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帝國主義在康區的侵略活動

來源:
更多

  康區古稱"康"或"喀木",系藏語音譯別寫.一般泛指四川以西、青藏高原東南部的大片藏區;后來,也有僅指舊西康(康、寧、雅)三屬之康屬地區的.本文所指即是后一種含義.

  1840年后,帝國主義列強利用大炮和鵝毛筆,打開了中國的大門.康區這片遼闊,圣潔的土地,也未逃脫他們的蹂躪.

  據有關史料記載,早在1860年時,已有法國天主教教士依據不平等條約,持中國官方護照來到康定.1864年,羅馬教廷任命原云南助理主教蘇羅為西藏主教.蘇羅因受阻未能入藏,遂在康定建立主教區.1910年,因仍未入藏,西藏教區徒有虛名,乃取消其稱號,以康定為中心成立西康教區,其轄區除西康全境外,還包括云邊和錫金.后因西康境內已有西昌,雅安兩教區,且西康與錫金間相隔遙遠,實效甚微,遂將"西康教區"更名為"康定教區".①

  康定教區先后建有大小教堂數十個,教徒達七千多人.其中:滬定境內有沙壩教堂、冷磧教堂、磨西教堂,新興教堂和沙灣教堂,共有教民1200多人;康定境內有真原堂,駟馬橋教堂、魚通教堂和金湯教堂,約有教民2000多人;爐霍境內的城區和蝦拉沱各有一所,教民約1200多人;丹巴境內兩所,教民200多人;道孚,乾寧各一所,教民90多人;巴塘的城區和亞日貢各一所,教民50多人.除此之外,鹽井,漢源,懋功,崇化,綏靖以及云邊各地也建有教堂.同時教會又在各地修建了醫院,學校和"慈善"機構.這些機構的建立,為帝國主義的侵略活動披上了一層"合法"的偽裝.不過,再好的偽裝也不可能將帝國主義的本質全部掩蓋起來.

  美帝國主義者曾露骨地叫囂:"當美國打開日本大門的時候,我們的傳教士看來有義務進而打開這個最后的也是最大的宗教民族(指藏族)的大門".②"我等在中國傳教之人,與其說是由于宗教之原因,毋寧說是政治之原因".③"這些先鋒隊(傳教士)所搜集的有關(中國)民族,語言,地理,歷史,商業以及一般文化情報,將其送回國內,對于美國的貢獻是很大的".④"為了擴張精神上的影響而花一些錢,即使從物質意義上講,也能夠比用別的方法收獲得更多,商業追隨精神上的支配,是比追隨軍旗更為可靠".⑤英國侵略西藏的指揮官榮赫鵬也在他的<<英國侵略西藏史>>一書中明確指出,要靠武力征服一個民族是困難的,只有精神上的征服才是最可靠的.他們還揚言要"在佛教主要中心和堡壘瓦解佛教"⑥教堂、學校、醫院和"慈善"機構正是這一指導思想的體現,是帝國主義侵略康區的一個組成部分.以下所為,使是最好的見證.

  1.在經濟上,掠奪康區人民,控制康區經濟,把康區變成他們的原料和商品市場之一.

  為了控制康區農業經濟,教會廣置田產;在滬定地區的所有肥田沃土幾乎都被他們占據,連主教華朗廷都自稱"滬定已墾萬余畝".⑦在康定,先后將"榆林溝、孫家灣,磨房溝等地的良田500畝據為教會所有".⑧在道孚占地200畝,在爐霍占地300畝.在巴塘,除法國教會占有200畝外,美國教會還占有700多畝.

  在兼并土地的過程中,教會施展了各種惡劣的手段.在康區至今還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法國巴黎外地傳教會赴藏傳教團以丁主教一行,取道康定、巴塘準備入藏,行至金沙江,藏軍不許過江,丁某只得退駐巴塘,并向當地土司購買土地,土司不允,丁某表示只買"一張牛皮大的荒地".土司不知是計,遂與之簽訂成交.殊知丁某讓人把一張大而鮮的牛皮繃大,然后割成細線圈地,方圓百余里.⑨據任乃強先生的<<滬定導游>>記載,教會在"頂"即典當土地時、契約中均注"一頂永頂"字樣,且頂約由教會單方執存,使業主毫無憑據,無法贖回,完全是"用租典之名,行買賣之實",以達長期占有的目的.又如:美國教會在巴塘竟以年租170個藏洋、139年的期限,強占南門外55畝土地,隨后又擴大到700多畝,并圍以高墻,守以惡犬.⑩法國天主教會在康定以"調解明正土司與官府的矛盾,使逃亡的明正土司甲宜齋的三少爺重返康定,籍此,以甘五稱銀子(1250兩),向甲買了南門外河東下起廠溝,上至龍頭溝的全部荒山荒地."[11]

  教會將兼并的土地又轉租給當地人民耕種,從中榨取地租,達到既控制康區經濟,又能以教養教的目的.據載,僅滬定一縣教區年收租就達2880石,合1152000斤,其收入超過縣政府總收入四倍之多.[12]就連麻瘋病人自己生產的糧食教會也要提留一半.[13]在康定,農民必須向教會繳納五成甚至六成的地租.即使農民自己開墾的荒山也得交納較重的地租.例如:在爐霍,農民春種一桶種籽,到秋收時,上等地繳租兩桶,中等地繳租一桶半,下等地繳租一桶;[14]在道孚銅佛山,教堂將所占的兩百畝荒山交給農民開墾,秋收后收租8000余斤.[15]據冉光榮先生的<<天主教西康教區論述>>一文介紹:"解放前夕,教會在大量拍賣土地后,在1949年滬定教堂尚年收租九百余石.康定駟馬橋天主堂有田三百七十三畝,年收租二百余石……道孚教堂有田二百七十畝……巴塘教堂有田地五百三十六畝.總的說來,全年可收黃谷一千多石,玉米一百多石".[16]

  賠款是教會進行經濟侵略的又一形式.僅1904年,巴塘、道孚,爐霍等地的人民在反教會侵略的斗爭失敗后,康區人民就被迫賠償白銀40萬兩,以康定東關的三年"榮引",南關,北關的進口雜稅作抵.教會派人"坐關督征,無論何物,見十抽一".[17]使關稅主權完全喪失.另外,教會還利用教民做"彌撒"時收取高額報酬[18].

  英國侵略者曾露骨地說:"吾人欲自彼方購入羊毛而向彼方(指西藏)出售茶及棉織物".[19]把包括康區在內的整個西藏地區都變成他們的原料市場和商品市場——作為靠紡織工業起家的英國來說,這無疑是一個理想的市場.據記載,1949年前英印兩國的茶、紡織品、香煙和手表充斥康區市場,僅康定市場每年外貸運銷總額就達2052000元.這一方面使康定區的民族工商業嚴重受創,另一方面,康區的麝香,鹿茸,貝母,蟲草,羊毛等珍貴土特產品又被他們掠奪,僅華朗廷主教一次寄往法國的麝香就達5市斤.英國更明確地規定:其商品只與土特產品相交換.他們將羊毛運回國內加工后,又運到康區等地銷售,進一步掠奪中國人.[20]

  2.在政治上:庇護犯罪,干預吏政.據記載,道孚縣銅佛山教民焦某殺死一非教徒,傳教士暗中支使焦某逃至康定駟馬橋教堂,從而逃脫法律的追究.[21]康區三道橋有任某父子犯有死罪,另一教民楊某也因犯有死罪,被判處死刑,倪德隆主教到公堂打了聲招呼:"不要殺,交我帶回去."川邊鎮守使陳遐齡便馬上釋放了罪犯.[22]教會一方面庇護犯罪教徒,另一方面又對非教徒進行誣告和陷害.例如,美國基督教教士潔格登就以捏造有"土匪"搶劫基督醫院來陷害巴塘非教徒,后因毫無證據,并且醫院未掉任何東西,其陰謀才未得逞.后來,潔格登又用重金誘惑教徒阿登向官府告發反教會人士劉家駒是偷盜醫院之人.[23]由于教會的干涉,使"教民恃有護符,往往欺壓百姓."[24]而非教民則有冤無處伸,有仇無處報,嚴重地破壞了我國司法主權的完整.

1,2,3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