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試論漢譯藏基本科技術語中存在的問題

來源:
更多

  藏族人民從事翻譯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古人翻譯的書籍主要是佛學經典,非佛經性的書籍翻譯得很少.藏族人民從事翻譯的時間較早,但是進行現代科學技術的翻譯起步很晚.當代藏族著名學者、原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喜饒嘉錯先生40年代寫的著作中,"科學"一詞仍是漢語借音,可見解放前幾乎沒有進行科技翻譯.解放后到粉碎"四人幫"之前,藏文科學技術方面的翻譯也相當可憐,只有那么幾本屈指可數的通俗讀物被譯成藏文,而這些譯本的質量也不夠理想.大規模的藏文科技翻譯還是從70年代末開始的.在大規模的科技翻譯中,因為沒有一個專業素質較高的翻譯人才隊伍,沒有一個統一名詞術語的權威性專門機構,在科技基本術語方面存在著某些混亂現象.這個問題如果不及時加以解決,就不可能進行更深更細的藏文科技翻譯.因此,擬對這個問題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與大家共同商討.

  漢譯藏基本科技術語中存在的問題,歸納起來有以下幾種類型,現逐一加以介紹.

  1.沖撞類.也可以叫一身二任類.這類譯名的特點是:一個術語的譯名與另一個術語的譯名發生沖撞頂牛.藏語譯名的一個詞,一身二任,兼顧左右,把兩個概念混為一談,因為抹殺了術語之間的形差,就不可避兔地產生一些歧義.

  例如:比重——重量=  光柱——光束=

     密度——含量=  功率——能量=

     氣候——氣象=  拉力——引力=

     音波——聲波=  土壤——土質——土性=

    "┲ⅰ琢觶健 【ㄓ恪悖

     節肢動物——無脊椎動物=

     遺傳——繁殖=  壓力——壓強=

 .ㄒ隕洗駛憬魷抻諉褡宄靄嬪1976年出版的<<漢藏對照詞匯>>,其它書籍報刊及未公開出版的詞書中還有不少這類現象).

  從上列詞匯中可以看到,有些詞匯之間的概念相近,在某些語言環境中,粗心的閱讀者或許覺察不到相互之間的差異,但無論如何也不能把它們合二為一.例如:光束——光柱、拉力——引力、音波——聲波等,在藏文中稍加處理,就能區別它們的差異.因為藏文也有與漢文等值的詞匯,如:光柱引力音波等等.

  有些詞匯之間的概念反差大,例如:"功率"與"能量"、"壓力"與"壓強"、"密度"與"含量"、"癌癥"與"腫瘤"、"比重"與"重量",這些詞匯若沒有明確的譯體,在任何一種語言環境,都會產生明顯的歧義.有些詞匯,如"氣候"和"氣象",按藏族習慣在口語中不加區別,通稱()但是,現在"氣候"和"氣象"已經發展成為兩門獨立的學科.因此,藏文中也應調整一下,使得這兩門學科各自都有確切的名稱.有些術語,如"聲學",直譯過來就會與藏文傳統的詞匯(語法學)發生沖撞.但是我們稍加變通,也可以避免沖突.如:多加一個語法關系(虛詞),譯成(聲的學).50年代,處理"人類"和"民族"二詞時,就是利用語法關系,把"人類"譯成(人的類),把"民族"譯成(人類),并成功地在各自的譯體里灌進了各自的概念.這是一個成功的例子,我們應當引以為鑒.重要的不是譯體(詞體)是否有明顯的形差,而是形差不大的譯體(詞體)里能否灌進明確的概念.如:(語法學)——(聲學),(民族)——(人類),譯名形差雖然不大,卻能夠準確地表達不同的概念.

  2.半生不熟類.這類譯名,是從傳統固有的藏文詞匯中照抄而來的.因為沒有灌進嶄新的科技概念,便帶有濃厚的(非術語性的)俗詞氣.在一種語言環境下,它們勉強稱職.可是到了另一種語言環境之下,軟弱無力,力不勝任.尤其離開語言環境,單獨使用的時候,詞的科技味蕩然無存,越發顯得詞不達意了.這類詞匯不能灌輸科技概念,是由于對藏文傳統固有的詞匯不加任何修剪、直接照搬照抄所致.
 
  例如:垂直——(徑直) 揮發——(消失)

     日照——(太陽照的地方)

     水平面——(水面)

     積云——溶解——

 .ㄒ隕洗駛閼<<漢藏對照詞匯>>).

  以上術語,漢文中一眼便可看出它們是科技術語.但是,藏文中卻與一般的俗詞混然一體,看不出這些譯名是科技術語."垂直"的定義為"兩條直線相交成直角時,可稱垂直.""日照"的定義為"一天中太陽光照射的時間.""水平面"的定義為"完全靜止的水所形成的平面.""揮發"的定義為"液體在常溫下變為氣體向四周散布".這幾個有嚴格科學定義的高頻術語,處理成"徑直"、"太陽照的地方"、"水面"、"失去",不僅粗俗不堪,且走失了原義.如果,嚴肅對待這些術語,按漢文直譯成面貌即大為改觀,科技術語嚴謹明朗的氣質便可顯示出來.

  3.隨意增刪類.這類譯名是不忠實原文,任意增刪原文的個別詞或者隨意在原文上憑主觀意志行事而造成的.這些譯名還原或者對照原文審讀時常產生或多或少的差距,因而,使人疑竇叢生,難以置信.其中相當一部分實際上是錯譯.有的好似費了一番苦心,但在實際運用中,卻適得其反,它不僅沒有對術語產生有益的作用,反而造成了更大的混亂.例如:"天體運行"譯成(群星運行)、"虹吸管"譯成(虹形管)、"導體"譯成(電導體)、"人體解剖學"(人體構造細探學)、"熱帶"譯成(炎熱帶)、"亞熱帶"譯成(熱帶)、"天然氣"譯成(天然煤氣)、"頁巖"譯成(油石板)、"甲殼類"譯成(骨殼類)等等.

 .ㄒ隕洗駛閼<<漢藏對照詞匯>>).

  從以上例子中,我們看到將"天體"譯成(群星),那么,與"天體"有關連的"天體物理學、人造天體、人造星星"等等怎么處理?將"虹吸管"中的"吸"字改成"形"字,是非常不明智的.如果以此類推把"虹吸現象"譯成"虹形現象",那就大錯特錯了."虹吸管"型狀呈倒U字形,能引起"虹吸現象"故名."虹吸管"中的"吸"字是個關鍵的詞,不能更換.把"亞熱帶"的"亞"字刪去,處理成"熱帶"實在是人為的混亂.還有"亞寒帶"也同遇厄運,處理成"寒帶".藏族閱讀者無論如何也不會把"熱帶"理解成"亞熱帶"."熱帶"有嚴格的地理區域限制:"赤道兩側南北回歸線之間的地帶"."亞熱帶"是溫帶和熱帶之間的過渡地帶,有顯著的季節變化,但無嚴格的地理區域限制.現在藏文中實際上沒有"亞熱帶"這個譯名,卻多出一個概念模糊的"炎熱帶".藏文中"解剖學"、"生理解剖"都跟漢文一樣通用"解剖","人體解剖學"不可破常規大加發揮,以免給人造成錯誤的影響.

  4.冗長拗口類.這類譯名,結構松散冗長,語詞詰屈聱牙,很難為閱讀者所接受.例如:染色體:(吃染料的微物)地對空導彈:(從地上往天空中打的導彈)航空母艦:(飛機降落的船)減速運動:(速度逐漸降下來的運動)超高壓:(超了高壓量)終年積雪:(整年雪不化)原始人群:(遠古時代的自然人群)恒溫:(不變溫度),等等.

 .ㄒ隕洗駛閼<<漢藏對照詞匯>>)

  上列譯名中,部分術語加了些不必要的詞:"吃""飛機""逐漸""不化""自然"等,使得詞組拖泥帶水,冗繁不堪,同時附加詞還損害了原義.其中"超了高壓量""整年雪不化"再也不是詞組而簡直成了句子了.翻譯科技術語,能刪去的盡量刪去,使術語簡煉,切不可添枝加葉.

 <<隕狹惺跤.若做一番修枝整容,看它們的精神面貌有什么變化:這樣處理既精煉又與原文吻合,何樂而不為呢?

  5.一名多譯而又無定名類.這類術語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譯名同時并存,因為某種原因,始終不能把它們的譯名固定在一個譯體上,漢文中同是一個術語,藏文中有的用這個譯名,有的用那個譯名,經常"改頭換面",處在漂流移動中的狀態.這種現象在科技專著中尤為嚴重,同是一個術語,兩本書中譯法迥然,甚至一個術語在一本書中也有它譯.物無定名,等于無名,這在科技翻譯來說是一種災難.

  這類現象在常用術語中如:

  電視:

  信息:

 "┲ⅲ

  超聲波:

  頻率:

  一個術語,雖有若干譯名,但是有的譯名失當,正確的譯名又判別不出來,接受不下來,到頭來還是擺脫不了無名之苦.

  一個術語有好幾個譯名而不能固定在一個譯體上的這種現象,可稱之為漂移現象.漂移現象常出現在翻譯的胚胎階段(翻譯尚不成熟、語匯不太豐富、組織機構不健全),給人們提供一個選擇取舍的條件.通過一個過渡階段,那些譯別名或自然淘汰,或強行取締,漂移現象便會隨之消失.如果對這種現象置之不理,任其自流,也會長久地存在下去,但將給譯事帶來很大的阻力.個別科技術語有一些譯別名,這在翻譯界是正常的.但是,幾十個乃至上百個術語有譯別名,那就不正常了.藏文科技術語(不包括不大常用的譯名)有譯別名的不少,如何克服這種異?,F象,應該提到議事日程上來.

  6.顧此失彼類.前面提到的沖撞類就是顧此失彼的一個典型種類.它的主要毛病在于忽視了譯體之間的形差,隨之而來的便是概念上的差錯.廣義上的顧此失彼指譯名雖然沒有譯體上的沖撞現象和概念上的差錯現象,但是譯者忽視了術語的通用關系、對應關系、家族關系、縱橫關系等應該考慮的各種關系,把術語從單一、平面、孤立的角度翻譯出來,多少帶有某種缺陷,不能保持術語的永恒體.這種譯名如同一條變色龍,隨著語言的環境,經常需要改變自已的面貌.在一種語言環境中不易覺察它的缺陷,可是到了另一種語言環境,它的毛病就很刺眼地顯露出來.例如:"平面"單獨譯成還看不出哪個好一點哪個差一點.當"平面"與"立體"相對比的時候,才發現比其它兩個譯名好一些.再把"水平面"考慮進來進行比較更確切一些.如:平面圖水平面"立體感"現譯也應該正過來譯成克服特殊性,擴大通用率,有助于提高翻譯質量.

  "宏觀"(征求意見稿)譯成,如"宏觀經濟"譯"宏觀控制"譯等,看不出什么毛病.但若將"宏觀"與"微觀"搭配起來看,譯成非常貼切,因為()和()正好是一對反義詞.特別是以"宏觀"為詞頭的家族中的"宏觀世界"非譯成不可."透視"(醫學上)現譯,是從口語中吸收過來的.其它地方譯成(無遮),令人很不滿意.什么原因呢?原來"透視"一詞譯得不夠直率,譯歪了.上梁不正下梁歪.透視學、透視關系譯成(無遮學、無遮關系),豈不成了笑話.應該譯成這樣就能暢通無阻了,如:等."射線""放射性""優生學""遺傳""輻射"等,同屬歪譯.幾何學上的"射線"不能譯成."放射性"并沒有說"放射性物質"是一種光."優生學"譯成(人種改良學),意思基本對了,但破壞了術語的通用性,如"優生、優育"就沒法通用."遺傳"一詞的"傳"字一定要譯,否則譯"遺傳病"、"遺傳下來"時通用不了,同時還會與"繁殖"發生沖撞."輻射"譯成(普照),不夠形象,且走失了意義.這五個術語分別譯成:通用率和準確性一下可以提高.

  通用率可以當做檢驗一個譯名譯得準確與否的標準.即一個譯名在一切語言環境中,不發生任何形變始終保持它的永恒體能夠加以通用,就說明這個詞譯得準確.處處需要亮出臨境體而不能夠加以通用的,說明譯名有問題.

 <<圓匚鬧脅糠忠臚崍說牟緩細袷跤,不做些手術,沒法繼續使用.

  7.錯譯類.這類術語完全譯錯了.把錯譯的這部分術語寫進詞典梓行聞世后,以訛傳訛,直到現在仍"逍遙法外",使廣大閱讀者和譯者受害不淺.上面提到的六種類型都有一些錯譯現象,這里舉幾個明顯的錯譯例子,供大家參考.

  如果有人對你說我們的詞書中竟有這樣的怪現象:壓強譯壓力、比重譯成重量、節肢動物譯成無脊椎動物、頁巖譯成油石板、亞熱帶譯成熱帶、熱帶譯成炎熱帶、水平面譯成水面、功率譯成能量、金絲猴譯成毛金猴,你也許會不以為然,但有白紙黑字為證.

  目前藏澤科技術語中有上述七種類型毛病的術語相對數量不多,可是它們的使用頻率卻很高.不僅在每本科技著作中或多或少地出現這些術語,而且在每一篇科技文章中也幾乎少不了這些術語.因此,不把這些基本術語處理好就不可能譯好每本科技著作和每篇科技文章.老實說,因為我們的部分高頻術語中存在著上述七個類型的毛病,所以我們過去所譯出來的任何一篇科技文章都可以說存在著一些譯文質量問題.常說:"準確性是科技翻譯的靈魂.""科技文章的翻譯,要求數學式的準確."因此,科技翻譯原文內容有所損失,或是稍出差錯,那么就可能"失之毫厘、謬以千里",說不定還會給科研和生產等各項工作釀成大錯.

  出現這種現象除了我們藏文科技翻澤先天不足這個重要的原因之外,還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科技翻譯人員的素質差.藏文科技翻譯幾乎沒有固定的,接受過專訓的翻譯人員.現在從事科技翻譯工作的,過去都是搞文科翻譯的.由文轉理后有的理科基礎差,不勝任科技翻譯工作.多數骨干分子是解放初期參加工作的知識分子,他們長期從事文學及政論文的翻譯,有豐富的實踐經驗,但是他們的理科基"∪,加上對待科技術語不夠嚴謹,敗筆之事時有發生.

 <<、藏學界長期重文輕理,部分翻譯精英不肯涉足理科.同時對埋頭搞科技翻譯的工作人員,缺少必要的培訓.他們的社會地位及權威性又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和承認.審定科技術語的時候,很少讓比較熟悉科技翻譯的行家里手參加,絕大多數科技術語是搞文科的"外行"一錘定音的.

  三、很長時期以來藏文翻譯界片面強調意譯(活譯),偏廢直譯,也是一個主要原因.我們對好些術語進行調查后,發現直譯(對譯)過來的譯名,在準確性、穩定性方面遠遠優于意譯(活譯).什么是直譯?什么是意譯?對什么樣的文章適用什么樣的譯法等等理論問題,應該有個明確的認識.

  為了振興漢藏翻譯,我們應該認真總結經驗教訓,想方設法提高科技翻譯工作者的業務素質和社會地位,認真探討有關翻譯理論問題,讓我們的翻譯事業——民族與民族之間架設金橋的神圣事業健康蓬勃地發展.

[責任編輯 陶長松]

—————————————
[作者簡介]普日科,35歲,現在北京民族出版社藏文室工作.曾用藏漢文發表過<<吐蕃——呼喊的民族>>等論文數篇.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