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藏族《格薩爾》與白族金雞崇拜

來源:
更多

  眾所周知,藏族<<格薩爾王傳>>是一部原始性較強的文學史詩、所謂原始性較強,誠如馬克思說的"特別是某些重大意義的藝術形式只有在藝術發展的不發達階段上才是可能的".①這里說的藝術發展的不發達階段,一般指人類還沒有書寫工具或者沒有成熟的文宇,原始人類只能用口頭講述或歌謠形式來敘述某些重大事件,經過相當長的歷史階段以后,才有人用文字加以整理記錄.世界上諸多著名史詩都沒有始作者,它們最初都是人民用口頭流傳形式,世代相傳.如古希臘的公元前9至8世紀的盲詩人荷馬編訂了<<伊利亞特>>和<<奧德賽>>.這位詩人顯然不是始作者.其生平年代和生平事跡均無確切材料可考,是否確有其人亦有懷疑,所以"荷馬問題"至今仍為歐洲文學史上的懸案,<<仁肥<<羅摩衍那>>的整理者蟻蛭生平事跡無可考.另一部<<仁肥<<摩訶婆羅多>>的主要故事形成于公元前10世紀初,百年之后定型,史詩是古代敘事詩中的長篇作品,敘述偉大的歷史事件,歌頌英雄的豐功偉績,多以本民族的遷移,征戰或歷史傳說為題材.藏族<<格薩爾王傳>>的產生發展,也不例外地經歷上述階段,所不同的是,這部史詩結構更加宏大,卷帙浩繁,少說六十余萬行,另一說百萬行,史詩氣勢更宏偉,涉及古代的眾多民族,流傳國內外,除藏族外,到目前為止國內有蒙、土、普米、白、撒拉等族,國外有尼泊爾、錫金、<<取突固?、苏列褖q厙鵲.歷史上的這片土地上的民族眾多,遷移頻繁,民族和宗教分化紛繁,民族征戰不息,不是千百年的變遷,而是千萬年的變化結果,致使<<格薩爾王傳>>這部英雄史詩日積月累,至今還在各族人民中廣泛流傳,真是一部活史詩,它在東亞和南亞次大陸的歷史長河中,不同的民族用不同的語言文字譜寫出不同民族風格的<<格薩爾>>,白族的<<金雞格薩爾>>也是在同樣的歷史長河中應運而生.

 "鬃<<金雞格薩爾>>的產生也和其它民間文學作品一樣,沒有作者和年代.我們只能根據具體內容結合民族關系史或民族族源史來探討它產生的大致年代.事物不是孤立存在,事物與事物之間總是有千絲萬縷的聯系.民族也如此,我國各民族除了有自己的族源史外,各民族相互都有政治、軍事、歷史、經濟、地理和文化關系史,各民族的<<格薩爾>>都是由藏族<<格薩爾>>母體派生的分支.那些擁有<<格薩爾>>的各民族與藏族發生各種關系,不是今日始,而是經歷千萬年的歷史,我們從各民族間文化交流史中,可以大致推斷出這些民族的古代關系史,盡管我國史書記錄中不能完全說明一些少數民族的上古史、遠古史,甚至更早的原始史前史,就藏族、白族的古代關系而言,在拙著<<從藏族格薩爾的原始內核看藏族與白族關系>>(<<格薩爾研究>>3,1988)一文中,我把藏族與白族的初交年代判斷為唐代,即公元7世紀以后,現今有了<<金雞格薩爾>>的發現無疑地把白族與藏族的初交年代往前推到更早的上古或遠古時代,因為唐代以前,我國史書上還沒有關于藏族與白族交往的記載,這不是我國歷代史學家們的疏忽,因為我國史書記載是在歷代帝王授意下進行,由于漢族正統思想的偏見,上史書的民族又必須是這個民族出現在當時政治舞臺上作用大小為標準,如果一個小民族在歷史舞臺上默默無聞,既使這個民族存在并有些小的作為,我國史書中也只輕描淡寫,或籠統稱為蠻夷化外之民而不值一提,倒是有古文字的民族如藏、彝等族的歷史文書、經書中能詳盡地敘述和記載.藏族的敦煌古文書是十分珍貴的古文物,它詳盡地記錄了藏族與白族在唐代相互交往的細節,這就是歷史上出現的第一次有白蠻閻羅奉的民族識別.但這些古文物記錄也只是唐代以后的事,更早的上古、遠古史料就沒有了,至今仍是空白,而各民族的民間口頭文章如神話、傳說,史詩中卻能直接或間接地反映了各民族自己及與其它民族相互交往的歷史.為什么說<<金雞格薩爾>>要比<<鹽海大戰>>發生的年代更早,即可往前推到更早的遠古或史前期呢?這要從白族的<<金雞格薩爾>>的原始性去分析研究.

一、白族的金雞圖騰崇拜

  史詩大致可分為原始史詩和英雄史詩,我國絕大多數的民族都有各自的原始史詩或族源史詩,這類史詩內容涉及開天辟地、人類或民族遷移,從現有材料看,在藏區流傳的<<格薩爾王傳>>都是正宗的英雄史詩,非藏區流傳的<<格薩爾>>情況就復雜了,一般說,非藏區的<<格薩爾>>原始性比較強,國外比國內的原始性強,這是文化傳播學和文化交流史上的共同規律和有趣現象,已有專文剖析,這里不在贅述.就白族的<<金雞格薩爾>>而言,它兼有原始史詩與英雄史詩于一體,說它是神話史詩也行.高爾基說:"史詩是人民的自我認識和自我要求的寶藏.于是,神話和史詩結合起來,因為人民塑造了史詩的人物,就把集體精神的能力賦予這個人物,使他能夠與神對抗,甚或把他看作與神同等"②.藏、白人民共同塑造的金雞格薩爾英雄,從他的誕生,成長與創造的豐功偉績處處體現了原始白族人民的宇宙觀和道德觀,它的外殼是金雞原始圖騰崇拜,把白族的古代原始圖騰——金雞加給了藏族英雄格薩爾的頭上,這是白族原始先民用移花接木的一貫手法,這樣就把英雄與神置于同等地位,把藏傳佛教的兩個派別寧瑪派與格魯派當作白梵天王的兩個王后,讓她倆開天辟地造萬物,這也是白族人別出心裁,善于用自己的審美觀去改造其它民族的民間文學作品為我所用.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如白族改造漢族的<<梁山伯與祝英臺>>故事,把梁山伯與祝英臺說成是兩個勞動者,兩人一同上山砍柴,一同讀書.白族的<<金雞格薩爾>>的主人公仍是格薩爾,但他是金雞的化身,這是與古代白族的原始圖騰崇拜密切相關,古代白族原始先民崇拜老虎與金雞,虎圖騰產生虎氏族,雞圖騰產生雞氏族,至今云南怒江州白族人家,他們都有氏族起源的故事,虎氏族的產生涉及狩獵時代為中心內容,南詔以前的張樂進求白子國首領,他是今天勒墨人(白族支系)虎氏族的先祖,樂為白梧的虎,張為賜姓.南詔以前的白族史幾乎全是空白,因為白族沒有自己的文字,只有口傳的創世史詩和神話傳說,虎氏族與氏族的圖騰崇拜至今仍留下遺跡可循,金雞崇拜比虎的崇拜較晚,也許是白族先民從狩獵時代進入畜牧馴養家畜時代,金雞在原始人類生活中啟著重要作用,雞作為報時引路的吉祥物,創世史詩中把雞當作尋找日月星辰的英雄,至今白族把金雞當作神靈,以雞為地名的比比皆是,白族婦女以金雞取名,姓已給演變成漢姓或白語偕音的姬、金、紀、奚、高等.白族神話中有<<金雞斗黑龍>>.這里的雞成為降服妖龍的神,白族先民心目中的黑龍是水患的罪魁禍首,蜈蚣也是危害人類安全的大敵,金雞在這里成了治水和制服毒蜈蚣的英雄.白族地區自古多水患,<<金雞格薩爾>>傳播地區——黃壞是亞熱帶,溫暖潮濕的低谷地帶,民間盛行金雞制服蜈蚣,蜈蚣的天敵是公雞.人類從狩獵時代進人畜牧農耕時代,必須與自然災害與病蟲害展開斗爭,與水患蟲害斗爭中,白族民間流傳了很多美麗的傳說和膾炙人口的神話傳說中的獵神,徐嘉瑞在<<大理古文化史稿>>中把<<杜朝選>>與<<天尚>>后羿射河伯,妻名佳相關系,將<<杜朝選>>比作希臘神話中的獵神,<<金雞格薩爾>>這篇神話傳說的風格與英雄業績遠遠超過上述這些故事之上,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都是與當地的山水風物相聯系,<<杜朝選>>與蝴蝶泉相聯系,<<金雞格薩爾>>與天華洞、雞山相聯系,另一篇<<金雞斗黑龍>>也稱得上白族金雞圖騰崇拜的典型,但此篇在風格上與斗爭場面和激烈程度上也是不如<<金雞格薩爾>>.通過上述作品的比較,人們不難看出,白族先民戰勝水患后,生活逐步安定,并開始了初級階段的農耕種植時代,世界范圍的大洪水退去.過去的海洋澤國的大理、鶴慶一帶直至喜馬拉雅山的藏區出現了很多平原峽谷,大山石洞和石壁,這里第四紀冰期時代留下了遺跡,今天鶴慶黃坪一帶流傳了很多藏、白兩個民族的神話傳說,它間接反映了藏、白兩族原始先民對共同開創的這塊大地上自然環境與歷史變遷的回憶與追述.各地志書上說<<牟伽陀開辟鶴慶>>、梵僧贊陀崛哆泄河水、開辟鶴慶、梵僧迦葉來雞足山宏揚佛教等等,民間流傳美麗動人的故事神話傳說就更多了,如<<古宗石>>、<<仙佛洞>>、<<公雞石與癩石坡>>、<<爹佛與媽佛>>等等.這里的山山水水都與藏族有密切關系,傳說中的梵僧贊陀崛哆,多數行家認為他是藏族人,不是<<壬,說明藏族人為鶴慶這塊土地幫助治山治水,并作出杰出的貢獻,因而這里的山水草木給藏人留下了很多優美的民間故事,格薩爾這位民間傳說的英雄也和治水英雄贊陀崛哆一樣都是杰出的英雄人物,鶴慶黃坪地區最多民族居住地,以白族外有彝、苗、壯、傣族.藏族何時與這里的白族和其它民族發生如此密切的關系,為什么這里的白族、藏族等各民族與金雞、蜈蚣、佛教以及山水、石洞都使藏族人發出奇異的感嘆?<<金雞格薩爾>>不是一篇孤立的詩篇,它有深刻的原始內函,通過這些美麗動人的神話傳說,間接地說明這里的原始白族人與藏人早在遠古時代就有密切的交往,這里舉幾例原始古老的神話故事,作為<<金雞格薩爾>>的補充材料和互相印證③.

二、原始古樸的神話傳說

  1.<<古宗石>>

  在老黃坪的南路口上,有一個六米左右的大石頭,這石頭很奇特,圓圓的黑黑的,遠看象一口扣在地上的鐵鍋.當你走近仔細看還會發現上面清晰地印著一個有趣的故事呢!

  老人們講,藏族的祖先格薩爾在雞足山升天.于是他們就每年都按時朝拜.為了表示虔誠,行程中人們全靠步行.走到古宗石處人們早已精疲力竭了,可說來也怪,只要環繞石頭歌舞一宵,人們又變得精神百倍了.原來,這塊石頭是格薩爾的神馬變的,它在暗暗保佑人們.

  當人們從雞足山上朝拜回來,又要回到古宗石處登高遠望,這時,會看到格薩爾站在雞足山為人們祝福,所以直到如今,那些藏族從雞足山轉回都爬上石頭去看格薩爾,并在石頭上手拉手,嘴里念著經為格薩爾忠魂誦經,愿他早日轉世.

  2.<<公雞石與癩石坡>>

  相傳羅漏河西邊的半山上,有一只公雞形成的大石頭,山下的村子因此得名公雞石,有一孤兒名小郜為張員外打石頭蓋房子,不小心打掉了石獅子的頭,被員外一陣毒打后昏睡過去的小郜夢見老石匠傳授手藝,從此他手藝變得高明干了十年走了九十九個村,九百九十條河,九百九十座大山,手藝越做越精.一天夜里,那位老石匠師傅又來托夢,叫他選一塊大石頭打成一大公雞,因為彌勒佛叫蜈蚣精搬山造湖,要把黃坪變成汪洋大海,蜈蚣怕金雞,黃坪的人民才能得救.小郜按老人吩咐:白天黑夜不停的打大石頭公雞終于告成了,正好蜈蚣搬山從此經過,石公雞一叫,蜈蚣背上的石頭全垮了,蜈蚣也被亂石砸死了,人們把這地方叫癩石坡,這個村子叫公雞石.

1,2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