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再讀“十七條協議”

來源:
更多

周恩來總理親自到火車站迎接西藏地方政府談判團抵京.手捧鮮花者為代表團首席代表阿沛·阿旺晉美

  今年的5月23日是西藏和平解放協議簽定50周年,發生在半個世紀以前的這一歷史事件,對西藏社會發展進程產生的影響和作用是不容置疑的.同樣不容置疑的,還有"十七條協議"產生的合法性,以及協議本身所具有的法律效力和法律地位.盡管至今仍有人一再地想否定"十七條協議",但事實和真相總是以自己樸素的色彩匡正謬誤.

   在涉及本文主題之前,筆者還想就所謂的"西藏問題"說上兩句.雖然這并不是本篇文章的主旨.但是,認清"西藏問題"的實質,對于閱讀全文會有幫助."西藏問題"就是所謂的"西藏的地位問題",這個問題的現實狀況是,迄今為止,聯合國與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里既有西藏與祖國關系的歷史淵源,也有"十七條協議"所表述的兩者關系的法律地位.中國歷史上沒有"西藏問題",它的產生完全是19世紀后以英、美為首的帝國主義國家干涉中國內政,直接插手西藏事務的結果,是各種分裂中國勢力為其在中國的利益侵略西藏的產物.

   如今的所謂"西藏問題",既不是宗教問題,也不是人權問題,更不是文化問題,而是西方用以分裂、遏制中國,達賴喇嘛用以挾洋自重、分裂祖國的幌子.如果沒有西方反華勢力的插手,"西藏問題"剩下的只是達賴喇嘛問題.當1989年達賴喇嘛在法國斯特拉斯堡一個公園里提出要與中央談判時,一位境外記者很快報道了這個消息,并認為雙方談判的基礎只能回到"十七條協議"上.

  "十七條協議是被迫簽訂的":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彌天大謊

   1959年3月達賴喇嘛逃亡<<紉岳,就一直堅持說,"十七條協議"是被迫簽訂的.在他自己的傳記中,提到"十七條協議",似乎協議簽訂前他毫不知曉.事實恰恰相反,據土登丹達(西藏地方政府和談代表,協議簽字人之一)著文說,1951年,昌都解放后,達賴喇嘛和噶廈(即原西藏地方政府)決定派阿沛·阿旺晉美率領的5人代表團前往北京談判和平解放西藏問題.他和另一位代表凱墨·索安旺堆在出發前,達賴喇嘛在亞東召見了他們,親口對他們說:"此去同中央政府談判,必然會涉及西藏的歸屬問題.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事實不可改變,要把這一點承認下來."不僅如此,噶廈給每個代表頒發了一份蓋有印章的全權證書,證書外面注明西藏全權代表的姓名及身份,里面寫有承認西藏為中國領土等內容,可答應每年向中央政府進貢,此外不得作任何許諾等字樣.這表明,達賴喇嘛不僅知情:知道協議的底牌是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知道派遣的人員,而且掌握整個事件,因為事關他個人地位的鞏固和未來的去向.

   關于這段歷史,許多當事人都記憶猶新.1950年5月,阿沛·阿旺晉美以增額噶倫出任昌都總管.走馬上任前他向噶廈政府提出"如采取和談方針,我請命出使與共產黨方面進行和平談判".噶廈同意采納阿沛的建議,認為"舍此上策,哪里去找更好的辦法."抵達昌都后,阿沛很快向噶廈報告了昌都的社情民意:"因時世渾濁,民不堪命".建議"應停止進攻(指噶廈要求以收復失地為名進攻玉樹一事),漢藏雙方最好和平解決".當年11月,阿沛等40余名在昌都的噶廈官員聯名致信達賴喇嘛,建議派代表同中央進行和談.當時送信的是金中·堅贊平措,他現在擔任著西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數日后,阿沛又派人從昌都給達賴喇嘛送去了第二封信,再次陳述他的主張.

   11月17日,十四世達賴喇嘛親政.不久,他和部分官員離開拉薩,來到與<<冉尤賴男≌蜓嵌.達賴喇嘛出走拉薩的原因說法不一,這不排除一個月前人民解放軍在昌都的軍事行動給拉薩造成的驚慌.但真正的原因卻不在此.因為在達賴喇嘛準備避居亞東前,阿沛送到的第一封信,已經清楚地轉達了中央人民政府和平解放西藏的意圖:要求噶廈速派和談代表赴京,并保證在達成協議前中國人民解放軍不進駐拉薩;對達賴喇嘛的人身安全、西藏政教事業及貴族利益,保證不予侵犯.但是噶廈說,達賴喇嘛去亞東的計劃是神前打卦抽簽決定的,必須執行.這里,神諭成了一種遮掩真實目的的絕佳幌子.

   1951年1月2日,達賴喇嘛到達亞東,并成立亞東噶廈,以待事態發展.期間,他們一面通過<<茸の鶇笫怪碌纈<<日府,請求協助達賴喇嘛等至<<染幼,一面保持與中央的聯系.27日,達賴喇嘛派出的兩位代表到達新德里,通過中國政府駐<<卻笫乖儐拖蛑醒胱渙舜錮道鎘18日致中央人民政府毛澤東主席的信件.

   信中,達賴喇嘛報告了他親政的情況及謀求西藏問題和平解決的愿望.信中說,"余此次受西藏全體人民熱烈而誠懇的要求執政.余本年幼無能,而不負人民之愿望,于藏歷十月八日接受人民之要求舉行授權典禮.余執政后始悉中藏的感情惡化之狀態,不甚歉咎.余雖無能,決定立志謀求和平達成人民之愿望."他還提出派阿沛前往北京,如果阿沛等一時不能抵達,請允許他由<<仍倥砂⑴嫻耐慮巴.

   29日,中央復電袁仲賢轉告達賴喇嘛,代表毛主席祝賀達賴活佛的執政,歡迎達賴活佛派代表去北京商談和平解放西藏事宜,同意且歡迎加派經<<雀熬┑拇.根據這份由政務院總理周恩來代中央起草的電文,袁仲賢向達賴喇嘛的代表表示,"達賴活佛不應離開西藏.離開西藏不僅有礙和平解放西藏的商談,且將喪失達賴原在西藏的地位"(引自<<周恩來與西藏>>,中國藏學出版社,P12).

   2月1日,袁仲賢通過一直在<<鵲卻⒌牧轎淮,以復信方式向達賴喇嘛轉述了中央的意見.兩位代表稱,與達賴喇嘛見面后,即可派人去北京.27日,達賴喇嘛決定派出和談代表團赴北京進行談判.首席代表為阿沛·阿旺晉美,代表為凱墨·索安旺堆、土登丹達、土登列門和桑頗·登增頓珠.

   4月22日,阿沛·阿旺晉美、土登列門、桑頗·登增頓珠三位代表從昌都由陸路抵達北京,另一路從<<染愀?、归樖~牧轎淮砜に靼餐選⑼戀塹ご鎘26日到達北京.4月29日,中央人民政府全權代表李維漢、張經武、張國華、孫志遠和西藏地方政府5位全權代表,在北京正式開始關于和平解放西藏的談判.

   在談判中,西藏代表團還將有關重大問題隨時向達賴喇嘛和亞東噶廈報告.不僅如此,據土登丹達介紹:"為了便于在返藏后讓達賴了解談判的詳細情況,使他接受簽訂的協議,我們5名西藏談判代表每次商量問題時,都注意請(達賴喇嘛的姐夫)堯西·彭措扎西參加.就這樣,我們和中央的全權代表一起,于5月23日簽訂了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向全世界作了公布.我們西藏代表也立即發電報給達賴和噶廈,向他們報告十七條協議的內容."(<<<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簽訂前后>>,載<<西藏文史資料選輯——紀念西藏和平解放三十周年專輯>>)

  "十七條協議":謀求和平解決的最終結果

   與國外分裂勢力所鼓吹的1951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武力侵占西藏的說法相反,西藏問題完全是和平解決的.當時在西藏區內和國際上彌漫著一種分裂西藏的傾向,在這種背景下進行祖國的統一,是軍事解決還是政治解決,中央提出了和平解決的主張,同時為和平解決作出了種種努力,"十七條協議"正是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最終結果.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簽定<<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圖為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協議書上簽字.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在激烈進行,中國內地處于抗戰吃緊的時候,西藏分裂勢力認為這是謀求"獨立"的大好時機.從西藏"外交局"的設立、慰問同盟國代表團的派出、組團參加泛亞洲會議,到派出商務代表團、策動七八驅漢事件,西藏分裂勢力利用一切機會進行分裂活動.然而,眾所周知,不管是英國、<<,抑或是美國,沒有一個國家承認它的"獨立",于是一個個的"獨立"圖謀也就一個個破產.

   到1949年下半年,面對新中國實現祖國領土統一的戰略部署,國外反共反華勢力加緊勾結西藏上層秘密活動,欲圖進一步謀求"西藏獨立":攝政達扎等人與英人理查遜(<<茸だ)密謀策劃,制作了"西藏獨立宣言",派出嘉樂頓珠和夏格巴·旺久頓典去聯合國活動,尋求支持;理查遜、勞威爾·托馬斯和達扎等又密謀成立"親善代表團",分別派往美國、英國、<<群湍岵炊4國請求援助"西藏獨立",與此同時,他們還派了一個代表團到北京,打算向中央解釋并表明"獨立"立場.各路代表都攜帶蓋有達賴喇嘛和達扎印鑒的書信.

   1950年1月14日,美國合眾社公布了西藏地方政府"親善使團"赴美英等國的目的.2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就此發表談話,指出任何接待"親善使團"的國家,將被視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懷抱敵意,并正式提出西藏地方當局應立刻派代表團來北京,進行和平解放西藏的談判.在此情況下,美、英等國先后拒絕了"親善使團"的訪問.

   1951年2月,一群<<裙僭痹諞恢Ш芮康淖季虜慷擁幕の老巒醬锿奈韃廝略褐行,聲稱那里是<<攘焱,驅逐了西藏的行政人員,對阿克塞欽和麥克馬洪線以北地區的領土提出了挑釁性的要求.此時的中國政府與<<日府之間末曾訂立過有關中"囈緄娜魏翁踉己托.如此種種,可以看出,國內、國際都有一股勢力從各自的利益出發,企圖阻攔西藏的解放和祖國的統一.

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在協議書上簽字.

   但是,中央政府對這個問題一直很清醒,那就是堅持和平解放西藏.毛澤東主席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個月后就指出:"進軍西藏宜早不宜遲".但他在分析了西藏的歷史、民族、宗教情況后又提出:采取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針,才有利于消除長期歷史形成的民族隔閡,符合藏民及愛國的民族、宗教上層人士的愿望.

   1950年2月25日,志清法師(即密悟法師)進藏勸和,"要達賴本人或其代表赴北京協商解決西藏問題辦法,或在進軍中與我前線司令部談判","我軍進駐西藏的計劃是堅定不移的,但可采取一切方法與達賴喇嘛進行談判."志清法師等前往西藏至金沙江邊崗托,由于噶廈不準通行,直到昌都戰役后才成行.

   1950年7月,由達賴喇嘛長兄當才活佛和夏日倉活佛、先靈活佛等組成的青海寺院勸和團赴藏.行至藏北黑河受阻.到拉薩后,夏日倉、先靈二位活佛被軟禁.

   四川甘孜白利寺格達活佛,在當年紅軍長征路過甘孜時,曾任博巴(藏人)蘇維埃政府副主席,與朱德總司令建立深厚友誼. 為使西藏早日和平解放,格達活佛主動致電朱德總司令請求入藏勸和,同年7月10日啟程赴拉薩,24日至昌都受阻.8月22日,在昌都遇害.

   勸和團一個個受阻,噶廈對中央的和談倡議也遲遲不作回應,但中央政府并未喪失耐心.當年9月,周恩來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慶祝建國一周年大會報告中,再一次重申了和平解放西藏的主張:"人民解放軍也決心去解放西藏人民,保衛中國邊防.對于這個為祖國安全所必須的步驟,我們愿以和平談判的方式求得實現.西藏的愛國人士對此已經表示歡迎,我們希望西藏地方當局不再遲疑,好使問題得到和平解決."

   事實表明,西藏地方當局在故意拖延時間,不與中央和談.早在4月初,噶廈原擬派往北京"表明獨立"立場的代表,至<<刃碌呂錆湍岷章郴崽負,提出要求中央人民政府派代表"赴港商談".中央人民政府秘書長林伯渠復電:"你們的代表團是西藏地方政府派至中央人民政府商談西藏地方事務的代表團,不能稱為西藏派赴中國外交代表團,談判的地點必須在北京.不能在香港."



1,2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