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陽光

來源:
更多

  強曲森巴在八廓街周邊為了尋找一塊能舒暢地感受陽光的地方,穿過兩條街道用了九天半時間.有個強曲森巴先生陪著他有六天之多.

  敏銳的方向感和激烈的回憶,同時襲擊無依無靠的強曲森巴先生.向左.且喜且憂的強曲森巴先生問強曲森巴:"是誰咒我嗎?是我對神的言語有失檢點嗎?是萬世萬劫之尊的高貴的太陽,她,這個響亮的名字前不能提及世俗的地方嗎?——人間的限定嗎?不能提及神的地方的名字嗎?"強曲森巴無法回答強曲森巴先生的追問.向前,生命在內疚時立即降落到尷尬,空白涌現.高壓.眩暈.景致一律遙遼逃遁,虛擬又透明.透明中拉薩支離破碎,空氣里漂泊著六十四萬只表情各異的眼睛,晶明,返光,十六個一簇,二十四個、九個一群,所有的眼眶暗褐灰綠,鋼鐵一樣堅硬.走,強曲森巴走在河壩巷,腳底輕虛,步聲被省略.兩腿自由自在,處處背離認真的強曲森巴先生,腿各自動作.強曲森巴先生覬覦巷邊偶爾出現的酥油銷售點、臺球室、舊衣攤、男人和女人、狗.他從眼角的余光里顛簸著他們和自己,十分強烈,快甩進石頭墻沒有勾嚴的縫隙里了,可憐的紙人兒.黑體白爪的狗是剪紙,世界上沒有全身遍黑獨四爪素白的狗,這樣的狗是剪紙.強曲森巴先生感受腿莫名其妙的唐突.巷底只有駱駝或巨人的腳才能踩斜的尺五、二尺見方的石板.二三尺長的石條,都被踩斜了.有個騎車人,腦袋里斷了手紅的木偶的腦袋,不是一動不動,就是轉來轉去,也許已經轉了三圈半,一個人的脖子要是——…….自行車像一匹換過青草撒歡鬧性的剛板上勁的小野馬,鐵什達,鐵馬,鐵馬一定沒有尾巴,這是它的命運.巷道上偶而冒出一兩泓水洼,像什么撒的一泡尿,可——老天作證,它在映照著天上的深藍色和祥云之白.人們也許該墜阿鼻地獄,人們容忍了這些,那是白色.巷道的庇眼處積陳的垢甲片、垢甲綹,和森森發綠的芹菜莖、菠菜葉、牛血摻水而流——.惡心.漿紅.一切都被一塊鑄鐵算子過濾.河壩巷真正在拉肚子.人們的臉上,樓房的窗戶上,都滯留著營養過盛的痕跡,僅僅單一的表情,或塵漬,他們黑色的荒——.河壩巷風個丁字叉口的拐角上都把混凝土鋼盤結構的柱子栽到地里,不知深到哪兒去了,流著鐵水的地方?全河壩巷,就這東西讓人可以估摸,那時候的老爺,沒富到讓佛向大看,沒窮到去作"褪,身體偷偷發胖,阿佳拉臉上秋天多了時,免不了在巷口,院墻旁栽一棵石柱來騎名駒.再有就是一般黑頭人,老百姓家,牛來羊往,瘙羊癬牛專找院角圈角搔拐,也免不了要栽一棵高到差不多程度的石頭.這東西不象了,這東西不面眼,讓人明白,又深深地栽在河壩巷凡逢丁字叉口的地方.河壩巷怪味無限,秋天里種羊的肚兜樣不盡氣味.巷側門口偶而出現系鈴鐺的羊,一動不動,闊掉的老爺,貴族家的總管.比人安詳自在得多,在陰影里更是個樣兒.飄浮的強曲森巴先生,有時止不住將余光失控,涌溢向丁字叉口時,??匆姛o限喧嘩的馬路,輪子.汽車輪子.拖拉機輪子.摩托車輪子.自行車輪子.人力車輪子.時骯腑時閃亮,箭奪矢走,瘋喇嘛腕上的序珠瑪尼一樣抖過去彈過來.視域明凈無比,浪蕩無駐,游走閑逸的大藏獒,懶懶地在橫過馬路前左右看看,過——,去——,——了.檢點羊群的貴族,派頭十足.人,過馬路煞有介事.人們叫作貓的女人碎步疾行.腿腳也不怎么聽使喚.白臉.黛眉.漆唇.一種景致.一切在光明中.強曲森巴先生不慎一斜,即飄進了一個丁字叉口處的另一條巷.這條巷沒有名字,不遠處就是銅煙標點脖子一樣的拐把,不是馬路.

  歇口氣.強曲森巴剛停下來,剎那間,聽見自己的足音.滑稽,人腳重重地頓在巖漿巖質的石板上,同踏到黑河運氣好了才會遇到沙丘上一樣,無聲無息,最像將去之人的呼——,沒有吸…….這是怎么回事?強曲森巴琢磨,剛才——,剛才——,算起來,見過兩次平明而顯的月牙兒,中間只一帶巴掌寬的藍,幾朵或全或殘的云彩——.剛才和腳步聲不僅僅是一聞而逝的腳步聲.在足音之前無論如何都有一個無比神圣的遭遇.強曲森巴對強曲森巴先生說.相互商量.

  布達拉神秘的千佛殿中有一塊綠石頭,綠石頭綠得泛濫青灰,綠石頭有兩個牛頭大,上面印有佛國巨足所踩的腳印,酷似人腳留在淤泥上的影跡,掌凹、趾肚都紋絲清爽.神有時會跟人開個意料不到的玩笑.神因此也給人許多比較.錢鈔與圣地之名,依次進困苦的人心,人心由此直上天堂,或者徑附地獄,區別竟在于想到圣潔、瑞光、法相,曼陀羅,及世界無常,或者念及后悔、自愧、疲勞、搶銀行及宰一個美元販子徑得八十萬站在陰影里看樓頂風馬旗,它沐浴的陽光金輝中.強曲森巴無論如何想知道風旗的風流款搖與人心冷暖的距離.風旗插在五層樓頂.樓頂如意邊飾處一個洞孔.五彩風旗像五個女孩穿起各色的小藏裝.人把巖漿巖石砸開,切成條,鑿平,背來,變成樓房,巷,峽谷.走路.尋找.強曲森巴立足石板巷底的陰影中,通體吸冷,十趾百折不撓地向破靴底及石板的寂冷扣去——,永無止境.距離就是高.高是一、二、三、四、五、六、七……——有了,高是一百二十塊側立的尺五二尺寬的青麻石條.人世到香巴拉的高度能有二十四丈三尺嗎?強曲森巴驚愕自己的算計:"嘖嘖!罪過,唵嘛呢叭哞吽,蓮花生的呀,無上至善的蓮花生呀,洗滌強曲森巴心頭的真妄吧,唵嘛呢叭哞吽!"喃喃自語時,強曲森巴捻動著不在腕上指間的嘛呢珠,姆指壓食指抵中指,又壓食指……慢而且滯.高大的石墻臨鼻凌立,強曲森巴睜眼,目光立即虛括;強曲森巴動唇,唇角自有至無,落荒而逃;強曲森巴甩甩頭,頭象騎鐵馬之人的腦袋一樣自生神的手線中脫出,吱吱嘎嘎,徑轉,升高,不能收拾,還在拓展延宕——.兩足十趾,時而平著大地;時而垂鉆大地,任意恣心.強曲森巴先生體悟著強曲森巴的幻化,新像的意味自十億個毛孔的每個汗毛根部鼓蕩,眩暈,虛幻,又沙沙有聲,節節有勁.陽光自強曲森巴先生背后的上空斜注向二十四丈三尺深的巷內,緩慢又鮮明.強曲森巴而立的墻上,陽光以光之萬深深刻削出一個倒立的金三角.三棱體陽光棱角分明,光明醒目,溫暖和透明在陽光三棱體中普淘涌溢,無限騷動在構一族金色沉寂.強曲森巴先生望著被陽光三棱體壓著的強曲森巴,想想,自己也是強曲森巴,自己還明白強曲森巴就在自己的心房內,應該是屬于心房地板處,沒有鋪地毯,不標暗自詢問:"他是誰."無音."你是誰?"強曲森巴瑟瑟然犧惶不堪.就是不回答,無言語.強曲森巴先生自問:"是誰?"始終沉默著的強曲森巴疾呼,顏色聲疾,就像被什么逼迫了一千五百二下九年:"你是強曲森巴!"強曲森巴先生俯瞰強曲森巴,強曲森巴的嘴唇在動,強曲森巴的聲音卻從上空偏西北方向的斜高處傳來,是強曲森巴的口音,但也有點陌生.強曲森巴先生引頸就肩,仰望蒼穹:藍.藍是文部草原才會有的藍,藍得高,藍行深,藍行讓人心疼.強曲森巴先生搖身試心,想甄別災異,無法<<約.上半身,包括頭、脖子、雙臂、胴體化入藍天,陽光和風,無從搖起.下體三器沉沒地中,有感無開,無法<<.強曲森巴先生的嗓子里有鴿翼之音,風歷樹枝的抖瑟.烏鴉的鳴叫聲無方位地時時傳來.淚水晶瑩中,強曲森巴先生視野模糊,馭心去體貼強曲森巴,強曲森巴不理睬他,自顧自地在同他面前的那墻交談:"是嗎?老爺!我以為你是石頭墻,原來你是灰泥網,嘖嘖,我的老爺,還有不少窟窿眼睛屁眼兒——?!"強曲森巴憑借著自己的臟禮帽的遮掩,不看他一眼,視若無睹.強曲森巴先生突然經受到一股逆拉薩河谷而襲來的風,不能支持,幾次曾要驚到,粉碎,不由地吶喊一聲.強曲森像一只徘徊在經驗世界,逡巡不已又進退維谷,不曉驚恐的狼,冷冷地矗地無聲.強曲森巴先生虛無的脊梁內部一根最后的某類性命悠關的虛無的線,將要最后性質地被什么拽斷時,顫栗分七個方向,瑟瑟悉悉往各處躥突.此時,強曲森巴楞神一個嘟囔:"阿鐵兒啊毆!"分剖即逝,強曲森巴等待著三棱體陽光之錐戳寂巷底部,當陽光第一次接觸今晨的寂巷第一塊巷底石板時,已不復為三棱體,已經無法形容它那高貴又殘損的形狀,人們像早晨又像黃昏那樣清著嗓子.這是一個老時間和新時間又是又非的關節骨,骨節上上半體縹緲無形,下半體支撐磨蹭可以和手指肚進行紋理細密的對話,像巧姑娘的手織出的氆氌.時間的這個骨節在人心和石頭之間.

  強曲森巴正在設想自己是天空和大地的骨節.走過的路只是悉心而為的閃,悠,逸或泊,未觸腳的路是線,影、景或柵,銀灰色的眼神在兩條一一逼齊的線之間漂去,石頭墻或遠處的煙塵吸吮著他,消磨著他,使路成為眼神后成為天邊或街衢煙塵;石體天空被宇宙之神罩于水泥粉勾勒出的灰網中,青青天空,沉沉藍斑,無限均勻,天空是一塊石頭,被妖魔切成豆腐丁,每一塊豆腐<<祭飩欠置,它們無一遺漏全浸泡在盛金黃陽光的暗陰瓦缶中.

  "誰知道,人們為什么總說看見了!看見了!真了不得,強曲,看見了沒說話,沒看見,人這么說,而且,看見了說話了,沒記憶,是這樣嗎?"強曲森巴先生問強曲森巴.強曲森巴在故途和陌路的制高點上,進入了路涅磐中.意依之本尊自心而發,虛拓盤、骨、血、肉、膚、甲、毛、發——.最初在強曲森巴的母親生強曲森巴時,本尊在產房的梁背上,視剛從強曲森巴母親右脅第一萬六千六百六十四要汗毛體制改革依的毛孔出來,準備立即沿故途打道回府,本尊們去香巴拉不能說是風但是事實上是風,不喧嘩世界、不騷攪感覺的涼之靈.不幸的本尊被還沒有蹄出人間第一聲的強曲森巴魘住了,緣法.本尊要打道回府,打故道,回香巴拉,香巴拉,香巴拉周圍被人氣籠罩.此刻香巴拉之子本尊是在宇宙之中的黑人的騷動中血的斷與流永遠無法判定."分剖出幫途!"本尊說,"帕咪斯薩耶吶哈嚕,分剖出幫途!"香巴拉西南隅是一座玉石山,生有格薩梅朵,流著不死智慧泉叮叮咚呼,"分剖——……"本尊祈禱."哇——哇!"強曲森巴說山香巴拉之聲:"吁哎焉!".本尊尋故途打道回府,香巴拉的府門充滿了奇跡:府門上生長著一棵漆黑閃亮的菩提樹,仰不能視樹冠,俯不可察干根,無限凌厲,掣地擎天.本尊慨嘆,肘,被一股紫紅暗黑之火燎饒.也是緣法,強曲森巴蒙昧的皈信強烈地攫住了本尊,本尊被意依時強曲森巴被佑護.此時,強曲森巴在八廊舊城區里思索著走過的及將要走的路,強曲森巴的意依本尊卻在強曲森巴的心里持修路涅磐.強曲森巴眼看著世界幻影呈現于眼前,黑色無知緊緊地在此時此刻逼住他的全部背身.筋、骨、血、肉、膚、甲、毛、發在猶不在,虛擬透明.強曲森巴同時聽到兩個聲音,兩個聲音是一體的:"誰知道,嗯啊——啊嗯,哧,人帕們咪為斯什么薩耶吶總哈說??匆娏?>植靠醇斯釋荊≌媼瞬壞,大哥分剖故途!看見了沒話說沒看見人這么說而且看見了說話了沒記憶!"強曲森巴、意依本尊,進入涅磐.八廊曼陀羅是一處巨大的石雕.強曲森巴先生看見強曲森巴,強曲林巴走近了天地之石.石頭天空.石頭地.石頭街道.人的眼神是流動之石.無比柔軟的石頭.激動的淚水也是石頭.強曲森巴摸八廓曼陀羅里煙桿脖子似的巷里的一片光滑的巖漿巖石,寂冷的寒氣在巖漿巖和食指之間撕曳著自己,強曲森巴真切地感受到巖石的涼,光、膩,八廓曼陀羅里有石頭經幡,石頭經幡在石頭陽光里,于石風中,迎風拓展,八廓曼陀羅里有一萬零八千個透明而微笑可感的石神在齊齊為強曲森巴的慧觀想祝福.神的微笑炙手可熱,神的微笑是無聲,靜如陽光下的空谷,有還無.強曲森巴用左手握住右手,右手粗礪難忍,是一截風蝕殘巖.強曲森巴左手與右手合什,雙手縫合如化."是左手變成了真該是八廓曼陀羅里應有的石頭手,還是右手變成了與八廓石曼陀格格不入的肉手,從而使我強曲森巴的手顯得世俗,不可鐃恕,罪孽深重?"強曲森巴自省,杳無答允,看見在墻灰縫里一只快到冬至乃的蛹動的蒼蠅后,強曲森巴悵然神佛人類:"是誰在螺陀里作孽?蒼蠅著魔了?石墻著魔了?曼陀羅著意趣之譫了?我強曲森巴著魔了?是他強曲森巴的手著魔了?"強曲林巴先生像個頑皮的孩子,駐足五層樓之上的一桿嘛呢達卻乎根前,看見強曲森巴的慧觀想顫栗的斗蛇的牛,剛要同情強曲森巴的窘近時,突然覺出像狗尾巴續在了柴貂身上的那最后一句話不是強曲森巴說的,"那么,說‘他是強曲森巴的手著魔了?’這話的誰?"強曲森巴看見酷寒如冰城的石頭八廓曼陀羅里的一切之后,再一次聽見了自己犧犧惶惶的軀體內部充滿了冰融土催時的跫躉之音,好像天神舒肢吐納,嘎吱之間包含無數了卻.強曲森巴立于經幡桿邊突然感到眩暈不禁,石頭天空里充滿古鴿子的石質鴿翼的石質聲音,強曲森巴已顧不及強曲森巴了.強曲森巴靜聽著嘎吱聲,他突然明白,自己在以無比堅定的意力把自己以催估拉朽之勢肢解著,還要撤向石頭曼陀羅城之外的餓投煞神群中,請他們果腹以慰,知道強曲森巴至善的作法.

  世界充滿堅硬又無形可見的寂靜,從天上掉下了一只蝌蚪,明凈的小尾巴著地時發出墜崖之牛著地時的呯響.蝌蚪身軀在綿綿墜落中似乎永遠落不到地上,落不完,"蝌蚪!噢……!"強曲森巴愣不禁聲.覺出強曲森巴先生實際上憶跌進虛無時,強曲森巴先生和強曲森巴合而為一.強曲森巴真正站在八廓街的一條深巷里."這不可能,我應該在石曼陀羅里!不,我,不應該在這兒."無依無靠的強曲森巴不敢高聲像四川女人那樣說話,只烈烈地悄悄地對自己說,言語從牙縫里擠兌而出,擠得上下牙根脹了還脹.強曲森巴異常憤恨自己的手:"你干什么呀,這雙造孽的叉子>>嗖媯"黃房子在可望中,乳酪之黃給強曲森巴一點點美好,一點點美好沉甸甸的.一個拉薩商人做賊一樣拎一尿罐自一個既像窗又像門的所在探出頭,左右瞧瞧,提尿罐出來頃倒在石巷的屁眼邊,極可憐不幸的棄兒似地用姆、食指捏起它,一臉不幸,仿佛自己就是棄兒.強曲森巴對自己說:"八歲的男孩的尿都不認識了!"無與倫比的辛酸莫名其妙,它四向瘋狗,在尋找著好朋友強曲森巴.巷里漸漸地狗少了,人多了.人身不由已,得注目所有陌生的人的眼神,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孩子的.強曲森巴在石頭巷社會里踽踽獨行,口閉唇動,念念有詞,美好的生活被人們歌唱著,被錄音機歌唱著,電聲四起.

  強曲森巴得像秋蟮或山蟬一樣自己為自己歌唱,起碼得為自己和神及同類祈禱:"唵嘛呢叭哞吽!"孩子們的眼睛最像星星,而星星在最近的星星間才是太陽,是那位不準人看清的光芒四射化麗無比的裸女子.強曲森巴想到光明化麗的裸女子時知道了在巨大的八廓石曼陀羅里慧觀想路涅磐時雙手何以叛變的原因,想呼喚爺爺的名字,眼光卻盯住了黃房子,對迤邐而來的三條白、黃、黑狗說:"爺爺,黃屋.黃屋,爺爺.爺爺、黃房子,黃房子,爺爺!"三位朋友貌地逍遙內里報警提余光中絮絮叨叨的兩腳朋友.



1,2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