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大唐西域記》與西藏

來源:
更多

  玄奘是我國唐代著名的高僧、佛教學者、旅行家.玄奘曾經游學古代<<雀韉,歷時17年,撰有<<大唐西域記>>一書,成為研究<

  <<大唐西域記>>載:玄奘到達烏仗那國的達麗羅川①后,便"從此東行,逾嶺越谷,逆上<<群,飛梁棧道,履危涉險,經五百余里,至缽露羅國②".

  書中對核國作了如下描寫:"缽露羅國周四千余里,在大雪山間,東西長,南北狹.多麥豆,出金銀,資金之利,國用富饒.時唯寒烈、人性獷暴、薄于仁義,無聞禮節.形貌鹿弊,農服毛褐.文字大同<<,言語異于諸國.伽藍數百所,僧徒數千人,學無專習,戒行多濫.""波謎羅川南,越山有缽露羅國、多金銀,金色如火."③隨后,玄奘便"從此復還烏鐸漢榮城南渡信度河.……渡河至咀叉始羅國."

  根據這段記載,便可以由此引出三個問題:1.缽露羅國當時所處的地理位置.2.體露羅國當時是否屬于藏區.3.<<大唐西域記>>與西藏文化的關系.

  一 勃律所處的地理位置

  勃律即缽露羅.<<洛陽伽藍記>>卷五作缽盧勒,<<魏書>>作波路,<<高僧傳·智碗傳>>作波侖.<<新唐書>>作缽露、勃律(后來分裂為大小勃律,小勃律在今克什米爾的吉爾吉特[Gilgit],大勃律在今克什米爾的巴爾提斯坦[Baltistan])

  <<新唐書>>卷第二二一下西域傳中載:"大勃律,或日布露,直吐蕃西,與小勃律接,西鄰北天竺烏(本字因書內辨別不清無法顯示),地宜郁金,役屬吐蕃.萬歲通天逮開元時,三遣使者朝."

  <<舊唐書>>卷第一九八西域傳載:"勃律國在罽賓吐蕃之間,開元中,頻遣使朝獻,八年,冊立其王蘇麟陀逸之為勃律國王,朝貢不絕.二十二年,為吐蕃所破."

  唐代高僧慧超④的<<往五天竺國傳>>中的大勃律,揚同、娑播慈條載:"又迦葉彌羅國東北,隔山十五日程,即是大勃律國,揚同國、娑播慈國."

  在中世紀,勃律地區曾經是一個重要的交通要道.

  <<資治通鑒>>卷第二一二第6752頁載:"(開元十年)[八月]癸未,吐蕃圍小勃律工沒謹忙,謹忙求救于北庭節度使張嵩曰:勃律,唐之西門,勃律亡則西域皆為吐蕃矣.嵩乃遣疏勒副使張思禮將蕃、漢步騎四千救之,晝夜倍道,與謹忙合擊吐蕃,大破之,斬獲數萬.自是累歲,吐蕃不敢犯邊."

  <<新唐書>>卷第二二一下西域傳對此事載:"開元初,王沒謹忙來朝,玄宗以兒子畜之,以其地為綏遠軍,國迫吐蕃,數為所困.吐蕃曰:‘我非謀爾國,假道攻四鎮爾.’久之,吐蕃奪其九城,沒謹忙救北廷節度使張孝嵩……".

  唐代中印的通道很多,"依<<釋迦方志>>卷四十一,共有三道,北道,由敦煌沿塔里木盆地北緣出蔥嶺,經撤馬爾罕南越鐵門入吐火羅,順喀布爾河進入北<<齲恢械,由敦煌沿塔里木盆地南緣出蔥嶺,經昆都士南入北<<,此道還有克什米爾一線作為支線,車道,由長安經青海入吐蕃、尼泊爾到中<<,稱為吐蕃泥婆羅道;三道之中,車道最近,是唐代新辟的中印交通捷徑,通稱中印藏道.……西藏地方和<<戎洹褂幸惶踔,從拉薩通過噶大克沿<<群由嫌謂肟聳裁錐,由吉爾吉特連接浦犁(塔什庫爾干)."⑤

  從吐蕃的角度看,吐蕃當時是取道勃律,向北翻越蔥嶺(帕米爾高原),直達西城的,同時也可以通過勃律向西轉入<<娶.這條通道不是按照今天的習慣路線,即從帕里越過喜馬拉雅山,經卓木河谷到<<.因此,勃律地區是當時吐蕃西部通向西域和<<鵲謀鼐嘔,同時也是幾條要道交叉的咽喉,所以才有"唐之西門","假道攻四鎮"的記載.而且,開元十年在小勃律對吐蕃戰爭勝利后,便切斷了吐蕃入侵西域的道路,"自是累歲,吐蕃不敢犯邊."

  大勃律與小勃律的分裂大約是在公元720年以后的事情,在此以前,大、小勃律實質上是一個國家,慧超的<<往五天竺國傳>>載:"又迦葉彌羅西北,隔山七日程,至小勃律國.此屬漢國所管.衣著人風、飲食言音,與大勃律相似.……其大勃律,元是小勃律王所住之處.為吐蕃來逼,走入小勃律國坐.首領百姓,在彼大勃律不來."這個與大勃律決裂,反抗吐蕃,并與唐朝建立密切關系的小勃律王,可能就是史書上記載的沒謹王.因此,一位日本學者認為,大、小勃律的分裂,是在720年至722年間實現的.由此可見,玄奘在628年至644年間游學<<仁,缽露羅國還沒有分裂成為大、小勃律.

  <<大唐西域記>>中記載的缽露羅國,應當包含后來的大、小勃律,其地理位置大約在帕米爾高原以南,<<群擁納嫌,喀拉昆侖山脈與喜馬拉雅山脈之間的地帶,也就是以現在拉達克⑦為中心的克什米爾部分地區.這個地區與<<大唐西域記>>中所描述的"逆上<<群印灝儆嗬鎩","……在大雪山間,東西長,南北狹."是相似的.

  從<<大唐西域記>>的記載來看,玄奘當年很有可能親身到過勃律,至少是到過吉爾吉特地區,至于是否到過距離吉爾吉特東南三百里遠的:即后來大勃律的巴爾提斯坦,這個可能性的確很小.

 << 勃律是否屬于藏區

  <<大唐西域記>>卷三載:"(缽露羅國)人性獷暴,薄于仁義,無聞禮節.形貌鹿弊,衣服毛褐.文字大同<<,言語異于諸國."這段記載除了"言語異于諸國外,沒有對該國的民族特點作進一步的描述.

  我們知道,藏族不是由單一的部落形成的,而是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西藏高原當地的土著居民相互融合發展成為今天的藏族.

  在公元6、7世紀時,西藏高原上并存著羊同、蘇毗、吐谷渾、博國、女國、象雄等部落聯盟.后來,活動于雅魯藏布江中游的雅隆部落,建立了博國,并在這個基礎上,逐步征服了周圍部落,統一了西藏高原,建立了強大的吐蕃王朝.

1,2,3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