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i1swc"><samp id="i1swc"></samp></div>

<samp id="i1swc"></samp>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noframes id="i1swc">
<samp id="i1swc"><button id="i1swc"></button></samp><listing id="i1swc"><dfn id="i1swc"></dfn></listing>

<var id="i1swc"></var>

<xmp id="i1swc"></xmp>
<blockquote id="i1swc"><var id="i1swc"><delect id="i1swc"></delect></va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i1swc"></blockquote>

<dd id="i1swc"></dd><blockquote id="i1swc"><strike id="i1swc"><legend id="i1swc"></legend></strike></blockquote>
<dd id="i1swc"></dd>

<blockquote id="i1swc"><samp id="i1swc"><label id="i1swc"></label></samp></blockquote>
久久藏獒網
藏獒
您的位置: 久久藏獒網 > 藏獒文化 > 藏族文化 > 詳細內容

從《格薩爾王傳》看遠古藏族的圖騰崇拜

來源:
更多

  <<格薩爾王傳>>(以下簡稱<<格傳>>)是一部包羅三界、總攬神佛的英雄史詩.史詩的主人翁格薩爾既"征服有形的敵人",又"調伏無形的鬼怪")因此,史詩的內容虛實并存,‘亦真亦幻、難以取舍’.

 "疚耐ü<<降伏魔王篇>>(以下簡稱<<魔篇>>)的內容分析和世界其他的民間故事的比較,探討遠古藏族先民的圖騰觀念的表現形式及其演變,試圖揭示這種文化內涵所折射的社會面貌.

  一、<<魔篇>>是靈魂寄存體外的故事類型

  格薩爾賽馬稱王后,征服了"四方四魔"(即降伏魔王魯贊、霍爾、姜域、門城.<<格傳>>中稱作格薩爾的‘四大功績’.

  <<魔篇>>則是專門記述格薩爾的第一個功績——降伏北方雅康日杰的魯贊王的故事.如果我們撥開史詩的附加成分,程式化的說唱格式和一事三比喻的鋪陳手法,故事的梗概是這樣的:

  住在嶺國北方的魔王魯贊,搶走了格薩爾的愛妃麥薩.為了奪回麥薩、降伏魔王、把魔部的財富運回嶺國,格薩爾只身單騎、披掛出征.首戰擒獲魔妹阿達拉姆,并納為后妃.阿達拉姆贈給格薩爾一個戒指,還提供了前往魔地的路線.格薩爾又繼續前進,用戒指騙過了魔犬的阻攔,殺死了守關的三頭魔怪,制服了魔臣噶達青恩和他交了朋友.在噶達青恩的幫助下,趁魔王魯贊外出巡山時,格薩爾撞入魔宮與愛妃麥薩相會.原來魔王是個巨人,魔宮的陳設用具都十分笨重巨大.格薩爾坐在魔王的床上,如同嬰孩躺在大人的床上只占一小角.雙手舉不起魔王的茶碗.于是,麥薩立即宰殺魔王的母牛慰勞格薩爾,使其身軀突然變得魁梧.但依然不是魔王的對手,只好暫時退出魔宮躲避.

  這天魔王巡山歸來,麥薩虛情假意對魔王說:"近來,我盡做惡夢,恐有大難臨頭,萬一大王有什么不測,我將依靠誰呢?""魔正說:"世間任何人和任何武器都傷害不了我.我的四個靈魂寄放在一面湖泊中,一棵樹里、一頭野牛身上,其中一個靈魂附著在小魚身上,然后嵌在我的額頭上.只要湖泊不枯竭,樹子不砍斷、野牛不射死,小魚不損傷,我是不會死的!"

  后來麥薩在魔王的庫房里發現了制服魔王靈魂的三件寶物:一個頭顱骨碗里盛著的污血;一把金斧頭;一支金箭.麥薩把這三件寶物交給了格薩爾.第一次,格薩爾把污血傾入了魔王的‘同命湖’中,湖水立即枯竭.此時,魔王就感到難受.第二次格薩爾用金斧頭砍斷了魔王的‘同命樹’,魔王的精神隨之委靡不振.第三次格薩爾用金箭射死魔王的"同命野牛",魔王也就昏迷不醒.于是格薩爾進入魔官,對準魔王額頭上那條閃閃發光的小魚,一箭射死了魔王.

  這就是<<格傳>>中"箭射魔王頭顱"的故事.我們欣賞了這篇曲折離奇的故事,贊嘆古代藏族人民豐富的想象力,同時也不妨考慮一下魔王魯贊為什么要把靈魂寄放在湖泊、樹木、野牛、小魚的身上呢?為什么格薩爾不用和魔王正面廝殺,只要搗毀魔王靈魂的寄存處,就戰勝了魔王?這里告訴了我們藏族先民曾經有過什么樣的思想觀念和信仰呢?世界其他民族中也存在過相近或相似的故事嗎?

  英國文化人類學家詹·喬·弗雷澤(1854—1941年)從世界各民族中搜集了一百多個靈魂寄存體外的民間故事,進行了仔細的歷史文化比較研究,指出:世界各族的民間故事中,普遍存在靈魂寄存體外的觀念.而且這些故事都有相近的情節,可以歸納為同一的"故事類型"(即相同的故事"母題").這些故事的一般格式是:

  "巫師、巨人、仙靈都是不死和不可傷害的,因為他們都把靈魂藏在秘密的地方.有一位漂亮的公主被巫師用魔法禁閉在魔宮里,她機智地探索到了巫師的秘密,告訴了故事的男主人公設法找到巫師的靈魂(心、生命或亡魂——各種各樣的叫法)把它摧毀,于是就殺死了巫師".①

  只要稍加比較,不難發現<<魔篇>>的故事,與弗雷澤列舉的"靈魂寄存體外的故事類型"是驚人的相似.<<魔篇>>也不正是講述了格薩爾探索到魔王寄存靈魂的物體并搗毀它,于是戰勝了魔王的故事嗎?這種文化的雷同也再次證明"同一發展階段中人類精神作用的‘類同性’"②的觀點是正確的.

  原始人類‘靈魂寄存體外的觀念’認為,靈魂和生命息息相關,靈魂不受傷害,生命就安全.如若靈魂受到傷害,生命也就維持不了.為了生命安全,靈魂必須移出體外,藏在秘密的地方,附著于某一動植物身上,同時對附著靈魂的物體要小心保護.

  通過以上的分析、比較,可以作出這樣的結論:<<魔篇>>是靈魂寄存體外的故事類型.格薩爾對魯贊王的戰爭,不是人們所熟悉的擺開陣勢,拼搏廝殺的戰斗,而是尋找敵人的靈魂、以及靈魂寄存處并搗毀它的過程.這種特殊的戰爭,給我們透露了這樣的信息——要消滅敵人,必先搗毀敵人的靈魂;搗毀了敵人的靈魂,也就消滅了敵人——這是藏族的古老的思想觀念.

 <<、靈魂寄存體外的觀念,在<<格傳>>中普遍存在

  <<魔篇>>中存在明顯的靈魂寄存體外的觀念,<<格傳>>的其他篇幅中也普遍地存在這種觀念.不僅個人有靈魂寄存處,氏族部落也有靈魂存處.并且認為這些靈魂寄存處的安危關系到個人、氏族、部落的興衰.

  <<霍嶺大戰>>談到:霍爾廷讓三兄弟的‘靈魂石’,珠牡設法把它立為粑子、由嘉察一箭射中,霍爾從此由勝轉敗,種下了戰敗、亡族的隱患.③

  <<門嶺大戰>>中寫到:格薩爾率領大軍進入門域,首先由嶺國的勇士巴拉射死了門域部落的靈魂寄存處——一只猛虎至使門域出現各種災異和兇兆,國運衰微.

  又如<<姜嶺之戰>>66頁"姜國的螺氏三兄弟他們的頭頂上總有一隻"同命鳥"盤旋,保護他們的生命.如果不射死這只‘同命鳥’,這三兄弟是刀槍不入,無法戰勝".

  從整個<<格傳>>看,格薩爾征服霍、門、姜三個國家時,調動了嶺國的全部兵力,戰爭的場面都很大,但其中不乏對搗毀靈魂寄存處的描寫,并且認為要戰勝敵人,必先搗毀其靈魂寄存的物體.

  藏族先民中普遍存在靈魂寄存體外的觀念,我們在文獻記載中也可以找到根據.噶瑪額列著<<常用星算寶瓶>>記載了藏族遠古"五大氏族"的靈魂寄存處:

  "董"氏屬土,靈魂托于鹿;

  "竹"氏屬水,靈魂托于牦牛;

  "扎"氏屬金,靈魂托于野驢;

  "廓"氏屬火,靈魂托于山羊;

  "噶"氏屬木,靈魂托于綿羊.

  這就是著名的"五大氏族".⑤

  可見"靈魂"和"靈魂寄存體外"的觀念是原始氏族的信仰,是思維和存在關系問題上的歪曲反映,是一切后期宗教的濫觴.正如弗雷澤所說:"我們可以推斷靈魂外在的概念在歷史早期人的思想中占重要地位.因為民間故事是原始人思想對客觀世界的忠實反映,我們可以相信民間故事中普遍出現的任何思想,在我們看來無論多么荒謬可笑,一定曾經是一條普遍的信念."(<<金枝>>943頁)

  三、靈魂寄存體外觀念和圖騰

  "圖騰"是一個音譯的外來詞,意為"他的親族"④是民族學中常用的術語.初學者建立這個概念只能從專家的界說、定義出發,結合民族志的資料按圖索驥,于是一些初學者,從民族志的資料或歷史文獻中一味尋找"人和動植物的親屬關系",結果列出了許多似是而非的"圖騰".如藏族中廣泛流傳"猴子和巖魔女結合繁衍人類"的傳說和記載.于是有人斷言藏族的圖騰是‘猴子’.這些同志忽視了這樣的事實:人類從猿到人過渡時期不存在圖騰的觀念.我們經常談的圖騰是氏族部落的圖騰.如果一定要從藏族的人類起源的故事中選擇圖騰的話,首先中選的應該是"巖魔女",而不應該是"猴子".因為最初的氏族是母系,"人生之始也,知有母而不知其父".可見僅僅從"人和動植物的親族關系"論述圖騰帶有很大的猜測、估計的因素.另外,如上面所引,藏文中明確記載了猴子和巖魔女的子孫繁衍而成的"五大氏族"的圖騰,分別是鹿、牦牛、野驢、山羊、綿羊,就是沒有‘猴子’.因此,沒有考古資料和其他文字記載的證明前,藏族的圖騰是猴子之說,姑且留疑.

  從<<格傳>>的故事和其他藏文文獻記載看,藏族先民的圖騰觀念不是建立在人和動植物的親族關系上,而是建立在靈魂、以及靈魂寄存在體外的觀念上.如果采用弗雷澤的"圖騰是原始人存放靈魂的儲器"這句話解釋藏族古代的圖騰就順理成章.還能找出"圖騰"一詞在藏文中特有的表達方式,從而對藏族古代的圖騰、圖騰崇拜的形式有個較為清晰的認識.

  現在還是以<<魔篇>>為例,魔王魯贊的靈魂分別寄放在四個動植物身上,藏文中是用"靈魂寄存于……地方"表達的.把靈魂寄存處概括為"拉勒"一詞表示.把靈魂附著的物體則稱作"拉達"."拉勒"和"拉達"就是弗雷澤所說的"靈魂的儲器",就是圖騰.藏族先民還認為"拉勒"和"拉達"對靈魂寄存者經常在暗中保護,他們之間有著"通靈感應"的神秘關系.藏文中稱作"秀根"或"維爾瑪"⑥,這些觀念后來演變成本教、佛教的"保護神".為避免冗長的敘述,列表如下:

<<靈魂寄存體外與圖騰的關系表>>

 

 

  前面我們提到藏族先民認為,靈魂寄存處("拉勒")和靈魂寄存者之間存在一種互相保護的"通靈感應"的關系,如果覺得不好理解,我們還引用<<魔篇>>198—199頁中一個小故事作為注釋.這個故事是這樣的:

  魔王姐姐卓瑪的靈魂寄存在一只金蜂身上,這只金峰又收藏在一個珊瑚的寶瓶中.格薩爾恰好得到了這個寶瓶.當魔姐得知格薩爾射死了自己的弟弟前來報仇,格薩爾不慌不忙從寶瓶中揪出金蜂,魔姐立刻失去了活動能力.格薩爾把金蜂的脖子提起時,魔姐的頭自然朝天;格薩爾把金蜂的頭按下時,魔姐也隨之低頭;格薩爾用力把金峰捏死時,魔姐也慘叫一聲當即死去了.

  這個故事形象地表達了靈魂寄存處(圖騰)與生命之間共生存、同死亡的感應關系,即靈魂不受傷害,生命就安全,如若靈魂受到傷害,生命也維持不了.

  因為,原始人把圖騰看作是靈魂的儲器(或靈魂的寄存處),所以"奧大利亞阿蘭達等部落有一種稱為"珠靈卡"的圖騰靈物,是一塊木片或石片,上面刻有符號,被認為是圖騰祖先精靈寓身之所,人們相信它有強大的魔力".⑦類似"珠靈卡"的圖騰靈物,我們從<<格傳>>和藏族的現實中找出一大串.如:
 
  "拉多"(譯作"同命石"或"靈魂石")

  "拉玉"(譯作"同命綠松石")

  "拉甲"(即"同命鐵片")

  "拉達"(即"同命箭")

  "拉辛"(即"同命樹")……

1,2,3

請記住本站的網址:www.maketakephoto.com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標簽:
------分隔線----------------------------
一对一私人导游能睡吗