊天的,都要象上班族一樣陸陸續續到來,有時還會看到這樣的"風景",貪吃的孩子常常把賣零食的團團圍住,惹得>>訪歉粢換岫鴕逡淮穩巳,在一片驚叫和嬉笑中孩子們便"哄"一聲散開,過不了多久又慢慢地"包圍"起來.

  平壩上數小孩最多,小孩子玩得花樣也最多,最有意思的是比賽跳舞,我小時候性格內向,一般不參與比賽,但因為有一個愛熱鬧的朋友,我成了難得的忠實的觀眾.孩子們以居委會的不同分成幾個組,每組輪番上場,上場前要用木炭和紅紙在臉上紅紅黑黑濃裝一番后正式登臺,你方唱罷我登臺,稚嫩的童聲和不算整齊的舞步惹得大人們也慢慢聚攏過來,由于大人們的參與使各居委會的榮譽感徒然增加了許多,小朋友們唱得舞得更加賣力,"臺下"的我也不由自主地萌動出舞蹈的幻念,想像著自己是其中最出色的舞者,贏來了多數人贊許的目光,正當我被想像所陶醉之時,"哄"一聲人群便象鳥獸散去,我知道勝負已經決出來了,這時候輸得一方要被贏得一方勝利的激情追趕到兩居委會的分界處,讓輸得一方感受一回落荒而逃的滋味.

  我的朋友機智而且勇敢,每當這種時候,她就要抓起我的手往胡同里竄,她的速度讓我有要"吐血"的感覺,上初中后她的跑步天賦,使她成了我們那一級800米賽跑的"常勝將軍".

  我和我的朋友無論從外表還是性格差別很大,但我們有一個相似之處,那就是我們對于看小說有著癡迷的愛好,那時的我們還很少能接觸到大部頭的著作,小人書是我們最喜愛的讀物,我和她放學回家總喜歡繞個彎道到新華書店轉一轉,當時書店的規模很小,只有兩間簡陋的平房,但就是這兩間平房卻對我們有著極大的誘惑,書架上排滿的小人書成為了我們心目中的樂園.跟起腳尖扶著柜臺"貪婪"地搜尋著櫥窗內的、書架上一排排的小人書、連環畫和各種書籍,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擁有欲.我到今天仍清楚地記得賣書的的那位張阿姨,她是一個不算漂亮卻絕對親切的阿姨,高興的是直到今天,當成長為一名年輕記者的我再次來到這個已不是簡陋的地方時,還是那位姓張阿姨站在柜臺邊,她似乎沒變,讓我一眼能認出來,慢聲細語地招呼著顧客.

  那時我們很少有零花錢購買小人書,就會怯怯地要來一本書,裝做要買的樣子,以"一目十行"的速度,把故事情節翻個大概.賣書的阿姨可能也看出我們想看書又買不起書的心情,每當我們近乎坐在那里"翻"書時,也不會斥責我們.假如有朋友添了幾毛錢,我們則擁其為王,簇擁著她或他理直氣壯地涌向柜臺,期望能夠挑選自己喜愛的讀物.在我們那個班上喜歡看小人書的不只我倆,還有兩三個同學也特別熱衷此好,我們幾個一般都是一起行動,假若誰買了一本新書都要輪流看,有時常常因為沒有看到一本書而生好幾天的氣,我們中間就有一位女孩走路看書人迷以至于撞到電線桿上,額頭上起了一個大大的疙瘩.有時上課時間也沉浸于偷看小人書的"樂趣"中,在課堂上常有老師生氣地撕爛同學的課外書的情景.

  透過一本本"〉男∪聳,我們走近了許多精彩的人生,同主人一起分享生命的幸福和苦難,陶醉在故事情節中,從中領悟了許多道理.

  如今在街上隨處可買到的東西當時卻是珍貴得很,就說冰棍吧,雖說西藏天氣寒冷,但在我們小的時候冰箱冰柜還未走進尋常百姓家,夏天要想吃一根冰棍卻是很難,滿街找不到一個賣冰棍的,饞嘴的孩子只有在冬日里大過一把吃冰棍的隱,晚上臨睡前在鋁制的暖瓶蓋里倒滿冷水放些白糖,中間插人一根木棍放到室外,第二天醒來,便可就著寒冷感受一下冰棍的又一種吃法.在我上到中學的時候,地區唯一的一家冷藏公司終于出世了,剛開張那些日子,冰棍很是緊俏.那時我和我的姑姑一家一起搬到了離我朋友家較遠的地方,那里的房子很大,里面也是住著好幾戶,大大的院子鋪著不算規則的石板,看著很寬敞,院里每一個角落都灑滿了孩子們快樂的笑聲.一扇厚重的大門把所有的煩惱都擋在門外.推開那扇門得有十二分的力氣,門才會在一聲粗重的"吱"聲中敞開一片天地,每有這個聲音,好奇的孩子們便會涌到門邊.有一天那扇厚重的門在"吱"聲中打開了個門縫,露出一張掛滿汗水的臉,來者是我的好朋友,她神秘地要求我跟她出去一趟,走到不再有其他孩子跟著的時候,她將捧在手上的草帽遞給我,原來里面是一根冰棍,也不知她是從哪里搞到的,高原的太陽和她的體溫使那根冰棍"奄奄一息",她示意我趕緊吃,我吃了一口,也不好意思獨吞,于是我們倆人你一口我一口共同享用了它.那是一根難以忘懷的冰棍,即使如今滿街的冰淇淋、雪糕任你挑選,我再也找不到一根比記憶中的冰棍更好吃的東西.

  在許多人的童年記憶里,也許有許多個愿望并不奢侈,卻難以實現.在我還是一名中學生時,"電視"這個家伙就來到了我們那里,那時它還很"傲氣",只會出現在公家的會議室里,而我們這些住在居民區的孩子便不大能同它見面.可是它極大的誘惑力常使我們不得不經常跑到所有有電視機的單位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上個好心人讓我們共同享受一回,各單位鐵一般的門衛紀律使這樣的機會很少,在播放<<排球女將>><<霍元甲>>的日子里,我們一晚上要跑好幾個地方,能遇上同意我們進入室內的,我們便會高興地在前排席地而坐,而單位內部人員則要在長凳上很舒服地靠著,顯然是兩個階層,他們漠然地冷冷地看著我們,總能找到斥責我們的理由,而我們對這些無理的斥責無動于衷,只有電視劇才能使我們的感情起伏不平.有時別人不允許我們進入室內,我們也樂得在門口"聽電視",年老的看門人總能被我們的固執所打動,中途總有機會進到里面,因此我們更有理由將堅持就是勝利這句口號掛在嘴邊更加耐心地等待.

  想想過去,在想想現在,如今我們的愿望再也不會是擁有一根冰棍或著是看一場電視,但我還是很懷念過去,在童年的記憶里,我好像從未有過空虛的感覺.

  好了今天就寫到這兒吧,以后再敘.

妹 尼潘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