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敦煌吐蕃文禪寫本研究的回顧與瞻望

來源:
更多

   譯按:本文譯自<<伯克利佛教研究叢書>>第4輯<<漢地與西藏的早期禪宗>>(伯克利,1983年)第327—349頁.作者上山大峻,系日本著名藏學家,專攻西藏的歷史與宗教,特別對吐蕃統治時期敦煌佛教的研究頗為精深,著述甚豐.現任龍谷大學教授.本文系據K.W.伊特曼先生和德野漁光女士的英譯文重譯.譯時曾征得原作者的同意,并惠予提出寶貴建議;敦煌研究院的馬德先生也撥冗相助,為我們解決了許多藏語術語方面的困難.在此一并致謝.

1991年4月26日于敦煌莫高窟

引言

  我研究的目的是想利用敦煌古代寫本,以闡明敦煌佛教的性質與歷史.在研究過程中,我發現了關于曇曠和法成兩位高僧的生活與活動的文書.他們的許多作品被保存在敦煌,證明了他們在這一方面的重要性.盡管如此,他們倆在中國佛教歷史的主流中仍然是默默無聞的.①曇曠和法成所處的時代正是吐蕃人占領敦煌時期(781—848年).②自然地,這個問題的引出就是因為他們與吐蕃佛教有著密切的關系.尤其是曇曠,他在晚年曾參與了由禪宗大師摩訶衍與蓮花戒在教義上進行的爭論,即吐蕃僧諍③,當時他接受了吐蕃贊普發出的內含二十二個問題的請愿書.這場爭論也牽涉到法成,他的作品現存在于敦煌漢藏兩種文字的寫本之中.他受命主持大蕃國大德三藏法師翻譯機構的工作.這個機構是為了翻譯佛教經典而設立的,在當時是吐蕃王室的事業.

  為了闡明曇曠所參與的吐蕃僧諍和法成所從事的佛經藏譯活動,我們有必要徹底地通檢保存在敦煌的吐蕃文文獻.

  在研究中,我于1968年發現了<<楞伽師資記>>的藏文譯本(見下文),使日本學者首次認識到有關禪宗的資料尚被保存於敦煌吐蕃文寫本之中.④我也知道了相當大的一宗關于禪宗的吐蕃文文獻,從中發現了摩訶衍禪師的名字.這一發現增強了我的信心,因為這些寫本對闡明吐蕃僧諍是十分必要的.我于1970年得到了P.tib.116號文獻的縮微照片復制品,其中包括與禪宗有關的富有條理的各種資料,我認為這一文獻對我的研究相當有用.⑤大概就在這個時候,小自宏允開始在我的指導下進行吐蕃禪宗的研究,并有了一項重要的發現,即發現<<五部遺教>>的<<大臣遺教>>中的幾個段落竟與P.tib.116中的一部分完全相符,后者摘錄了各個禪宗大師的語錄.該<<五部遺教>>是寧瑪學派文獻的再度發現,其中的一部分已由G.杜齊于1958年在<<小部佛典>>第2卷中發表.⑥

  1974年,為了求得其他學者的合作,我發表了P.tib.116內容的大綱(見Ⅰ:3).小自也在P.tib.116的基礎上發表了他關于西藏禪宗的研究(見Ⅰ:4).

  也是在這個時候,一種寧瑪派文獻<<禪宗明鏡>>⑦被發現了,它包含的材料與<<大臣遺教>>和P.tib.116相類似.正在法國居住的今枝由郎于1973年發現了一卷吐蕃文寫本,其內容相當于<<頓悟大乘正理決>>的問答部分,這是有關"吐蕃僧諍"的一種記錄⑧(見Ⅰ:9).這些發現極大地激發了人們對禪宗入藏及敦煌吐蕃禪籍的興趣.同時,這些文獻既可以作為研究古代中國禪宗的原始資料,又可以作為闡述早期吐蕃佛教史的依據,具有極為重要的學術價值.

  隨著沖本克己、木村隆德和原田黨等學者在東京大學對P.tib.116及其它吐蕃文禪宗寫本研究成果的發表(參考Ⅰ:6、7、10、11、12、13和18),目前日本對這一領域的研究正在取得令人注目的發展.
 
  劉易斯·蘭考斯特教授獲悉敦煌發現的吐蕃文禪宗文獻正由日本進行研究,要求我為<<伯克利佛教研究叢書>>的<<漢地與西藏的早期禪宗>>專輯撰寫文章,我十分榮幸地獲得了這個機會.我用英文書寫了一篇關于當前日本在這個領域里的研究的文章,以供歐美學者們參考,雖然時間匆促沒有作充分的準備,但我還是不揣冒昧,拿出了這一作品.

 "疚陌ㄈ霾糠鄭

  1.按照年代次序提供日本學者在這一領域中所發表研究著作的時間,并對他們的內容作一簡略的概述.

  2.對以上研究所依據的敦煌資料的性質以及它們作為西藏研究的原始資料的價值進行討論.

  3.對屬于禪宗研究領域的吐蕃文文獻的重要性及將來研究可能的途徑進行探討.

  最后,我衷心感謝蘭考斯特教授為我提供發表這篇文章的機會,同時感謝K.W.伊特曼先生為我們的聯系擔任中介并與德野漁光女士合力翻譯了我的該作.

Ⅰ.對敦煌吐蕃文禪宗寫本的研究

  1.上山大峻:<<吐蕃文<楞伽師資記>譯本>>,<<佛教學研究>>第25—26期(1968年5月),第191—209頁.⑨

  在這一作品中,我討論了斯坦因收集品內保存的一件吐蕃文寫本(S.tib.710)(2)的內容,說明它是漢地北宗禪經典<<楞伽師資記>>的譯本.

  吐蕃文譯本只是本文獻的第一部分.由于吐蕃文譯本是對漢文的一種非??贪宓霓D化,故可以利用此譯本重建漢文本的原始形式.

  此譯本值得注意的一個特點是專業性術語的使用,它與<<翻譯名義大集>>所用的對應詞是不同的.我推斷該譯本是在<<翻譯名義大集>>術語標準化之前寫成的.

  2.上山大峻.<<敦煌出土的吐蕃文摩訶衍禪師遺文>>,<<<<妊Х鸞萄а芯>>第19卷2期(1971年3月)、第124—126頁.

  通過<<頓悟大乘正理決>>,我們可以知道摩訶衍禪師的存在和他的教義觀.雖然摩訶衍作品的漢文單行本至今還未見到,但在敦煌出土的吐蕃文文獻中可見到帶有"摩訶銜禪師講說禪的頓悟"以及"禪師摩訶衍之禪的要義釋"這樣的題名.在本文中,我收集了五篇這樣的文獻,即S.tib.468、P.tib.116、117、812、813,同時還提供了文獻內容的摘要,證明它們事實上包含著摩訶衍禪師的作品.⑩

  3.上山大峻:<<敦煌出土吐蕃文禪資料的研究——關于P.tib.116的問題>>,<<佛教文化研究所紀要>>第13期(1974年6月),第1—11頁.

  P.tib.116是在經折裝的紙上雙面書寫的寫本,計124頁.盡管有幾處已經過修補,但仍不失其原有本色.此外,還有9份殘缺的文獻,即P.tib.21、118、813、817、821、822、823和P.tib.706、708,其內容相當于P.tib.116的一部分,這就說明這一文獻是被廣泛地唪唃的.[11]我判斷此寫本乃是敦煌出土的吐蕃文文獻之一,對于研究吐蕃禪宗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本文之目的是將此寫本作一概述,并對其中已被辨識的那些部分作些介紹.

  寫本內容如下:

 ?、?正面,第1—212頁

  <<普賢行經>>的藏譯本(北京版<<西藏大藏經>>第714號).

 ?、?正面,第21—108頁

  <<金剛經>>的藏譯本(北京版<<西藏大藏經>>第739號).

 ?、?正面,第1082—1171頁

  開端∥在傳達思想感情的大小工具之間區別的教誨概要,人們進入其中通過的門戶及其每一特性……
 
 ?、?正面,第1172—1181頁

 .耍"觀點概要"之意義.

 ?、?正面,第119頁——背面,第23頁

 .耍畏從炒右豢季桶閻氐惴旁詿柿鈑攵韻籩隙鄣哪切┤,以轉變他們的這種觀點;對于大瑜伽的那些人,他們是脫離了已被掌握和正被掌握著,必要的措施是在這里進行簡略地教導以作為記憶上的一種幫助……

  接著以上的乃是14個問答,在答案中,看來是節引了16種佛經的語錄,其中包括<<楞伽阿跋多羅寶經>>、<<金光明經>>和<<解深密經>>等.

 ?、?背面,第23—47頁

  a)第一部分是23個問答,說明不可理解的禪宗元分別意概念.在回答中引用了19卷經與論.

  b)第二部分包括八位禪師:1.)na gar ju na, 2)bo de dar ma ta la,3)bu cu(無.,4)bdud ‘dul gyi snin po(降魔藏禪師),5)a rdan hver,6)‘gva lun(臥輪),7)ma ha yan(摩訶衍),8)Arya de ba的語錄,但沖本氏深信在背面第40頁末尾的句子是不完整的,事實上a與b乃是不同的經卷(參考Ⅰ:7).

 ?、?背面,第481—50頁

  摩訶衍禪師的說教.

 ?、?背面,第503一674頁

  此為說教的十八位禪師,現依次引錄如下:1)bhu cu,2)kim hun,3)dzan,4)dehu Lim,5)lu,6)kim hu,7)pab svan,8)par,9)dzva,10)tshvan gi,11)、wan,12)dzvan za,13)rgya'i dge bsnen ken si nas pho nar mchis pa,14)Sin ho,15) byi lig,16)摩訶衍,17)de’u,18)無住.
 
 ?、?背面,第681—1192頁

 .ㄌ餉味儻蛘孀誚鷥瞻閎糶扌寫銼稅斗乓觶炊儻蛘孀諞觶.

 ?、?背面,第119—1224頁

 .耍臥詼宰鋃竦奈逯擲斫庵,通過非物質的觀點,人們并不停止前進……

 ?、?背面,第1231—123頁

 .疲我瘓砉賾詵ń縑逍越袒宓木

  此外,在上文的Ⅰ:2中,我對摩訶衍的身份作了考證,還對表列的禪師們按照以上文獻第Ⅵ—Ⅷ節中所記載的他們的語錄[12]鑒定出bsam brtan gyi mkhan po bu cu即無住禪師,bsam brtan gyi  mkhan po bdud‘dul gyi snin Po,即降魔藏禪師,gva lun San Si即臥輪禪師.

  <<五部遺教>>的<<大臣遺教>>部分的幾段相當于P.tib.116(P.tib.116,Ⅴ.ff.412—444與<<小部佛典>>第2卷第7027—7144相同)中的幾節,而且我還討論了它們來源相同的可能性.[13]

  在結論中,我提出了以下的問題:因為這一匯編包括大瑜伽文獻和在吐蕃僧諍中與和尚摩訶衍教義唱反調的<<人枷胍蛩,這是否表明在與<<確鸞滔嘍鑰怪,吐蕃禪宗發展到一個新的階段?正如人們所言,僅靠一紙文獻的存在,是否就能夠說明歷史的情況實際上不同于摩訶衍在吐蕃僧諍中失敗后而被流放的那種傳說呢?

  4.小自宏允:<<吐蕃禪宗與歷代法寶記>>,<<禪文化研究所紀要>>第6期,(1974年6月),第139—176頁

  在此文中,小自以<<巴協>>[14]和P.tib.116、117、812、813為基礎討論了保唐派的世系.無住禪師的派系被保存于<<歷代法寶記>>之中,并表明已發展到四川省的劍南地區.這個宗派經由南詔王國進入吐蕃,并在吐蕃僧諍之前即在那里形成一個派別.小自引用它作為<<歷代法寶記>>所載禪宗派系出現于吐蕃的進一步的證明.漢文偽經,如<<大佛頂經>>、<<金剛三昧經>>與<<法王經>>等的吐蕃文譯本,見之于丹珠爾目錄及敦煌寫本中.

  5.小自宏允:<<吐蕃禪宗與藏譯偽經>>,<<<<妊Х鸞萄а芯>>第23卷2期(1975年3月),第170—171頁.

  小自在前一篇論文(參考Ⅰ:4)中已經確定了藏譯漢文偽經之存在,并以這些經典結合<<歷代法寶記>>證實禪宗在吐蕃的存在.此文正是那項研究的深入與擴展.文中,他評價了這些經典中的九種,它們都是隨著北宗禪師傳入吐蕃的.

  6.本村隆德:<<敦煌吐蕃文寫本P.116研究>>Ⅰ,<<<<妊Х鸞萄а芯>>第23卷2期(1975年3月),第281—284頁.

  此文是對P.tib.116第5節內容的研究(正面第1191頁——背面第232頁),試圖估量P.tib.116對吐蕃僧諍研究的評價,P.tib.116的這一節包括14個問答的一張表,其內容與<<頓悟大乘正理決>>相似,但這里提出的問答與正理決中的那些并不相當.二文獻相互交融的幾部分指出大瑜伽教義的遵循者,對于接受這種具有特性的教義的那些人所提出的疑問已經給以回答.木村氏的結論認為這里出現的材料,與吐蕃僧諍并無關系,即使Ⅴ至Ⅷ節是從頓悟派的立場出發的,與吐蕃僧諍相關,也仍然難以想像此文獻就是摩訶衍禪師教義的系統表現.

  7.沖本克己:(P.116桑耶寺吐蕃僧諍(1)>>,<<日本西藏學會會報>>卷21,(1975年3月),第5—8頁.

1,2,3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