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珠峰周邊地區格薩爾史詩的來龍去脈

來源:
更多

引言

 "疚拇尤死嘌У慕嵌壤刺教植孛褡寤釕文化,我將自己的研究集中于西藏南部以及尼泊爾東部的喜馬拉雅山脈地區,尤其是阿龍河谷的昆波人,夏爾巴人和定日以及卡塔的藏人.從廣義上講,這些人全部居住在珠穆朗瑪峰周邊地區.我的這篇論文尤為集中地探討了這些人對山神的崇拜及其宇宙論.然而,事實上這些地區并不被人們認為是嶺格薩爾的祖國,但這一史詩卻在這里傳誦,格薩爾也滲透于當地的宇宙論之中.此外,那些宗教儀式及宇宙論特性也進一步表明了一個重要因素,而這些宗教儀式及宇宙論特性即使是在格薩爾未被人了解的地區,對于藏民族文化的這一史詩以及宗教生活而言也純屬共性.

  在本文中,一方面我將說明在我所研究的那些人當中格薩爾史詩說唱的環境,另一方面,我將根據自身的經歷,力圖揭示那些重要的宇宙以及宗教儀式因素,而就是這些因素將格薩爾史詩與西藏宗教背景調和聯系在一塊,而這一情況在這些人當中也確實如此.古時將世界分為三界(眾神居上,人類及不上不下的神靈居中,下界為地下水中神怪),這一觀念以及居中而又發揮中樞作用的山神,還有通過蓮花生大師這一人物將佛教加以調和,這些因素也就將這一史詩與具有成文化的大多數人群的宗教生活聯系起來了.正如石泰安所指出的那樣,崇拜山神是格薩史史詩得以流傳的背景(石泰安1959:466ff.).這樣,格薩爾的所作所為也就超過了一個英雄人物的傳奇式歷險,而成為了宇宙性事件:格薩爾作為聶和魯的兒子,受天神梵天的派遣,要在蓮花生大師以及山神瑪杰繃拉的支持下,統一全球,他被公認為英雄與國王.他是嶺國的獨特史詩中的主人公,就是在這個國家首批圣王通過圣山從天界下凡,娶了地上以及地下的神靈為妻(德姆、魯姆等,麥克唐納1971:293).

  在西藏以及中亞腹心地帶廣為流傳的格薩爾史詩具有雙重性:一方面,它表現了一個鮮明的人物,它與一個具體的英雄人物(格薩爾)聯系起來,地點是一個具體的國家(嶺),有一個特殊的政治環境(統一諸部落領地);另一方面,它又與當地特定的宗教儀式環境及宇宙論交織在一起.這首史詩本身就是一個調和的產物,在特定的時候,在藏東的一特定地方,經過匯編完整地體現了這一西藏藝術的表現形式,而這又因地域不同,又與各種各樣的說唱環境互為作用,有時甚至由此而產生了新的情節,新的版本.

格薩爾史詩——調和而又獨特地表現了西藏文化

  相對而言只有單一人物的嶺格薩爾史詩使得R·A·石泰安寫了這樣一段話,"這一史詩表現出來的完整統一的確不同于文學的其他所有方面.它是一部獨立的作品,由一作者或編者所創造.但是,它當然包含了這一作品完整地創造出來之前的各方面要素,以及作者利用了這些要素.這些有時候僅是些主題,有時是題材,而有時則是發生在其他地方的完整的故事情節,且故事發生的環境背景亦大不相同.但從整體來看,這一英雄人物及其國家的故事是絕無僅有的,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未曾發現過."(石泰安1972:279).歷史上確有證據證實早在十四世紀就存在著嶺國,格薩爾就是在這個地方出生的;有證據證實這一史詩中的人物與這個國家有關聯;有證據說明,據更早一些的祖先傳說,這個國家的地位是崇高的(石泰安1972:279).然而,家譜文獻中的這一偶像化傳記特性反而使得進行準確的歷史考證大成問題(尤雷1985:531).

  這部史詩的編寫材料來源于比它更早的一些神話主題,這些神話在敦煌文獻已能找到部分(石泰安1959).這一證據表明,古代(和現代)的西藏文化背景之豐富是有其深遠的歷史淵源的.這組嶺格薩爾史詩似乎取材于另一組歷史更為悠久而又不局限于某一地方的史詩,這組史詩將格薩爾描述成斯洛門的國王(石泰安1972:280).格薩爾是根據古代四方諸王之觀念出現的,在米拉熱巴的"道歌"(第二十八章)也提到過格薩爾.這些天子代表了亞洲幾個大國的統治者:中國、<

  我們無須對歷史考據這一復雜問題進行探討(而無論這是否需要涉及歷史人物),就可顯而易見,嶺格薩爾史詩的主人公這個人物是調和的產物,它的編者(們)已將它理成了完整統一的形式.

  在藏南和喜馬拉雅山脈谷地,現在格薩爾這一名字還是與位于藏東的嶺國不可分離地聯系在一起的.然而,由于包含著古西藏文化與宗教背景的諸多要素,格薩爾史詩的內容和人物就可以又完美又容易地與當地的宇宙環境結合融為一體了.

嶺格薩爾——藏南的"第二個蓮花生大師"

  珠峰北坡的彭曲河盆地地區曾叫拉堆洛.曾有一條重要的尼
藏商路從這里經過,還有幾條次要商道.在古藏王時期,人們就已知這條商道,①然而首先提及這一地區的政治地位的是紅史,在"紅史"中提到拉堆洛時是叫myriarchy(trikhor),當時是在薩迦統治之下(Tucci 1971:185;Petech 1990:50ff).從有關偉大的佛教圣人和瑜伽論者資料來看,如米拉熱巴、帕丹巴桑杰、馬吉拉珍、郭倉巴這一地方也是眾所周知的.

  在這個地方,格薩爾史詩是眾所周知.每年逢大節時,總是要說唱格薩爾史詩,在更多的非正式場合也要說唱,說唱者為藝人、當地喇嘛,而更為常見的就是當地有學問的人,他們說唱根據的是記載"嶺格薩爾"的藍本.那些能背誦的人們是從書面版本學來的,而我從未聽說過與格薩爾相關的具體的口頭傳說.②這在農區和牧區的群眾中同樣廣為流傳.有一位定日男士,很有學問,他專攻格薩爾說唱,于1959年離開西藏,據他說,有時從藏東前往岡底斯山的香客也說唱格薩爾.這些香客隨身帶了書本,他們一旦歇腳時,無論在什么地方,都要說唱格薩爾史詩.盡管歸屬于一不同地區,但格薩爾的那些內容與情節卻在各個不同的人群所奉行的宗教儀式方面能立即得到共鳴:賽馬、山神和拉桑儀式(這些儀式都是這一史詩的故事情節)是社會宗教生活所發生的各種事件的組成部分.這也就使得格薩爾廣為流傳,受人喜愛,而超出了僅僅在舉行儀式時而說唱說唱的這一范圍,成為了人們日常文化生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男男女女均可說唱,有時幾個人同時說唱,分別扮演各個角色,有時則是母親在給自己的孩子講"神話故事"……

  嶺格薩爾與地方上對風光景物的描寫也結合起來了.米拉熱巴的話(在歌中最為古老的部分中)表明,那時格薩爾已為人知曉,也許是后來采用了經過整理的更新的格薩爾版本,因而也找到了歷史更為悠久的線索,又根據這些線索將那些內容添加進去的.據定日人說,格薩爾曾在那兒,他就象蓮花生大師那樣,在那一地區的許多圣地留下了他的印跡.格薩爾又稱"蓮花生大師二世",并在最負盛名的圣地赤布里③留下了若干腳印和手印.在定日浪廓④西面有一座小山,名叫無頭山(Rigorce),格薩爾將它征服后,就用自己的劍將山頭削平了;在協爾卡至措果途中,沿河邊有一塊巨石,它也被格薩爾一刀劈開,一分為二,諸如此類,等等.在定日甘嘎,那兒曾有座山頭寺院,寺名叫嘉措貢巴,人們認為這是座格薩爾神殿,里面有大型格薩爾塑像,以及史詩中其他各種人物的塑像.在這里格薩爾預言得以實現,借助的是有標記的竹棍和"預言書".

1,2,3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