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對我區重視使用藏語文之管見

來源:
更多

  "語言是人類最重要的交際工具"(列寧:<<論民族自決權>>).沒有語言,社會就不能生存和發展.文字從屬于語言,是建立在語言基礎上的最重要的輔助交際工具,也是人類進入文明史的重要標志.同時,一般來說,一種共同的語言(包括與此相應的文字),還是構成民族共同體的要素,"無論是確定整個民族共同體的基本特征,還是確定這些共同體的每個類型的基本特征,語言早已不可變更地上列到首位"(<蘇>勃羅姆列伊:<<民族與民族學>>).

  我國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的社會主義國家,有著豐富多采的民族語言文字.不言而喻,整個社會主義歷史階段,是各民族共同發展繁榮的時期,也是民族語言文字發展繁榮的時期.我國憲法明確規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并將它列為民族區域自治的一項重要內容.各民族社會主義一致性的增長,同時伴隨著民族特性的充分發展和民族形式的多種存在,正是反映了各民族人民徹底擺脫階級壓迫的桎梏,在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走向共同進步,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我區人民發奮建設團結、富裕、文明的社會主義新西藏的實踐,成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宏偉事業的一部分,同時具有西藏自身的很大的特殊性,藏語文工作就是其中之一.

  <<西藏自治區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若干規定>>自1987年7月頒布、1988年7月開始實行以來,我區藏語文工作在原有基礎上又有了長足的進展,取得了新的成就,產生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但存在的問題仍較多.其主要表現如下:一是<<規定>>中的一些具體要求遠未做到,近乎"紙上談兵";二是"以藏語文為主"的方針的落實,面上的表現多,實質性的轉變還不大;三是"藏語文為主"與"藏漢語文并用"的主次關系并未認真理順;四是各級領導干部帶頭很差.究其原因,有認識問題,有實際困難,但當前的關鍵還是思想認識上的偏差.

  要在我區真正做到重視使用藏語文,首先必須從理論和實踐、歷史和現實的結合上有個正確的認識,真正解決思想認識問題,特別要解決領導層的認識問題,端正態度,進而積極地(而不是消極地)解決實際工作中存在的問題.本文就此略陳淺陋之見,謬誤之處,祈請方家批評指教.

  西藏位于祖國西南邊防前哨,現有藏族人口200余萬,占全區總人口的95%以上,而其中90%以上的人只通用藏語,不懂其它語言.

  語言文字,是人們的交際工具,又是社會斗爭和發展的工具."沒有一切成員共同的語言",社會"就會崩潰"(斯大林;<<馬克思主義和語言學問題>>).語言本身沒有階級性,任何階級都離不開它.在語言的非常廣闊的服務領域中,自然包括政治領域.在現時社會,人們首先要用它來為當今政治服務.顯而易見,在我區,我們只有依靠藏語文這一"工具",才能最廣泛地動員廣大群眾,最有效地進行愛國主義、社會主義教育,最直接地做好民族、宗教、統戰工作,最有力地分化、瓦解、打擊民族反動派即分裂主義分子,從而為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創造良好的環境和條件.

  事實上,西藏的革命歷史早已證實了這一點,十八軍等"老西藏"亦為我們做出了榜樣.1951年,人民解放軍剛剛進駐拉薩,立時創辦了以學習藏語文為主要目的的軍區干部學校.其社會作用如何?這里不妨轉譯一段現任自治區政協副主席、當年軍區干校藏語文教員唐麥·貢覺白姆的客觀敘述:"當時人民解放軍有為西藏人民竭誠服務的心愿,但因不會說一句藏語,無法與當地群眾溝通關系,遇到很大的困難.因此軍區首長決定創辦干校,組織十八軍五百多名指戰員學習藏語文,并把它當做最重要的任務".指戰員們住帳篷,吃生煮的豌豆,克服學習中的種種困難,"終于學會了用藏語通話.他們深入群眾,巡回醫療,助民秋收,直接宣傳黨的民族政策,使群眾不再聽信帝國主義的讒言,開始信賴、愛戴共產黨和解放軍,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好局面"<<西藏文藝>>91—2).

  今天,西藏歷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社會和語言環境已有很大不同,但必須看到,藏語文問題在某些方面比起過去顯得更加敏感、嚴肅和突出.眾所周知,分裂主義分子在藏族文化(自然包括藏語文)問題上,一直攻擊我們黨和政府,并以此盅惑人心,挑唆滋事.有關資料還表明,在美國等國"對藏語的研究出現了由政府方面給予政治支持和財政資助的局面"(馮蒸:<<國外西藏研究概況>>).聯系帝國主義國家在西藏問題上一貫居心叵測,這種對"藏語研究"的"政治支持"和"財政資助",就絕對不會是單純學術性的.因此,新形勢下的藏語文工作,比五十年代牽涉面廣,層次多,影響大,對我們的要求也更高.三中全會以來,由于我們越來越注重藏語文工作,采取了一系例具體措施,使得國內外敵人越來越無計可施.可見這項工作本身就與對敵斗爭緊密相關,是鞏固邊防、維護祖國統一、實現社會長治久安的重要因素和手段.

  為做到重視使用藏語文,有必要弄清我區"雙語"人群和漢語普及率的問題.應當看到,"雙語"人口迄今仍主要限于干部職工和大中專學生,漢語普及面亦僅限于企事業單位和城鎮少數居民,且大部分又限于使用一些新詞術語或日??谡Z,真正精通"雙語"的人很少,甚至可以說極少.就我區而言,90%以上的群眾只通用藏語,絕不可能構成"雙語現象".倘若片面強調"情況變化"而忽視藏語文工作,甚至不合時宜地宣傳"民族主體語言文字單一化走向多元化"(<<西藏社科論文選>>)之類的"理論",勢必自覺不自覺地脫離基本群眾,脫離客觀實際.

  我國的民族分布,呈現出以數量上占絕對多數的漢族人民為主的各民族"大雜居,小聚居"的局面,故而在歷史上曾多次發生過漢語與少數民族語言融合的現象.以至于目前,全國"少數民族中和漢人接觸多的大多已學會漢語"(費孝通:<<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但我區的歷史和現狀,與全國一般情況相比,甚至與全國其它民族自治地方相比,都有很大的差別.

  在我區,幾千年來基本上是藏族居民相對單一地聚合居住,"藏族能在海拔很高的高原勞動和生活"(出處同前),迄今仍為我國為數不多的"以一個少數民族的聚居區為基礎建立的自治地方"(<<民族理論和民族政策>>),實行著"民族自治和區域自治的正確結合"(周恩來:<<關于我國民族自治的幾個問題>>).尤其是絕大部分農牧區的居民成份很少發生變異,乃至解放以后,由于山高缺氧等原因,也未形成嚴格意義上的民族雜處.同時,這里的物質文化發展水平還相當落后,人民群眾時時刻刻使用著的交際工具至今依然是藏語文.藏語一般分為三大方言區,但文字是完全通用的.文字的字面讀音在不同方言區有一些差別,但書寫形式、文法規則、記敘意義在各地都完全一致.這些就是西藏具體環境下的特殊語言規律.

  語言文字,又是思想的物質外殼,"是思想的直接現實"(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識形態>>),"人們利用它來彼此交際,交流思想,達到互相了解"(斯大林:<<馬克思主義和語言學問題>>).然而語言的民族性往往會成為不同民族間交流思想的障礙.正如周總理說過的那樣:"不能夠通話,怎么能交心、談問題呢?"(載<<我國民族問題基本知識>>).在我區處理好這個問題,直接涉及到民族關系、軍民關系、黨群關系.正因如此,毛主席、周總理曾經一再要求進藏干部要學習、使用藏語文.周總理甚至要求"五十歲以下的都要學會藏語,五十歲以上的也要學一些"(出處同前).一大批"老西藏"確實實踐了這一指示,不僅十八軍指戰員身體力行,而且此后"西藏各級黨政機關的漢族干部學習藏語文蔚然成風,培養了一大批講藏語的漢族干部,有些還成為精通藏語文的翻譯骨干"(<<西藏革命回憶錄第一輯>>).令我們特別感動的是,當年十八軍司令員張國華同志在"進藏初期就利用工余時間帶頭學藏文",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張經武同志"在自己的辦公室掛起一塊小黑板,拜藏族干部為師,認真學習藏語"."后來,他在同上層人士和群眾談話時,常常使用藏語,使大家感到格外親切"(出處同前).這種使人感到"格外親切"的語言功效,絕非一般形容的"妙語天下"所能比,更迥異于佛家的"談空說有",而是我們黨密切聯系群眾,溝通思想感情,增進民族團結的一貫政策的具體生動的體現,是完成黨的歷史使命不可缺少的工作.

 >>粗,假如把藏語文工作當成只是"政策性"的工作,或者當成只是本民族干部群眾的事,則無異于有意無意、有形無形地把這一問題推向另一個極端.有些同志認為現在不用民族語文,"可以照樣做好工作,社會活動不會受到影響.這些認識,只是對現象的分析,而沒有對社會效果的分析"(黃光學:<<新時期民族問題探索>>).這里摘譯88年5月11日<<西藏日報>>藏文版刊登的朗卡孜縣的一封"閱讀者來信",從中可以窺見,當藏語文的使用不被重視時,群眾有多么不方便,工作又受到多大的損失.來信寫道:"農牧民都不懂漢語,到機關辦事,時常遇到很大的困難","區鄉干部都是藏族,漢語文水平很低,看不懂漢文文件.有時一些重要文件只好擱在一邊,有時不得已請素不相識的過路人翻譯".這些例證足以說明"令人不懂的語言意味著人們之間正常交際的斷絕"我們切不可忽視語言"所制造的一些客觀障礙因種種社會心理因素而得到加強",(<蘇>勃羅姆列伊:<<民族與民族學>>).只有從將近二百萬不懂漢語的西藏當地群眾的切身利益出發,充分重視當地語文工作,才能進一步加強民族團結,增進干群關系,才能形成動員全區人民積極投入社會主義建設的精神力量.江澤民總書記來西藏視察工作時,再一次號召進藏干部要盡可能學習藏語文.我們今天迫切需要的是,如同列寧教導的那樣:必須"消除民族間最微小的不信任、疏遠、猜疑和仇視"(<<腐蝕工人的精致的民族主義>>),以鞏固、完善和發展全新的社會主義民族關系.

  藏族在歷史上曾經"創造了堪與世界任何一地中世紀文明"相媲美的輝煌文化","不愧是中華民族文化中一顆璀粲的明珠"(于乃昌:<<藏族審美文化>>).做為藏族文化的基礎、載體與傳播工具的藏語文,儲藏了浩如煙海的藏族民間文學材料,記錄了在國內數量僅次于漢文、卷帙浩繁、彌足珍貴的藏文典藉,保存了全部"大小五明學".正是藏族古老而獨特的文化豐富了祖國文化寶庫,并趨使不少國家的知識界對之產生濃厚的興趣,"在全世界范圍內,藏學已寢寢成為顯學"(季羨林語,載<<中國藏學>>91—1).我們今天挖掘、研究這些古典文化,繼承、發揚其優秀傳統,建設社會主義民族新文化,都離不開藏語文這一基本工具.正如我國著名語言學家羅常培先生所言:"語言文字是一個民族文化的結晶,這個民族的過去的文化靠它來流傳,未來的文化也仗著它來推進"(<<語言與文化>>).

  誠然,社會主義的民族新文化的建設,最根本的是它的社會主義的思想內容.但即便如此,也只有"和民族的特點相結合,經過一定的民族形式,才有用處"(毛澤東:<<新民主主義論>>),才容易為當地群眾所接受,進而變成他們的實踐活動.而語言文字"在廣義文化的所有成份中","一般具有表現得最明顯的民族功能"(<蘇>勃羅馬列伊:<<民族與民族學>>),或者說,"民族風格主要表現在語言文字上"(老舍:<<關于文學語言問題>>).我區在包括思想理論、文學、藝術、教育、衛生等等在內的"廣義文化"上,顯然必須主要采取藏語文的形式.特別是在農牧區,在群眾文化教育方面,當務之急是要大力加強藏文掃盲工作,進而讓廣大群眾把握社會主義,掌握科技知識,開展文娛活動.如果離開藏語文,侈談提高"民族素質",或者臆想不學母語,"直接過渡",那是極不現實的.因為"任何權威想要憑一己的意志改變語言的規則,無異于讓血液倒流,要求秧苗在幾天里長出稻谷,是怎么也不可能的"(<<語言學大綱>>).

1,2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