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格薩爾》傳承方式研究

來源:
更多

  自從荷馬將古希臘的民歌和故事整理創作成荷馬史詩后,<<伊利亞特>>便以文本的形式流傳至今,可以說從它出現的那天起,荷馬史詩的載體形式就是文本,從而也決定了它的傳播方式是閱讀,也即通過文本的載體形式來進入傳播和接受的領域的.可是西藏著名史詩<<格薩爾>>又怎么樣呢?在<<格薩爾>>的流傳形式及說唱藝人的研究中,對"托夢說"、"圓光說"、"神授說"等觀點,我們知道它們在根本的問題上是值得懷疑的,我們需要走另外一條路,我們得找到解決這個謎底的鑰匙.由說唱藝人本身的性質,我們想到了<<格薩爾>>的載體問題,只有從它的載體形式著手,我們才能重新把握<<格薩爾>>的傳承方式,從而為構建<<格薩爾>>的傳承方式新說奠定一定的基礎.

  我們首先提出<<格薩爾>>的載體問題,目的是為了改變一下我們觀照<<格薩爾>>的角度,因為不這樣,我們就無法弄清本文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也即<<格薩爾>>的藝人們是怎樣學會說唱史詩的.所謂<<格薩爾>>史詩的載體,包括以下幾個層次的意義:史詩的存在媒介、史詩的傳播媒介、史詩的接受媒介,它們共同構成了<<格薩爾>>史詩載體的特殊內涵.

  <<格薩爾>>史詩的存在媒介,可以說有別于世界上許多著名的史詩.<<格薩爾>>從早期的醞釀、七世紀核心部分的凝聚、十一世紀后史詩規模的形成,到十七世紀的廣泛流傳,我們幾乎在史料中沒有發現過多少以藏文版本形式出現的有關<<格薩爾>>故事的內容.到了十七世紀以后,才發現了一些用藏文記錄而成的記錄本(有些研究者將其稱之為手抄本的說法是不準確的,因為<<格薩爾>>在此以前原無版本,我以為有了記錄本后,才出現了手抄本),到后來出現了北京等木刻版后,史詩的載體形式才正式以文本出現.盡管十七世紀以后,史詩的載體形式以記錄本、手抄本和木刻本的形式出現,可在整個藏區,在<<格薩爾>>流傳的區域,<<格薩爾>>的載體形式更多地還是保留了它的傳統方式,即史詩的載體是人而不是文本或者說史詩版本,它是由不同時代,不同區域、不同文化結構層次的無數說唱藝人共同構成的史詩記憶載體鏈.而事實也是如此,至今,在<<格薩爾>>的收集中,我們得到的版本和記錄本、手抄本(不管它們是什么時代的)是很少的,而那些至今還活著、還在成長的或是已死的史詩說唱藝人.他們都可以為我們說唱完整的或較完整的史詩故事,那些優秀藝人們甚至可以說唱幾十部、上百部.一代藝人們完成了他們的使命,另一代藝人又接替了他們,史詩在藝人們的記憶里活著,只要形成這個特殊的區域文化的諸要素不變,只要藏民族還在生息和發展,史詩的記憶載體鏈就不會斷,就會永遠延續下去,札巴老人去世了,后面還有玉梅,述有許多的史詩說唱藝人,<<格薩爾>>史詩的載體鏈是民族的,它與藏民族同在.

  不同的載體形式構成了不同的傳播媒介.<<格薩爾>>的傳播媒介是其特殊的載體特征所決定的,這就是藝人的說唱或者說口傳.當<<格薩爾>>根本未出現文字記載的稿本以前,人們要想知道<<格薩爾>>的任何一點內容,都離不開藝人的口,<<格薩爾>>藝人的口成了它載體的外射點,通過它,史詩在藝人大腦的記憶由靜止的狀態進入口的動流的傳播,口作為史詩的傳播媒介主要是通過說唱的形式來進行的,這種方式不是哪一個藝人自己的選擇,它是一個經驗的東西,每一個藝人都得服從它,這一點我們在后面將談到.

  接受媒介是<<格薩爾>>完成它的文學性的必要條件.當史詩由藝人大腦沉靜的記憶轉換為口的流動的信息傳播時,它還需要有史詩記憶信息的接受對象,這就是聽眾,他們得到了那些有關的史詩信息后,子是感知了<<格薩爾>>的文學存在,可以說千百年來,從藝人大腦沉靜的史詩記憶轉換為藝人口的流動的信息傳播,直到聽者耳的信息接受的過程,形成了<<格薩爾>>記憶存在→傳播→接受的周期.我們可以將這個周期稱之為"<<格薩爾>>的存在傳播接受周期",而這個周期首先是受<<格薩爾>>史詩的載體內涵來決定的.

  了解了<<格薩爾>>史詩的存在傳播接受的周期后,我們的研究可以進入探討<<格薩爾>>傳承方式這個關鍵問題了.也即我們將通過進一步的研究,回答這樣一個長期以來被學者們爭論不休的問題:<<格薩爾>>說唱藝人是怎么學會說唱史詩的?用我們的話來說就是<<格薩爾>>史詩的傳承方式是什么?

  <<格薩爾>>的傳承方式與它的存在傳播接受周期有緊密的關系.<<格薩爾>>存在傳播接受周期可用下圖來表示:

  該圖若用藝人和聽眾的生理機構來表示則為:

  從本質上說,這兩個圖合二為一即是:

 

  從上面三個<<格薩爾>>史詩存在傳播接收周期圖看,<<格薩爾>>從藝人的記憶到聽眾的接受經歷了三個階段,這三個階段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流傳周期.以著名的史詩說唱藝人扎巴老人為例,他十一歲左右開始為人講<<格薩爾>>的故事,在這以前,有關<<格薩爾>>的故事通過記憶貯藏在他的大腦,當他用口向人們講說后,這些人通過耳接受了他所說的史詩記憶,于是,從扎巴老人大腦的<<格薩爾>>記憶到聽眾的接受,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史詩存在傳播接受周期.可是倘若我們將自己的思維逆向,就會發現自己的研究視野進入了一個新的領域,我們領悟到了<<格薩爾>>存在傳播接受中一個帶規律性的周期循環系統,這個系統使我們一下捕捉到了<<格薩爾>>的傳承方式.最初我們將扎巴老人作為<<格薩爾>>記憶存在的載體,可是我們如果追問:扎巴老人在說唱以前的史詩記憶是怎么形成的呢?毫無疑問我們會想到扎巴老人以前應該曾經是<<格薩爾>>藝人們的聽眾,他曾扮演過<<格薩爾>>存在傳播接受同期中"聽眾接受"的角色,他用耳接受史詩是通過藝人的口的傳播,而這些藝人都具有<<格薩爾>>史詩的記憶,扎巴老人不外乎是在把那些藝人的史詩信息通過耳接受和大腦記憶的轉換與貯藏,然后自己再將這些記憶作為史詩信息向聽眾進行循環式的傳播,這樣,我們就得到了這樣一個啟示:<<格薩爾>>史詩存在傳播接受周期是循環往復的,任何一個生長在史詩傳播區的人,只要他成為史詩的聽眾,成為史詩記憶信息的接受者,那么這些信息就可能轉換為他的史詩信息記憶,成為有史詩記憶頭腦的人,于是,當他通過自己的口向別的人傳播自己轉換后的史詩記憶信息時,他就成了新的史詩說唱藝人.而他的那些聽眾又會成為新的史詩記憶的轉換貯存者,當他們再次將那些貯存的史詩信息向人傳播的時候,他們又成了下一代的史詩繼承者和傳播者、成為史詩藝人.于是,一代又一代,<<格薩爾>>史詩就是這樣經過無數次的循環的史詩記憶的轉換貯存和信息傳播與信息接受,傳承到今天、明天.一個<<格薩爾>>存在傳播接受周期接著一個<<格薩爾>>存在傳播接受周期永不間斷地循環著,任何一個藝人都是構成一個周期循環的關鍵,每一個周期循環都是史詩存在流傳的周期循環鏈中的一環.上述啟示可以用下圖來表示:

 

  <<格薩爾>>史詩存在傳播接受周期循環理論的發現,為我們探討<<格薩爾>>史詩的傳承方式提供了理論依據,可以這么說,在該循環理論確立的同時,也確立了<<格薩爾>>史詩的傳承方式.在史詩記憶周期循環的同時,<<格薩爾>>的傳承也以相同方式循環著.當甲藝人的史詩記憶經過信息傳播進入乙聽眾的耳后,完成了史詩存在傳播接受的一個周期,當乙聽眾所接受的史詩信息經過記憶轉換貯存后,史詩記憶完成了一次傳承,乙聽眾也相應地轉換成了乙藝人,他的史詩記憶再經過史詩信息傳播進入丙聽眾的耳,再次經過記憶轉換后,史詩記憶的存在傳播接受周期完成了第二個周期,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周期循環,一個周期向后傳承了一代,一次周期循環要產生兩個說唱藝人,但有一點要注意,每一個在第二個周期里轉換而成的說唱藝人都是下次周期循環的開始者,也即每一個在第二個周期里產生的新的具有史詩記憶的人都是下次史詩傳承循環的開始者,史詩記憶的傳承循環如下圖所示:

1,2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