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元朝在藏族地區設置的軍政機構

來源:
更多

  元朝為了統治藏族地區的需要,除在中央政府中設立宣政院外,在各個藏族地區根據當地情況還建立了一些軍政機構,總的可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在元朝封授藏族原先的封俗封建領主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元朝承認這些封建領主對其屬民的占有和統治關系,而這些封建領主則承認皇帝對他們的統治,如烏思藏地區的十三萬戶、甘青川藏區的部落首領等,對這一類我們將在另文中討論,另一類是元朝直接設置在藏族地區行使某項軍政職權的機構,如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等,本文主要討論的是這一類軍政機構.

  一、烏思藏納里速古魯孫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

  <<元史>>百官志將其列為宣政院下轄的三個宣慰司都元帥府之一.其轄區沒有注明,從它下轄的機構看,當包括烏思、藏、納里速古魯孫等三個部份.烏思即清代所說的前藏,藏即清代所說的后藏,納里速古魯孫,在藏文史籍中有阿里三圍的說法,吐蕃王朝崩潰后,贊普的后裔古德尼瑪袞逃到西部,將西部各地收歸治下,總稱為阿里(即納里速,意為領主的領地),命長子貝吉袞統治瑪域、努熱(今阿里專區普蘭縣一帶),是湖泊環繞之地,命次于德祖袞統治象雄、吉覺、尼貢、如托、普蘭、瑪措等六個地方(在今普蘭縣一帶),是雪山環繞之地,命幼子扎西尼瑪袞統治迦爾夏、桑格爾(今阿里專區,札達縣一帶),是石山環繞之地,因此總稱為阿里三圍.①<<拉達克王統記>>則說扎西袞為次子,德祖袞為幼子.扎西尼瑪袞的后裔建立古格王朝,對佛教再次在西藏傳播起了重要作用,在元代其后裔與薩迦派關系密切.貝吉袞的后裔中有一個叫拉欽鄔達巴拉的王,擴張勢力,建立起拉達克王朝,統治地域包括今西藏境外克什米爾的列城一帶.②成吉思汗西征時,蒙古軍到過拉達克一帶,在藏族地區中,阿里地區可能最早歸附蒙古,蒙古在該地設有都元帥.烏思藏是忽必烈獻給八思巴的三個卻喀之一,其范圍為嘉玉阿里貢塘以下到索拉甲沃以上,③也即是從今那曲專區的索縣到阿里專區以東的前后藏地區.約在1280年,元朝在這一地區設烏思藏宣慰司,到1292年平定止貢之亂后,忽必烈依宣政院的建議,把烏思藏宣慰司與納里速都元帥轄區合起來,設置烏思藏納里速古魯孫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因此它的轄地是從索拉甲沃以上直到列城地區,包括今西藏自治區除昌都專區以外的地區和現在在國境以外的列城等地.

  烏思藏納里速古魯孫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的官員,除從地方僧俗領主中委任的萬戶、千戶之外,見于<<元史>>百官志記載的有:

  宣慰使五員,同知二員,副使一員,經歷一員,鎮撫一員,捕盜司官一員.

  此外,附屬于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的有:

  納里速古兒孫元帥二員,烏思藏管蒙古軍都元帥二員,馬思藏等處轉運一員,擔里管軍招討使一員,擔里脫脫禾孫一員.

  <<元史>>百官志七關于宣慰司的職責說:"宣慰司,掌軍民之務,分道以總郡縣,行省有改令則布于下,郡縣有請則為達于省.有邊陲軍旅之事,則兼都元帥府,其次則止為元帥府".因此元史學界認為,"在遠離行省中心的地區,又分道設立宣慰司,就便處理軍民之務.‘其與職民者省治之,職軍者院臨之’,兼有行省派出機構和介乎省、路之間的一級行政機構的職能.因此,<<事村廣記>>在列舉天下路府州縣時,將它們分為直隸于某行省‘所轄’或由某道宣慰司‘所管’兩種情況,以此區別這兩類略有不同的隸屬關系"④從設官的情況看,烏思藏宣慰司是中央的宣政院在西藏的派出機構,負責宣政院和烏思藏納里速之間的下傳上達的任務以及軍民事務.由于烏思藏各萬戶、千戶與內地州縣有很大的不同,又有薩迦本欽總管(十三萬)萬戶的事務,所以烏思藏宣慰司直接管理各萬戶的事務并不多,它主要的職責是傳宣政令、管理驛站和元朝在西藏的駐軍.

  關于烏思藏宣慰管理驛站的事例,除<<永樂大典>>中藏卜八國師等并宣慰司數次移文宣政院請求賑濟后藏地區的驛站外,見于<<元史>>本紀的有:1288年10月,"烏思藏宣慰使軟奴汪術嘗賑其管內兵站饑戶,桑哥請賞之,賜銀二千五百兩."1292年9月,"烏思藏宣慰司言:‘由必里會反后,站驛遂絕,民貧無可供億.’命給烏思藏五驛各馬百、牛二百、羊五百、皆以銀;軍七百三十六戶,戶銀百五十兩".1311年2月,"命西番僧非奉璽書驛卷及無西西番宣慰司文牒者,勿輒至京師,仍戒黃河津吏驗問禁止."⑤烏思藏宣慰司轄有擔里脫脫禾孫一員,"脫脫禾孫"為蒙古語,意為"查驗者",是元朝設于重要驛站負責盤查往來使臣及持驛卷文書由驛站供應飲食乘馬者、防止詐偽的官員.烏思藏的脫脫禾孫駐于擔里,<<元史>>百官志將其附在雅桑萬戶之后,似乎擔里在雅桑,脫脫禾孫是雅桑萬戶的屬官,其實擔里應在當雄,當雄在拉薩西北,水草豐美,適于畜牧,元朝在西藏所駐蒙古軍,大部集中于此,當雄自古又是進出西藏的門戶,元朝所設通往薩迦的主驛道又通過此處,帝師來往薩迦與大都之間,各地方首領亦會集當雄迎送,所以在此處設脫脫禾孫較為合理.現存八思巴1267年10月進京途中賜給卻頂寺的法旨寫于地方,⑥即是<<元史>>中的擔里,<<薩迦世系史>>記載,當時八思巴正在當雄一帶,因此可以確定,擔里在今當雄的某地,而不在今山南專區東南部的雅桑萬戶的轄區內.

  從烏思藏宣慰司設有納里速古兒孫元帥二員、烏思藏管蒙古軍都元帥二員、擔里管軍招討使一員、烏思藏等處轉運一員看,元朝在西藏駐有蒙古軍.按元朝的兵制,駐防中原等地的蒙古軍,分屬各蒙古軍都元帥府管轄,總于樞密院.在西藏的蒙古軍,當屬于設在陜西鳳翔的鳳翔蒙古軍都萬戶府.<<元史>>卷九十九,兵志二說:"泰定四年三月,陜西行省嘗言:‘奉元建立行省、行臺,別無軍府,唯有蒙古軍都萬戶府,遠在鳳翔置司,相離三百五十余里,緩急難用.乞移都萬戶府於奉元(今西安)置司,軍民兩便.’及后陜西都萬戶府言:"自大德三年命移酌中安置,經今三十余年,鳳翔離大都、土番、甘肅俱各三千里,地面酌中,不移為便.樞密議:‘陜西舊例,未嘗提調軍馬,況鳳翔置司三十余年,不宜移動’制可."可見在西藏的蒙古軍都元帥并不是烏思藏宣慰司本管的軍隊,只是在遇到軍事行動時,通過樞密院撥給宣慰司指揮,事罷歸原建制.元朝在西藏駐有蒙古軍隊,亦見于藏文史籍的記載,<<漢文史集>>說,桑哥1279年率軍進藏征討貢噶桑布后,大軍返回,"在蚌波崗,由尼瑪袞和達爾格為首,抽調精兵,留下一百六十名兵士,擔任達瑪巴拉大師的警衛隊,又從七個蒙古千戶的軍隊中,抽調七百人,擔任警戒西路蒙古的哨所的駐軍.在南木官薩地方,留下以烏瑪爾恰克為首的蒙古軍四百.以多臺為首的巴拉克的軍隊駐塞日絨地方.衛普爾的軍隊,留駐甲孜、哲古、羊卓等地方,鎮攝冬仁部落.多爾班土綿(蒙古語,意為四萬,似為某一蒙古軍萬戶的名稱)的軍隊留駐當雄那瑪爾、朗絨等藏北草地,以保障各個寺廟的安全,這也是桑哥的恩德."⑦從這一記載看,元朝在西藏的駐軍,主要集中在當雄及其以西以北,除鎮攝烏思藏之外,還負有防御中亞的西路蒙古(當時在中亞反對忽必烈的海都、都哇等蒙古宗王)的任務,還有一部分駐在羊卓雍湖到哲古湖一線,負責警戒南部邊境.絳曲堅贊在談到帕竹與雅桑的戰爭時說,在今山南專區窮結縣南面的哲木、甲孜直古等地的碉堡是薛禪皇帝(即忽必烈)為鎮壓南方的反叛者而下令建筑的,⑧可見當時元朝已注意到西藏南部邊境的防衛問題,并派有蒙古軍駐守.但是在元末雅桑和帕竹交戰時,肩部未見有蒙古軍活動,可能當時蒙古軍已集中到藏北當雄一帶.對駐于藏北當雄的蒙古軍,絳曲堅贊稱為瑪絳的蒙古兵,即駐守軍站的蒙古軍.1353年帝師貢噶堅贊的兩個兒子拘禁本欽甲哇桑布后,帕竹、甲哇桑布的襄萬戶的官兵、烏思藏宣慰司的官兵在徐卓集會商議營救,絳曲堅贊對旬杰都元帥說:"現在蒙古都元帥不在,旬杰都元帥你有三道虎頭牌、六棱印,它的等級同本欽的印章相似,故宣慰司、軍站的蒙古兵和全體前藏人在你的后面作中軍,我的士卒充當右翼作主力,襄巴為你充當左翼,無論是平地作戰或攻城拔寨,派遣我的戰斗力強的俗官和撤巴負責."但是旬杰不愿充當主帥,而與宣慰司官員會推絳曲堅贊為主帥,帕竹的軍隊為中軍,旬杰卻帶領的蒙古軍和寬慰司為翼,夏魯萬戶的軍隊為左翼,分兵向薩迦進發.⑨從這段記載看,到元末時駐在西藏的蒙古軍已大為減少,只是負責保衛驛站,以致連統率蒙古軍的旬杰都元帥只能把聯軍統帥的職位讓給帕竹萬戶長,對各地方勢力的混戰也不能起到控制的作用.

  關于烏思藏納里速古魯孫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的治所,有的研究者根據薩迦本欽中宣努旺秋(即<<元史>>中的軟奴汪術)、甲哇桑布(<<元史>>作加瓦藏卜)等曾兼任或擔任宣慰使司的記載,推測宣慰使司設在薩迦,薩迦本欽是五名宣慰使中為頭的寬慰使,甚至有的認為薩迦本欽就是宣慰使,只是藏族人不習慣叫宣慰使而俗稱為薩迦本欽.把薩迦本欽的許多職責也當成是烏思藏宜慰司的職責,認為元代西藏只有宣慰司在行使權力,這其實是不了解藏文史籍而產生的誤解.從上述絳曲堅贊的敘述看,烏思藏宣慰司不是設在薩迦,很可能是設在藏北當雄,與元朝在西藏的駐軍和驛站在一起,所以在絳曲堅贊等聯合營救本欽甲哇桑布時,宣慰司的官員們也和蒙古軍站部隊一起參加聯軍向薩迦進發.這也可以解釋藏文史籍中不見有宣慰司在薩迦活動的原因.當然這個問題還需要發掘新的資料繼續研究.

 <<、土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

 "<<元史>>百官志三的記載,該宣慰司設官有:宣慰使四員,其中見于<<元史>>記載的有,1325年正月,"以乞刺失思八班藏卜為土蕃等路宣慰使都元帥,兼管長河西、奔不兒亦思剛、察沙加爾、朵甘思、朵思麻等管軍達魯花赤,與其屬往鎮撫參卜郎."⑩同知二員,副使一員,經歷、都事各二員,捕盜官三員,鎮撫二員.

  土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又常簡稱為朵甘思宣慰司,可見其管轄范圍主要是藏文史籍所記古代區劃中的朵甘思.朵甘思是藏語的對音,是元代的譯法,按讀音又可譯為朵康、多康、朵甘等.關于朵甘思一詞的意義,學者們有許多不同的說法,有的認為是安多和康兩個地區的合稱,有的認為原先是叫做朵的地區,后來分為朵麥(意為朵的下部)、朵多(意為朵的上部),朵麥地區因有阿欽崗甲山(阿尼瑪卿山)和多拉仁沃山(積石山),故移安多,朵多地區稱為朵康,即朵甘思.根據<<敦煌本吐蕃歷史文書>>的大事紀年看,吐蕃王朝建立后向外擴張,其發展方向主要是向東北,吐蕃王朝稱其本部為衛藏四如,即元代的烏思藏,將東北方向前后占領的地區稱為朵康,即朵甘思,從字面意義來講,衛(烏思)為中心,藏指藏地區,衛藏四如即是吐蕃王朝的中心地帶(今拉薩及山南專區)加上藏地區劃分的四個行政單位,即吐蕃王朝的本部,朵為谷口、路口之意,引伸為外圍,康為地區,朵康即為外圍地區或往東北發展的路口地區之意.敦煌文書記載,吐蕃王朝有冬夏集合群臣盟會的制度,隨著地域擴大,除本部的盟會外,朵康地區單獨舉行盟會,后來地域進一步擴大,達于岷山、洮渭、賀蘭山、河西走廊,這些地區又在宗喀(今青海湟水流域)舉行盟會,稱朵麥即朵思麻地區.因此,朵甘思這一地域,在不同時期和不同場合有不同的概念,作為泛稱,它可以指烏思藏以北以東的西藏昌都地區和甘、青、川廣大藏區,作為專稱,它可能專指西藏那曲專區東部、昌都專區北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北部、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這一片地區,也可能專指青海玉樹、西藏昌都、那曲東部以及四川甘孜州等地區,即通常所說的康區.對于元代的朵甘思宣慰司來說,它的轄區是以包括青海玉樹、四川甘孜州北部、西藏昌都專區北部、那曲專區東部的狹義的朵甘思地主為主,劃入元朝在昌都專區南部、四川甘孜州南部、雅安專區部分地區、阿壩州西部設置的一些行物管轄的地方,比通常所說的康區的范圍要大一些.

  弄清了朵甘思宣慰司的轄地范國和組成情況,我們對<<元史>>所載的土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的下轄機構就比較容易理解.

 <<涓仕繼锏乩錒芫穸莢Ц,都元帥一員,經歷一員,鎮撫一員.

 <<涓仕頰刑質掛輝.

 <<涓仕脊答李唐魚通等處錢糧總管府,達魯花赤一員,總管一員、副總管一員.

  答刺答脫脫禾孫一員,哈里脫脫禾孫一員.

 <<涓仕嘉圖堂鵂記Щб輝.

  以上是土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直轄時機構,這里的朵甘思,是指狹義的朵甘思,即青海的玉樹、四川甘孜的北部、西藏昌都專區的北部及那曲專區的東部,即元代主驛道所穿過的地區,元朝將其稱為朵甘思地里,在這里設管軍民都元帥府管理,其轄下應該還有萬戶府、千戶府的建置,如青海玉樹的囊謙千戶的世系記載,其祖上在元代受封萬戶,即應是朵甘思田地里管軍民都元帥府屬下的一個萬戶,但是這些千戶和萬戶在<<元史>>中沒有記載.朵甘思招討使比照烏思藏宣慰司的擔里管軍招討使的例子,也應是管軍招討使,其管轄范圍也應是朵甘思田地里.朵甘思甕吉刺滅吉里千戶,甕吉刺是蒙古的一部,叉稱弘吉刺惕部,滅吉里當為該部一千戶府的名稱,所以甕吉刺滅吉里千戶當為駐在朵甘思田地里的蒙古軍.答刺答脫脫禾孫和哈里脫脫禾孫當駐于驛道之上,因此也朵甘思田地里的范圍內.朵甘思哈答李唐魚通等處錢糧總管府,應為掌管朵甘思宣慰司轄區內錢糧事務的機構,應與宣慰司在一起,故也應在朵甘思田地里的范圍內.關于土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的治所,任乃強先生據<<明實錄>>洪武六年十月己卯條記載:"鎖南兀即爾仕元為司徒,鎮守朵思麻、朵甘思兩界,及歸本期,授朵甘衛指揮僉事",認為元代土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治所似應在朵甘思之邊境,距脫思麻宣慰司界不遠,大約在青海東南部瑪沁一帶[11].任先生所指,似偏東了一些,應是在青梅玉樹或甘孜北部的某地.

  此外,土蕃等路宣慰使司都元帥府下屬的機構還有:

  刺馬兒剛等處招討使司,達魯花赤一員,招討使一員,經歷一員.

1,2,3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