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蘇毗與吐蕃及其他鄰近政權的關系

來源:
更多

  一、與吐蕃王朝及象雄的關系

  1.早期象雄的統治

  諸多的史料說明,象雄曾先于悉補野、蘇毗等部興起,建立了象雄王國.它地域遼闊,土地最廣時曾幾乎包括了今天的大部分藏區.包括蘇毗在內的西藏高原諸部,都在其統轄之下.據苯教史的記載,在悉補野第一代王聶赤贊普時,象雄已經歷了18代王,第一代象雄王赤維色古希饒堅要比聶赤贊普早500年左右.在此王之時,象雄分為內象雄、中象雄、外象雄.現在的阿里、拉達克等地為內象雄,包括蘇毗故地在內的衛、藏等地為中象雄.外象雄以后來遷到川西北的蘇毗吉木雪為中心,是現在的安多上部地區.①根據<<象雄年續>>的記載,直到公元644年松贊干布殺死象雄國王李木嘉時,象雄還有一支軍隊駐扎于蘇毗,并對之行使著權力.②當然,從第一代象雄王赤維色吉希饒堅到李木嘉,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在這期間,象雄與蘇毗及悉補野等部之間力量的對比并不是一成不變的.隨著各部勢力的消長,它們之間的關系也肯定地會發生變化.

  在聶赤贊普及其子穆赤贊普時,隨著雅垅部落的崛起,原象雄所統轄的蘇毗下半部就被悉補野控制.③到公元六世紀中后期蘇毗國力達到鼎盛之時,為了免遭蘇毗的進攻,悉補野達日年色贊普甚至把他的妹妹也質給了蘇毗王.此時的蘇毗有著足以和象雄頡頏的力量,象雄不可能控制蘇毗.

  2.與悉補野早期的關系

  盡管我們在討論蘇毗與吐蕃的早期關系時,將早期蘇毗界定為一有勢力的政治實體,但蘇毗與悉補野有著共同的文化淵源.這不僅表現在她們的語言(同屬漢藏族語系藏緬語族藏語支,蘇毗語為藏語之一方言)上,她們的文化習俗也很接近.如社會長期以女性為中心,子從母姓、④人死后實行瓶葬、⑤祭神用人和獼猴、⑥實行鳥卜、⑦赭面⑧等等.象娘若、貢域、達域、象雄、黨項等一樣,蘇毗亦是大蕃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是我們在談論其與吐蕃的關系之前首先要聲明的一點.

  蘇毗與悉補野有文字記載可依的最早關系,是從聶赤贊普時開始的.<<紅史>>、<<賢者喜宴>>均記載,聶赤贊普曾令蔡木田吉木嘉征服了蘇毗派苯教師阿雍嘉瓦.阿雍嘉瓦就是<<續部祈禱篇>>等中所載的阿瓦東.他一生主要在蘇毗從事宏揚苯教的事業.只是我們還不清楚阿瓦東在當時的蘇毗社會是否兼有苯教師和部落首領身分.因為根據苯
教經典的說法,聶赤贊普征服阿瓦東的結果是控制了蘇毗的下半部.⑨蔡木田吉木嘉就是<<賢者喜宴>>、<<法王松贊干布遺訓>>等所載的蔡木本.他是最初將聶赤贊普迎請為雅隆部首領的12位苯教師之一.根據<<雅隆覺臥佛教史>>的說法,這12位苯教師是"放牧者".看來,他們并非是單純的宗教職業者,而很可能是雅隆地區12個從事游牧生產的部落首領.文獻記載中說蔡木田吉木嘉降伏了蘇毗的阿瓦東,從而控制了部分蘇毗,這是個籠統而夸張的說法.降伏一個偌大的蘇毗,決非是蔡木田吉木嘉一個人力所能及的,而很可能是靠了他所統部落的力量.

  <<日炬>>說,被悉補野占領的蘇毗東岱(這里顯然是用了七世紀以后的吐蕃行政單位名)的下半部是由聶赤贊普所派的十名苯教僧侶鎮守的.根據<<嘉言寶庫>>的記載,聶赤贊普對其征服的部落和統治的地區采取的是"政教并行"的統治方式.這也和土觀·羅桑卻吉尼瑪<<宗教流派鏡史>>所載,吐蕃"從聶赤贊普至赤杰脫贊間26代贊普(按:<<青史>>、<<王臣記>>、<<賢者喜宴>>均作第27代,<<王統記>>及一般苯教文獻都認為是第26代)均以苯教治國"的說法一致.看來,聶赤贊普以苯教師鎮守蘇毗的記載是可信的.

  從聶赤贊普之后到悉補野第29代贊普赤年松贊的數百年時期可謂是蘇蕃關系"淡季".從文獻記載看,雙方的關系只限在宗教領域內.其中苯教文獻中較多地提到了悉補野通過蘇毗的苯教師輸入象雄等地苯教的一些情況.如據<<林卓>>的記載,在苯教的前宏期和中宏期普遍流傳的一些主要經典如"神奇四命"、"杰巴崩"、"律續六部",就是通過蘇毗的苯教大師木恰等由象雄文翻譯出來,介紹給悉補野人的.

  到公元六世紀中葉以后,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雙方在社會諸領域內的關系進一步得到加強.文獻記載了值得我們特別重視的三件大事.一是悉補野仲年德加贊普到蘇毗地區,在那里結識了一苯教徒之妻名嘉毛賈江者,于蘇毗留下一遺腹子(是達日年色贊普的長兄)⑩.二是達日年色從蘇毗延請來醫生,給他治好了眼病.[11]第三件是達日年色將他的妹妹質給了蘇毗王.[12]

  可以看出,雙方的交往已大大突破了在過去相當長一個時期里只限在宗教領域內的局面.交往不僅在民間進行,且深入到雙方的王室.達日年色質妹妹子蘇毗王之側,就具有深遠的政治意義.至此,蘇蕃雙方的統一已成為歷史發展的大趨勢.悉補野王朝順應歷史發展的潮流,經達日年色、南日松贊和松贊干布三代贊普的努力,最終促成了對蘇毗的統一.

  3.吐蕃的收服和統治

  公元六世紀末到七世紀初,有力量統一西藏高原的勢力有三支.它們是:象雄、吐蕃(悉補野)、蘇毗.

  根根有關文獻,象雄擁有眾多的軍隊.[13]但這個以傳播苯教為主線發展起來的古老的宗教王國,至此并沒有一種以軍事征服和政治運籌統一各部的積極精神.蘇毗完成了對幾曲流域及其周鄰的統一,正處在它的鼎盛時期.王忠先生說此時的蘇毗"已是西藏高原各族的共主",雖不無夸張,但它的確是有能耐統一高原的"頭號選手".只是由于其內部矛盾的爆發,給人以可乘之機,連同象雄,最終被吐蕃征服.根據古藏文文獻,蘇毗被吐蕃征服的過程是這樣的:

  先是蘇毗王赤邦蘇吞并了鄰部達甲吾,把達甲吾的舊臣娘氏家族降為奴隸,連同土地賜給對赤邦蘇忠效有功的原達甲吾舊臣年氏.后娘氏不堪年氏的虐待和驅使,上訴赤邦蘇,要求解脫奴藉.赤邦蘇不但不允,反而嚴厲斥責之.娘氏懷恨在心,聯絡了對赤邦蘇早懷異心的韋氏,暗中與達日年色聯絡.達日年色接受娘氏等為其內應,在欽瓦達孜堡(今窮結縣境)盟誓.但兵未舉,達日年色病卒.不久,南日松贊繼贊普位,繼承先父未竟之志,邀以娘氏為首的敵視蘇毗王的韋氏、暖氏等潛來續盟,約期舉事.南日松贊親提精兵萬人渡江北上擊蘇毗,娘氏等響應,遂亡蘇毗.

  蘇毗既亡,南日松贊令將原蘇毗歐波之地改名為彭城,對有功之臣進行大封賜,娘氏、韋氏、暖氏均得1500奴戶的封賜.南日松贊對這些新近輸誠的蘇毗人十分信任,予以重用和很高的禮遇.如娘氏曼多熱之子象囊很快就被任命為大論,韋氏世代被賜以金字告身.這些投誠的蘇毗人及其后裔在南日松贊及其以后的贊普手下,大都忠心耿耿,轉戰南北,在吐蕃王朝史上的確起了特殊重要新作用.僅韋氏家族就先后有四人出任吐蕃大論,有一人充任大論之助理,有一人充任賦稅料集官.

1,2,3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