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由慧超朝佛過羊同①講起

來源:
更多

慧超路經吐蕃時,佛教在吐蕃的發展舉步為艱,還未真正興起,僅為數不多的佛教人士為佛教在吐蕃發展起來作積極.土著苯教的頑強勢力是致使佛教進入吐蕃地域發展困難的直接原因.此前文成公文帶到拉薩的釋迦牟尼像在地下埋藏了兩代人之久,直到大唐第二位公主(金城公主)入藏后才把這尊佛像移供于大昭寺.張子楊攝

 

  慧超,新羅高僧,于公元8世紀初前往天笠求法.在此之前,自東晉到大唐數百年間,中原漢地僧人前往天笠取經者較多,僅影響較大的就有二三十人,余者多數沒有成功而客死他鄉.回歸者少數人著以游記而名聲大噪,著名的如法顯、玄奘、義凈等人,其著作為后世研究諸國古代歷史、地理、宗教藝術及民情風俗等提供了珍貴的第一手資料.特別是玄奘對古<<壤文化記錄,豐富了<<饒歉鍪逼諫儆械奈南準竊,其對<<裙糯返墓畢卓晌皆躚叩鈉蘭鄱疾還.至公元8世紀時,中原佛教發展已趨成熟,僧人已不熱衷于西行求法,然而慧超此時決定起程出發,經海路赴天笠,在異域生活學習二十余年后復由陸路經吐蕃、西域抵長安,后駐錫弘福寺譯經講學.生前所著<<往五天竺國傳>>直到近世才從敦煌出土的文書中被發現,盡管部分遺失,但遺存部分仍凸顯珍貴價值.尤其是西藏西部早期佛教發展的文獻奇缺,中原求法僧人僅慧超一人涉足此地,他當時對這一地域基本情況的翔實敘述,尤為難得.

  慧超在回程途中,曾到大勃律、小勃律(均屬今西克什米爾)、羊同、娑播慈(今西藏西部),文曰:"迦什彌羅國(在今伊斯蘭堡東北)東北,隔山十五日程,即是大勃律國、揚同國、娑播慈國.此三國并屬吐蕃所管.農川極險.亦有寺僧,敬信三寶.……

  "已東吐蕃國,純"?、雪山、川谷?以氈帳而居,無有城郭屋舍.處所與突厥相似,隨逐水草.其王雖在一處,亦無城,但依氈帳以為居業.土地出羊馬、貓牛(牦牛)、毯褐之類.衣著毛褐皮裘,女人亦爾.土地極寒,不同余國.家常食炒麥,少有餅飯.國王百姓等,總不識佛法,無有寺舍.國人悉皆穿地作坑而臥,無有床席.人民極黑,白者全布(?).言音與諸國不同.……

  "迦什彌羅國西北,隔山七日程,至小勃律國.此屬漢國所管.衣著、人風、飲食、言音,與大勃律相似.……貧多富少,山川狹小,田種不多.其山憔杌,元元樹木,及無諸草."(見<<大正藏>>卷51頁977)

  慧超路經吐蕃時,佛教在吐蕃的發展舉步為艱,還未真正興起,僅為數不多的佛教人士為佛教在吐蕃發展起來作積極努力.土著苯教的頑強勢力是致使佛教進入吐蕃地域發展困難的直接原因.此前文成公主帶到拉薩的釋迦牟尼像在地下埋藏了兩代人之久,直到大唐第二位公主(金城公主)入藏后才把這尊佛像移供于大昭寺.然而吐蕃高原地域遼闊,加之苯教勢力阻礙,佛教在廣大藏區發展仍呈遲緩狀態,慧超正是此時由克什米爾高原進入到西藏西部高原,然后又涉及了吐蕃部分地區,他文中所記"羊同"、"娑播慈"為古代地名,在今天的藏西阿里地區,此域地勢較高,被稱之謂"世界屋脊的屋脊",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境內平行展布著喜馬拉雅、岡底斯、喀喇昆侖等三條呈北西——南東走向的亞洲腹地重要山脈,形成西藏高原由西北向東南漸次遞降的最高一級"臺階".著名的象雄文明及土著苯教就發祥于此地域,久已失傳的象雄古文字始終如迷霧一般吸引、困惑著國內外喜馬拉雅文化的專家學者.此地域南與尼泊爾、<<冉尤,西與克什米爾毗鄰,北部連著新疆及中亞各地,特殊的地理位置注定受佛教文化的沖擊,并且生根發芽,不斷發展壯大起來,同時又充當各國文化傳播的橋梁.慧超進入到這一地域時,當地佛教正處于生機勃勃的發展勢頭,正如慧超所記"亦有寺僧,信奉三寶".可見在公元8世紀初,西藏西部高原的佛教發展已趨普及,這肯定也是慧超所樂于見到的局面,而在他隨后的旅程中只進入到了吐蕃部分地區,并沒有到達遙遠的拉薩.之后便往北由西域回到了長安.慧超在后來的回憶中寫道"至于吐蕃,無寺無僧,總無佛法",而實際情況并不盡然.

 

苯教萬物有靈的遺存瑪尼石.陳昕攝
  8世紀初的吐蕃地區佛教發展還是如當初剛傳入這一地域時期一樣充滿艱辛,危機四伏,強大的土著苯教勢力阻礙著佛教的發展,佛教隨時都有夭折的危險.盡管如此,分別由尼泊爾赤尊公主和大唐文成公主興建的大昭寺、小昭寺及一些僅有佛像的小廟宇依舊頑強生存,顯示出西藏早期佛教人士的堅定信念.而慧超途經吐蕃時,對此并不了解,只在拉薩以外的吐蕃部分西部地區看到"國王百姓等,總不識佛法,無有寺舍",而不知當時的拉薩大昭寺內正供奉著從長安送去的釋迦牟尼像.然而慧超所記卻是除拉薩外,吐蕃廣大地區不見佛教發展絲毫痕跡的真實寫照.慧超不會想到,就在他回到長安不久,西域于闐地區發生了排擠佛教運動,不少于闐僧人迫于形勢,逃至吐蕃西部地區繼續佛教事業,后被請到拉薩傳教說法.據藏文史料載,當時吐蕃贊普赤德祖贊還建立了數座佛寺以作供養.這批于闐僧人留居吐蕃期間為吐蕃佛教發展無疑產生積極影響,之后又在吐蕃佛教人士及<

  期間著名的第三任古格王君柯日親自攜二子出家,法名意希沃(965-1036).意西沃為籌聚大量用于古格重大佛教發展事業的資金而四處奔波,給有志于佛學研究的本地優秀學僧提供外出學法的機會,耗巨資興建了規模宏大的托林佛寺,安排高僧入住并作為日常譯經、講經的重要場所,積極培養翻譯人才,對盛行的密宗修煉方法給予指導和規整.后為籌聚更多的資金以迎請當時<<茸罡嘸侗鵜蘢詿笫Π⒌紫浚982-1055)來古格講學而毅然舍生取義,被害異國他鄉.同時期受意希沃重用的本地學僧仁欽桑布(958-1055)終成一代譯經大師,至今在藏傳佛教史中占據重要地位.仁欽桑布不僅翻譯了數量極其龐大的<<辱蟊痙鵓,還不顧年邁奔波于藏西各地興建諸多佛寺,開鑿洞窟,聘請外國許多佛教藝術家來此創作并傳授技藝,為后世留下大量嘆為觀止的佛教藝術品,其藝術水準至今為難于跨越的里程豐碑,不斷地影響著后世的佛教藝術,受到世界各地學者和藝術家的矚目,其中就有來自烏丈那國的斯瓦特佛像藝術.慧超之前曾到此國并形容其國內"僧稍多于俗人",慧超也一定對其獨特的佛像藝術熟知,但或許不會想到在他走后相當的一段時期后,斯瓦特藝術之花盛開于藏西地域.公元1042年才到達藏西高原的佛學大師阿底峽終未辜負意希沃的良苦用心在托林寺駐錫三年間,除了協助寺內高僧譯經、講經外,還根據藏西僧眾修習密宗的情況而撰寫了<<菩提道燈論>>和<<密咒幻境解脫>>二經,使此地密宗修習逐漸走向健康正軌,為藏西地區進一步弘揚、復興佛教做出杰出貢獻.

 "⒌紫看笫笤諼啦卦布,約20年后古格為紀念意希沃、仁欽桑布和阿底峽三位藏西佛教復興運動的偉大精神領袖,于公元1076年在托林寺召開了西藏前所未有的盛大法會—火龍年大法會.來自<

  自火龍年大法會后的約400余年,這里佛教發展幾乎空白,各類文獻也不見記載.今天只能從托林寺故址紅殿墻壁上的一段題記中得知,期間發生了類似9世紀的滅佛運動,藏西諸多佛寺遭到較大破壞.此后藏西經濟滯后直接導致佛教發展緩慢,一直持續到17世紀30年代,古格地方因天主教的進入引起種種社會矛盾,終于爆發的戰爭使古格結束它700余年的歷史.戰后的藏西寺院無力修整,逐步走向衰敗.

  今天的藏西高原依然氣候惡劣,少有人至,綿延數百里的雅丹土林地貌在烈日下似群塔密結,蔚為壯觀,似乎暗合高原佛地的真實身份.風依舊在剝落殘留佛教的泥土,托林古寺的風鈴聲仍然悅耳空靈,只是不見了當年如織的僧侶.寺北岸崖下平緩向<<榷サ南筧鈾,黃昏中竟似耀眼金汁,亦如當年美麗.原來千年過往客都如慧超,一瞬而己,唯有暖暖陽光與瑰麗的山川默默見證茫茫人世間如夢般變遷.前賢沈從文先生有謂"自然既極博大,也極殘忍,戰勝一切,孕育眾生.螻蟻蚍蜉,偉人巨匠,一樣在它懷抱中,和光同塵.因新路代謝,有華屋山丘.智者明白‘現象’,不為困縛,所以能用文字,在一切有生陸續失去意義,本生亦因死亡毫無意義時,使生命之光,煜煜照人,如燭如金",是為美.

  注:①、羊同即今西藏阿里地區古象雄,史收多用"羊同".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